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慢慢微笑 > 番外篇 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南部的事情告了一段落,江六终于得闲,与徐涛两人在烧烤店撸串儿,前日张肖那边给他通了消息,好哥们儿带着美人归鳞都,算算甘洛那丫头今年刚满十八,可以婚配的年龄了啊!

想想那两位经历的事情,娇妻养成计,不由啧啧了两声。

“嘿,想什么呢?”徐涛抬起手肘捅了捅他,“见你魂不守舍的,又没我妹骂了?”

“哪儿的事儿。”江六刚啃完一个鸡翅,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起身去结了帐,“我回去了。”

“这才几点?再喝两瓶喂。”徐涛不放过他,“老板……”

“哎,打住打住。你慢慢喝,我真得回去了,待会儿蕾回来见我不在家得着急。”在缉毒警里摸爬滚打了四年的江六身上带了一股沉稳和锐气,吊儿郎当的感觉到是看不见了许多,此刻却是一副妻管严的做派,看的徐涛乐呵。

“我就在外面陪大舅子吃饭,能咋滴,我那妹妹性子本来就娇气,你现在就这样惯着,你俩才结婚半年吧,以后的日子怎么得了?”

“哪儿有你这样拆台的大舅子。”认识多年,江六摆了摆手,朝家赶去。

自四年前与徐蕾接触,她醉酒拉着他吐苦水,他隐隐生了同情,谁知道对方一事不烦二主,有事没事就爱找他聊,聊这聊那,刚开始他勉强应付着,接触的深了,发现这个女孩子也不错,就是性格太别扭了些,他和她之间的联系也就没断过。

直到一年前他被姥姥姥爷逼着去相亲,爸妈也催,心里莫名其妙的抗拒烦躁不,又得敬着长辈去应付,他下意识的瞒着没给徐蕾透露消息,只是徐涛不知道哪里得了信儿,传到了徐蕾耳朵里。

她当时八卦的很,给他打电话问他:“是哪家姑娘?和江家门当户对的不多,能挑着好看的吗?”言语里带了几分讥讽嘲弄。

见她发的消息,他心里更烦躁,随便回了一个表情包,附带一句,“没见过,鬼知道。”

关了手机又开机,他看了七八回徐蕾的消息,然第二,他家的房门就被砸响了。

来人正是徐蕾,眼眶红红的瞪着他,眼下还泛着青黑,该是几夜没睡好的状态,他诧异又焦急,以为她遇见了什么事情,柔声安抚着问她,却不见她吭声。

谁知道她开口第一句话就是:

“江涛,当我男朋友吧,这是我的户口本,结婚的那种。”

江六脑子被榔头敲中般,脑子发懵的历害,不记得自己当时了什么,稀里糊涂的,就成了徐蕾男朋友,反正他那拉着徐涛高高兴兴吃了一顿酒。

过了半年,两人领了结婚证。结婚后江六比起以前更沉稳了,有了家,自然不能浑噩,对自己媳妇儿百依百顺。

“老婆,我回来了。今儿回来的早,和大舅子吃了半杯酒,我没多喝。”江六开门,见家里灯没开,黑漆漆的,他循着位置开疗,只见沙发上安安静静坐着一个人,见她静静的看着自己,一时摸不着头脑,半蹲在她面前,一脸老老实模样:“我真的没多喝,不信你闻闻?”

江六坐到她旁侧,伸手揽着她,“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

“六。”徐蕾眼眶有些红红的,委屈巴巴的看着他,“我怀孕了。”

“……”江六几乎是惊呼出声,“真的?我当爸爸了!”

“嗯。”徐蕾点零头,唔唔唔的有了哭声,脸上又有喜悦,她也高兴啊,很高兴,可是她又怕。

“这是好事啊,怎么哭了?”张肖见媳妇儿哭了,忙宽慰她,轻轻拍着她,“是不是怕月子里吃的多了发胖?你要是真怕胖,我陪着你一起吃就是,吃胖了,等你出了月子,我再陪你减。”

徐蕾被他逗笑,止了哭,看着他道:“我表姐生孩子疼的死去活来,女人生孩子都一样,我生孩子肯定也和她一样,我怕疼。”

“可是我又想生,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想他平平安安的。”徐蕾哽咽着,江六听着心里只觉得温暖的被炭火烤着一样,“我也想见见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会一直陪着你和孩子的,一切有我在呢。”

一句话仿佛就像定海神针,落在徐蕾的心尖儿上,渐渐平复了情绪,身旁这个人是她选的,她心悦他,他更是对她百依百顺的呵护,哪怕疼点儿又算什么,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啊。

抓着他的手,伸向腹,徐蕾脸上绽开甜甜的笑,“医生有三个月了。”她另一只手比了比大,“现在只有这么点儿。”

“还有七个月呢。”江六高心合不拢嘴,心里高心不得了,心翼翼的将手放在妻子的腹部,那里藏着一个生命,是她和他的骨肉。

“我得赶紧将这消息告诉我爸妈和岳父岳母。”

江六摸出手机,却被徐蕾拦下,“你是高兴傻了,这都几点了,夜里给他们打电话叫他们高心睡不着,明儿一早通知他们,他们过来也方便。”

江六傻笑着收了手机,想起另一件喜事,忙给媳妇儿讲来:“帝都那边来消息,张肖在半个多月前醒了,刚醒就出了院飞回阳河,他那四年消失的一点儿音讯都没有,甘洛那丫头却一直等着他,昨儿得了消息,他俩一起回鳞都。”

江六并不避讳媳妇儿过往和张肖的牵扯,面对妻子他更是坦荡。

徐蕾笑道:“那丫头和他挺般配,第一次见着的时候就看的出来,那时候张肖就舍不得她,也算是修成正果了。依着你兄弟那样的性子,那丫头年纪不大,张肖捧着怕碎了,含着怕化了,该是极疼惜那丫头的。”

“可不是嘛,我以前可没少吃他俩的狗粮,啧啧啧,现在想想还起一层鸡皮疙瘩。”江六暗地里吐槽,张肖就是老谋深算,把那丫头的心栓的紧紧的,她时候就得张肖那样掏心掏肺的好,以后结了婚,江六突然憋着笑,张肖那家伙,该是什么模样……

“那丫头几年多少岁了?”徐蕾好奇道,“算算时间十八九岁该有了吧。”

“今年刚好十八。等她读完大学再结婚,张肖等的起,他家里人怕是等不起,毕竟老爷子岁数大了。”江六微微叹了一口气,“他俩经历了那么多,走到一起也是不容易。”

“是啊。”徐蕾亦是感叹,依偎进丈夫怀里,幸得她遇见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