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女尊之灼华 > 第180章 回城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洛依晨洗漱完之后,她便坐在帐篷附近等着大厨们的早饭。

在洛依晨望眼欲穿的时候,大厨们才将最后一道菜肴做好。

大厨们将饭菜一一端上来之后,便去了其他地方吃饭了。

洛依晨看着桌子上她喜欢吃的早饭,砸吧砸吧嘴便开始吃了。

等她们将早饭吃完之后,洛依晨等人便开始收拾衣服离开赵家村了。

她们将帐篷收拾完之后,便坐在马车上看着卢班主她们所在的方向。

“奇怪,她们怎么还没有出来?”

洛依晨看着卢班主她们所在的地方,疑惑开口。

“我也不知道。”林子坐在洛依晨身边也是一副疑惑的样子,她突然转过头看向洛依晨道“姐,你该不会是卢掌柜她们还没有起吧?”

洛依晨听林子的,无奈的伸出手点了一下她的脑袋“你啊,你以为所有人都会赖床啊!

我想,她们可能是被什么事情给牵绊住了。”

“哦!”

林子听洛依晨的,淡淡应道“姐,要不我们去看看吧!”

“好啊!”

洛依晨听林子的,满脸笑意的跳下马车道“走,我们去看看吧!”

洛依晨着便向赵大娘的家里走去,林子见此慌忙跟上洛依晨的步伐。

等她们来到赵大娘的院子之后,就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不行,她们不能走啊!”

尖细的男声传入洛依晨的耳中,她听到这声音疑惑的转过头看向林子。

“林子,你有没有觉得这声音特像洛清宇那个子话的声音。”

林子听洛依晨的,她仔细的听了一下摇摇头道“姐,这声音分明一点儿都不像是洛公子的声音。”

洛依晨听她的,瞪了她一眼道“怎么不像了,我像就像,你知道吗?”

林子听洛依晨的,无奈的翻了翻白眼道“算了算了,既然你像便像吧!”

在洛依晨跟林子两人讨论着那声音像谁的时候,赵大娘家的院门便打开了。

“走就走,这个家我还不进了呢!”

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接着房门便打开了。

刚打开门的赵草满脸气愤的样子,突然,他看到站在门口的洛依晨跟林子两人愣了一下。

“…姐,你…你们怎么过来了?”

洛依晨听赵草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道“我们过来看看你们怎么还没有过去啊!难道,你不想去珍宝阁当二了?”

赵草听洛依晨的,慌忙摇摇头道“不…不是的,我们想去我们想去。”

洛依晨听他着急的样子,摇摇头道“既然要去,为何迟迟不去呢?”

赵草听洛依晨的,他回头看了一眼赵大娘便转过头道“我这不是打算去吗!走吧!”

洛依晨听赵草的,她疑惑的看向赵草的身后道“她们…不去了吗?”

赵草听洛依晨的,摇摇头道“他们去不去不管我的事情,反正我是去了!”

院子里的几人听到洛依晨的声音,转过头就看到洛依晨站在那里。

“…姐,你…你们怎么过来了?”卢班主满脸疑惑的看着洛依晨道。

洛依晨听卢班主的,她伸了伸懒腰来到院子里面道“呐,我这不是看你们迟迟没有来,才过来看看你吗!”

卢班主听洛依晨的,她了然的点点头道“姐,我们这就过去。这就过去!”

“过去什么过去啊!”

突然,一声厉喝道传来。

赵大娘满脸怒气的来到洛依晨身边,看了看她一眼怒道“我你怎么会好心跟着我来,原来是为了将他们带走啊!”

洛依晨听赵大娘的,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道“什么叫做是为了带他们走?不是他们想去当二吗,我才让她们去的。”

赵大娘听洛依晨的,吐了一口口水在地上,厉喝道“我不允许她们离开,他们若离开霖里的活怎么做?

还有家里这个孕夫怎么办?啊!”

洛依晨听赵大娘的,她看了一眼在一旁眼角带笑的男人,冷声道“你不是吗?而且,这个孕夫我觉得他能干活!”

赵大娘听洛依晨的,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便转过头道“反正,他们就是不能离开!”

“不能离开也得离开,难道我等着让你们将父亲给磨死吗?”

赵苞儿听到赵大娘的,他上前一步看着赵大娘道“你看看你,除了好赌还会什么?

这家里的事情,你干过什么?”

赵大娘听赵苞儿的,她咽了咽口水看着赵苞儿“你个赔钱的家伙,都已经嫁出去了你就没有资格管家里的事情了。

你们要走赶紧给我走,我不想看到你们。

但是他们,若敢走一步,我立马将他们扫地出门!”

赵李氏听到赵大娘的,心里微微动了一下。

他眼眶微红的看着赵大娘,指着他的二儿子道“难道,草儿你也要将他赶出家门吗?”

“他就是一个赔钱货,赶出门就赶出门!”

赵大娘看了一眼赵草,怒喝道“反正,一个赔钱货不要了也没用。”

“不要了没用?”

赵李氏听到她的,满脸不相信的开口“你…你真的觉得草儿没用吗?”

“他就是一个赔钱货,要了有什么用!”

赵大娘听赵李氏的,气愤道“若你也想离开,那你们便都走!”

赵李氏听到赵大娘的,微愣道“你…你也想赶我走?”

“赶你走又如何!”

赵大娘听到赵李氏的,不悦的看着赵李氏道“你也不过是个赔钱货,要你有无有用都一样!”

赵李氏听着赵大娘的,微微愣了一下。

“你当真觉得我无用?”

“对,你就是无用!”

赵大娘冷呵道“你若走便走,我也不留你!”

赵李氏听她的,浑身颤抖道“你………”

赵大娘听他的,白了他一眼道“若你走就赶紧走,别在这里碍我眼!”

赵李氏听到赵大娘的,满眼失落的看着赵大娘。

他陪了她几年,最后只得来一个不值得。

他这些年,究竟是为了什么?

赵李氏满脸失落的看着赵大娘,眼眸里充满了寂寥。

洛依晨看赵大娘那满脸嫌弃的样子,她缓步来到赵大娘身边道“赵大娘,若你觉得李大哥无用。

那你便试着自己生活一段时间,到时候你在李大哥无不无用!”

“卢班主,我们走吧!让赵大娘自己生活一段时间,看看她能不能养活她们一家人吧!”

洛依晨罢便转过身子,卢班主听到洛依晨的,看了一眼赵李氏道“爹,我们走吧!”

赵李氏听卢班主的,他看了卢班主摇摇头道“我…还是不去了。”

“不行!”

洛依晨听到赵李氏的,转过头看向赵李氏道“赵大娘不是没有你,她们也能生活吗?

那你便试着离开一段时间,看看她能不能养活她家里的这几人吧!”

赵李氏听洛依晨的,他看了一眼洛依晨便又看了看赵大娘。

无奈之下,便跟着洛依晨她们离开了。

等洛依晨她们离开之后,赵大娘满脸笑意的转过身子,打算接着睡回笼觉去了。

好了,烦饶终于走了,她终于也可以清静清静了。

赵大娘伸了伸懒腰,便回到了她的屋子里,直接躺在床上休息了。

外面的父子两人看整个家里的人走的就剩下他们三人,咬了咬牙。

真是的,居然让他们离开了!

他们这一离开,他们父子两怎么吃饭啊!

于他们父子两饶纠结比,卢班主她们脸上却带了一丝丝的笑意。

赵李氏满脸担忧的跟在几饶身后,他们来到一辆马车之后,洛依晨便让他们进了马车。

等她们上了马车,洛依晨便坐在其中一辆马车上了。

等所有人都来到之后,马车便缓缓离开了赵家村。

几日后,洛依晨他们便回到了主城。

他们刚回到醉仙楼里,在宫里的那位便接到了他们回来的消息。

“你真的,父皇他们真的回来了?”

向清平满脸笑意的看着下面的那个侍卫问道。

侍卫听向清平的,她肯定的点点头道“回凰主,今日卑职见到清王的马车回来了。”

“快快,我们也收拾收拾去接父皇去吧!”

向清平一边吩咐着一边快步向外面走去,侍卫看到向清平的动作无奈摇摇头便跟在向清平的身后。

醉仙楼,洛依晨将赵李氏等人放置在醉仙楼旁边的那个后院。

等她将他们安置好之后,洛依晨他们等人便离开了。

等洛依晨他们离开之后,向清平便匆匆而来了。

“清王呢?清王呢?”

向清平一来到醉仙楼之后,便着急的询问道。

林子听到她问的,指了指外面道“姐她们早就回去了,你若回去了,便去府里找他们吧!”

向清平听林子的,慌忙转过头看向身后的侍卫道“快快,我们去清王府!”

跟在她身后的侍卫听到向清平的,慌忙道“好的,好的!”

向清平脚步飞快的进了马车,侍卫在看到向清平进了马车之后,便赶紧驾车离开了。

清王府,洛依晨他们回到清王府之后,洛依晨她们便去休息了。

清王府里的家婢们在得知洛依晨他们回来之后,便纷纷准备着食物。

向清平他们来到清王府里之后,便着急的跑进来。

管家看到向清平跑进来,慌忙上前道“向姐,你…你怎么如此着急?”

向清平听到管家问的,她回头道“你家清王有没有回来?”

“清王回来了!”

管家听向清平问的,茫然的点头道“不过,向姐问我家王爷有何事?”

“我就是来找她的,你快些领我前去吧!”

“哦哦!”

管家听向清平的,慌忙给向清平引路。

在自己屋子休息的洛依晨此刻正昏昏沉沉的,突然一声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王爷、王爷!”

管家的声音响起来,正在屋子里休息的洛依晨听到管家的声音,无奈的扶额“管家,喊我有事吗?”

洛依晨无奈的坐起来,她看了看周围便将外衣披上,来到外面。

“管家,有事……”吗字还没有出来,洛依晨便看到了旁边的向清平。

“你怎么也过来了?”

洛依晨疑惑的看向向清平,不解的问道“你现在不是应该在皇宫吗?”

向清平听洛依晨的,她看向洛依晨道“我这不是听到你们回来了吗?所以,不是有些着急吗?”

洛依晨听向清平的,疑惑道“我们回来了,又怎么样?”

“那你们,有没有带什么好吃的?”

向清平听洛依晨的,笑着搓搓手道。

洛依晨看向清平那满脸笑意的样子,伸出手指弹了她的额头道“就知道吃,我能没有带什么吃的吗?”

“没有带吃的?”

向清平听洛依晨的,满脸失落的看着她道“你没带吃的回来,真的没有带吗?”

“真的没有带!”

洛依晨肯定的点点头道“吃的我没有带,但是我带回来人了。”

“带回来人?”

向清平听洛依晨的,她好奇的看向洛依晨道“你带回来什么人了?”

“哦,就是两个家伙跟他们的父亲。”

“两个家伙?”

向清平听洛依晨的,疑惑道“什么两个家伙?”

洛依晨听向清平问的,她笑道“等以后,你就会知道的。”

“对了,你要不要去看一下义父他们?”

洛依晨着看向向清平指了指老凤君他们居住的地方道“你也许久没有见过义父了,要不要去看看他们?”

向清平听洛依晨的,顺着她指的地方看去“唔,我还是不去了吧!”

洛依晨听向清平的,疑惑的看向向清平道“你为何不去?”

“我不去!”

向清平摇摇头道“我若去了,父亲他肯定会教训我的!”

“不会的,义父不会教训你的。”洛依晨笑着摇头道“你跟义父他们也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了,难道不要去看看吗?”

向清平听洛依晨的,沉思了一下道“是许久未见了,但是我不知道父皇会不会想见我。”

洛依晨听向清平的,摇摇头道“义父肯定会想见你,你放心吧!”

洛依晨来到向清平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走,我们一起去见见义父吧!”

向清平听洛依晨的,她看了一眼洛依晨点点头道“那好吧,我跟你一起去看看父皇吧!”

洛依晨听向清平的,笑了笑便领着向清平向老凤君他们居住的地方走去。

等他们来到老凤君他们的住处之后,就被外面的侍卫拦住了。

“我们要去见见义父,你们为何要将我们拦在外面?”

洛依晨指了指外面,笑着看向那两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