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小说网 > N次元 > 我是一位魔戒骑士 > 第七百五十九章 退缩之意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七百五十九章 退缩之意

“嘀~”

天美晶将属于自己的鬼笛放在了唇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自己的体内那一股属于鬼的力量也是再度涌入到了鬼笛之中。

虽然天美晶体内所积蓄的属于鬼的力量还十分的薄弱,可是在此刻那激昂的情绪影响下却是展露出了超越极限的力量,一道道更加巨大、锐利的旋风刃迅速的形成,围绕着天美晶的身躯以极高的速度旋转着充满了猛烈的攻击性。

“哇!”

虽然此刻的天美晶因为内心的情绪变化儿骤然之间爆发出了更加强大的力量,但是因为自己的身上受到了创伤儿变得极为凶戾的姑获鸟却也是不在意刚刚那种近乎于玩闹一般的心态去对待面前这个身形单薄的少女了。

口中发出了一声好似婴儿啼哭一般的叫声,姑获鸟也是就这么震动着自己的双翅朝着天美晶和香须实所在的方向迅速的冲了过来。

翅膀不断的拍打着,引动了一道道猛烈无比的劲风肆虐在地面之上,如此的狂风就算是日高仁志与和泉伊织这样的鬼都需要去认真对待,天美晶和香须实这两位仅仅是比普通人强大一些的女孩子自然是难以抵御,原本还能稳稳的站在地面上的身体也是猛烈的摇晃了起来。

“不可以!不可以就这么退后!”

虽然自己的身体还在狂风之中不断的晃动,就像是天空之中被风儿随意拉扯的纸鸢,可是天美晶的双眼却还是紧紧的定在了姑获鸟的身躯之上。

这只丑陋、危险、狰狞的魔化魍,在下一秒就可能用自己那常人难以抵挡的力量将属于自己与香须实的生命之火收割,就像是那只曾经轻松的将自己父母生命夺走的魔化魍一样。

但是自己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完全没有办法进行抵抗的小女孩了!

跟随在威吹鬼师父的身边,自己也算是亲眼看到了许许多多的魔化魍被自己的师父用清澈之音所讨伐,虽然心中对于这些狰狞可怖的怪物依旧有着一些源于本能与记忆的畏惧,可是天美晶却也慢慢的不再将魔化魍当作是完全无法战胜的存在,在刚刚突破了心中的桎梏直接对姑获鸟进行攻击将这只魔化魍给击退了数十步之后这种名为‘勇气’的情绪也是在天美晶的心中变得愈发浓烈了起来。

姑获鸟距离天美晶的距离越来越近,那一股名为‘勇气’的情绪也是愈演愈烈了起来。

“香须实姐姐,就让我来保护!”

狂风之中,天美晶那单薄的身躯忽然之间爆发出了强悍的力量。

这些忽然之间涌现出来的力量让天美晶那原本在疾风之中飘摇无依的身形死死的扎根在了地面之上,不管姑获鸟所掀起的狂风到底有多么的恐怖天美晶却依旧是宛若一颗竹子一般咬定其中。

“嘀嘀嘀——!!!”

体内忽然之间爆发出来的属于鬼的力量疯狂的涌入到了鬼笛之中,原本被姑获鸟所掀起的狂风吹拂而东倒西歪的一道道疾风刃就像是被打了激素一样疯狂的膨胀了起来,每一枚疾风刃都有着接近两米的长度,它们围绕着天美晶的身躯不断盘旋着,将姑获鸟所掀起的狂风悉数绞碎。

“我要打败你,打败你!”

天美晶的双眼之中被暗灰色的属于鬼的力量所充斥,紧握着属于自己的鬼笛将笛口对准了姑获鸟所在的方向。

“刷刷!刷刷!刷刷!”

接受了来自天美晶的指引,一道道已经膨胀到了近乎两米长度的疾风刃也是顶着姑获鸟所掀起的狂风以极为恐怖的速度朝着它的身体击去。

看着这些之前在自己的身上就留下了伤口的风刃,姑获鸟那被强烈痛感所引发的凶性也是变得更加猛烈了起来,虽然面前这几道朝着自己的身躯冲来的风刃的确有着更加庞大的体型、更加锐利的气息,但是仅凭这些却还没有办法将姑获鸟那已经被激发的凶性给压制下去。

强烈的愤怒,已经将姑获鸟所拥有的趋利避害的本能给尽数遮蔽了起来。

“哇哇哇!哇哇哇!”

口中发出着凄厉的啼叫声,作为灾厄象征的姑获鸟就这么迎着一道道疾风刃头铁至极的冲了过来。

“砰!砰砰!”

风刃被释放的时间虽然没有很大的差别,但是在飞行的过程之中却还是有先有后,一枚枚风刃就这么接连的撞在了姑获鸟的身躯之上,每一次碰撞都会带起一大团锐利的细碎风刃对姑获鸟的身躯进行二次切割。

因为这一次所释放的疾风刃有着夸张的体型和惊人的气息,对于姑获鸟造成的伤害也是变得更加恐怖了起来。

一团又一团细碎的风刃不断切割着姑获鸟的身躯,在它那巨大的身躯之上形成了一个个恐怖无比的深坑,深坑之中不断渗出着腥臭的黑色血液不受控制的滴落到了地面之上,地面也是不断的被腐蚀了起来,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变得坑坑洼洼的难以入目。

“哇哇!哇哇!”

痛,比起之前更加强烈的痛感!

无比猛烈的痛感侵袭着姑获鸟的大脑,让它的身躯都颤抖了起来。

在自然界之中所生存着的生物因为生活环境的不同往往都会形成不同的生活习性,因为生活习性的差异又会造成不同的个体性格差异。

作为魔化魍的姑获鸟同样也是一种生物,虽然在很多特征上并不符合人类对于生物的定义,但是肆虐于山林泉沼之中的魔化魍们却的的确确有着属于生物的特性。

姑获鸟本身对于疼痛非常的敏感,当自己受到了伤害的时候这种对于疼痛的敏感会让姑获鸟产生极为强烈的愤怒感,借助着这种猛烈的凶性姑获鸟将会爆发出更加恐怖的力量,但是姑获鸟对于疼痛的忍耐却是有着一个极为隐晦的阈值,一旦自己所承受的痛苦超出了自己的预料,那催动着自己进行战斗的猛烈凶性就会变成深深的畏惧。

而畏惧,往往会让生物慌不择路。

面对着自己面前的这个身形单薄、气息虚弱的女孩子,姑获鸟的心中竟然升腾起了强烈的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