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小说网 > 幻言 > 逍遥皇子俏皇妃 > 第六十七章 还需要时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六十七章 还需要时间

红缘从来不知道这位转世的公主殿下,竟然知道这么多有关神界的事情。到现在她才知道,当初救了她的那个人是如此的心狠手辣的。只是对于男人的争夺,她还是败给自己表妹的事情依然是刚刚于怀的。

看了表姐现在的情况,到了最后红玉还是心软了,她跪在了沈千凤的面前恳请道:“公主,求你救救我的表姐好不好?”

“你要救她!不是不可以,而是要付出代价的。想要知道这个代价是什么吗?”沈千凤的眼神看了一眼侍卫长道,随后就不在说话了。

侍卫长抖了抖身子说:“你不会真的要我和她双修,才能解决她身体的问题吧。打死我也不同意!”

“哈哈哈!你可真的好有意思。就算是这个傻丫头同意,我也不会让你这样做的。”沈千凤撇了撇嘴:“所谓的代价,即使永远不也不能生育后代而已。只要你愿意交换的话,我就可以帮你恢复你身体的旧伤。”

没有孩子,一辈子也没有孩子。她的脑海一片混乱,难道她要失去做女人的资格吗?

就在红缘绝望的时候,沈千凤接着说道:“不过,其他的方面倒是一点也不会有半点的问题的。”

沈千凤之所有提出这个代价,只是因为她看出了红玉身上的问题。这个红玉太过善良了,这位表姐肯定是小时候氨酸过她,直接断了红玉的繁衍子嗣的能力,她只不过是让属于她的东西在此回到自己主人的体内而已。

看着光牢中的女子脸色开始灰白了起来,沈千凤说:“不属于你的东西,就不属于你,天道循环周而复始,你要懂得的。”

她当然懂得,想起了多年前她脑子一热就听了那个人的劝告。真的对自己的表妹下手的决绝,她的心就在痛。团团从沈千凤的背后走了出来,朝着对面的女孩空手一抓。一个散发着生命之力的光团,从红缘的小腹被抓了出来。

这就是仙界女子体内的生命之力的本源,如果没有了这个本源之力。就算是身体一点问题也没有,无论怎么样都是无法孕育子嗣的。这团生命之力原先,就是从红玉的身体内被剥离出去的。那团灵力一脱红缘的身体,自己迫不及待的冲进了红玉的身体内。

红缘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是空了什么似的,身体一下就软了下来。

一瓶子丹药让道了她的身旁,就听他们的公主殿下说:“这瓶子里的丹药,每天一粒这里是一个月的。只要一个月之内,你好好的调养。原先因为吸收别人的生命之力修炼,而损伤的身体就会慢慢的修复。不会影响你以后的修炼。”

从来没有人对自己这么好过,自从父母过世之后。在红家她从来没有感受到片刻的温暖,可是现在的呢?自己的表妹知道她是来害自己的,还要在公主殿下面前给自己求情,突然她感觉到了是非的羞愧。

于是跪在地上给沈千凤磕个头,哽咽的说:“表妹,表姐错了,原本有一件事情我是说什么都不会说的,没有想到那些人竟然那这种禁术给我修炼。”

“那些人是谁?”对于在仙界兴风作浪的人,护法天尊是肯定不会放过了。

“我只知道,那些人在仙界是信封一个图腾。他们说,总有一天神会回来的,但是在神回来之前。一定要瓦解仙族的最强实力。”红缘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中拿出了一块令牌交了出来。

护法天尊结果令牌愣了愣:“神族的令牌,公主殿下也算神族后裔,清公主殿下看看这个令牌是属于那一直部落的。”随后递到了沈千凤的手里,只是她前生的记忆对于神界的事情也是不怎么清楚。

于是令牌最终还是道了团团的手里,小姑娘只是打眼一看就说:“主人,这是夏城一族的令牌,我们还是尽快经这件事情告诉帝尊,让仙界早有准备。人间的事情,要是背后没有夏城的人在使绊子的话。也不会这么乱套的。”

这个命令还是要公主殿下来下,她问:“能不能现在将你表姐送回仙界中元殿?”

虽然沈千凤问的人是红玉,但是红玉确问护法天尊。她手上是有可以随便穿越仙凡两届的神器。但是从来没有带人走过。

护法天尊想了想:“我帮你!”

红玉扎下了手上的镯子注入灵气,瞬间在飞舟上形成了一个空间之中。护法天尊直接带着红缘在众人的面前,在此来回了一次仙界凡间。

江奇收到沈千凤消息的时候,是离开帝都城的第七天。这天,一百万帝国兵团的士兵齐聚西岳国和帝国的边境线上。

此事的边境线,绵延千里到处倒是军帐。江奇这次御驾亲征,只是大军聚集已经有三日了。皇上还是按兵不动,就有人有意见了。江奇正在看娘子传过来的消息的时候,刚刚放下玉简。王硕掀开大帐的帘子走了进来:“陛下,有十几个将军在外面请命进攻西岳国。”

江奇的脸色是在是不好看,将手中的玉简狠狠的摔在了桌子上。良久才叹了一口气,大帐之中的灯火明亮。照的江奇的脸上更加的白了,他的声音有些冷:“要不是这次对西岳整个国家开战,我才不带这些不识时务的将军呢?王硕,着急所有将军生帐议会。”

王硕眼睛亮了亮:“是不是皇后娘娘有消息了?”

江奇眼神一撇,王硕身子抖了一下赶忙就出去了。只是小半刻钟之后五十多名身穿银色铠甲的将军,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站在两排。而在两边守卫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王硕和凤翎云歌两人。自从郭平龙为了守护帝都城之后,郭家下一代之中只有两位年轻小将军,有资格站在这里挺厚差遣。

王硕和凤翎云歌见列队完成之后,带着自己身后的将军恭恭敬敬的行了君臣大礼。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江奇挥了挥手:“平身!”

将军们听到皇上喊了一声,谢皇上之后战列两边。

江奇用着洪亮的声音说:“大家已经在这里等了好多天,是不是有些着急了。”他停了一停看了一眼下面的帝国未来的将军,这些多年之后是要守护自己儿子的江山的。

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走了出来,朝着江奇深深一礼:“皇上,这样做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是不是怕我们会枉送了性命。”

江奇勾了勾嘴角,看来还是有人知道西岳国的危险的。江奇站了起来慢慢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西岳国自从见过五百多年来,帝国一直没有吞并或者动他是有原因的。传说,西岳国圣地封印了上古的以为魔神和他的幽冥兵团。一直守护着那片土地,五百多年前,西岳国皇室风家不知道什么原因,的道了封印之地的认可成。这件事情皇后娘娘已经真实是真的,正在带领着人彻底铲除这一隐患,在隐患没有被清理干净之前,我们的大军只能在这里等待。”

这些将军出了凤翎卫的几位将军,当年曾经和司徒兰共同作战过。心情依然是平静无波的站在那里,而剩下的将军们慢慢的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她们也在为皇后娘娘担心这。这次对付的不是凡间的修仙者,而是上古的大魔头。

看到那些惊慌失措的将军们,王硕磕了一下高声道:“大家放心,皇后娘娘也不是一般人。”

是呀,皇后娘娘肯定不是一般人。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帝国风风雨雨这么多年。如果没有皇后娘娘力挽狂澜,现在的帝国早就分崩离析了。江奇最擅长就是聚集人心,他声音洪亮的说:“从今天开始,让士兵们加紧操练等待时机一战而就!”

将军们一时间其余高昂,早就被先前进来的很多事情都给忘得一干二净了。众位将领退下去之后,还有一堆母女并没有离开,正是想要和江奇聊赖的凤翎云歌和王悦两人。

对于自己的身世之谜,王爷这几年一直在追着自己的娘亲不凡。虽然当年在皇宫的时候,皇上否认和和自己的血缘关系。但王悦每次见到江奇,总是有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她认为这是只有血缘才有的感觉。

于是今天就逼着自己的母亲给留了下来,要和江奇说道说道。

凤翎云歌看了一眼皇上道:“我知道皇上肯定知道过那段过往的,否则光凭圣女大人什么检测报告。女儿是不可能一直闭着我说出但年的事情真相的。”

江奇叹了口气:“你不是父皇的女儿,但你确实四叔的女儿。当年,云歌前辈遇到的那个男人,真真的是身份是我的四叔。他从小一直体弱多病,哪一年病刚刚有所好转。就跟随者肃王殿下一起进入了御神军。你就是应该在哪个时候遇到的他吧!”

凤翎云歌点了点头:“是的,我也没有想到多年之后。我能在皇宫之中见到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是这个人让我确定了丫头的身世之谜,只是四皇子当年的事情皇室并不想让人知道。皇上和我商量给女儿一个正经八百的郡主封号,也成全了兄弟一场了。”

王悦觉得娘亲和叔叔,还有她这个表哥就是不想提起爹爹是怎么死的?难道爹爹的死还有什么隐情,让当年的那个秘密永远不能大白于天下吗?她向着江奇走了一步淡淡的说:“表哥,我想知道真相,就算是他是十恶不赦的。我也会行善将父亲的罪孽给赎清。”

王悦拉着自己的女儿走到了一旁的椅子坐下,拍了拍她的肩膀淡然的说:“当年,御神军出现了一则丑闻。就是当朝的四皇子,修炼邪功。采取女子的元阴逃入荒凉山脉之中。当时主人刚刚怀了小主人回到帝都城修养去了。这个凤翎卫的指挥权就在我的手里。”

想起当年追到四皇子的时候,最后的关头竟然没有杀他。还有任何防抗的让她对自己为所欲为。

“娘亲,你疯了!”王悦不知道为什么回事这样样子。

“你娘亲我再次想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年之后了。想过来的第一件事情,就发现自己已经有了六个多月的身孕。思绪回归的下一刻,要不是主人拦住我。我肯定是要除掉腹中的胎儿的。因为这是作为一个女人的耻辱。”

后来,还是司徒兰告诉她当时的情况。

王悦更加抑或了:“你说,我爹爹用了自己的性命就了娘亲您!”

凤翎云歌说话的声音有些哽咽:“主人说,我天生有一种病。这种病就是我的命,天生活不到二十岁。而且当年我追到那个山脉的时候,周围恰好有一种毒花刺激的我的病情。她修炼的邪术,虽然祸害了很多的女孩。只要他用了自己的命。就可以救我,她死了就没有人会在乎她的清白被谁给夺走的了。”

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世,竟然是这么离奇。究竟自己的爹爹是好人,还是十恶不赦的恶魔。王悦已经是在是分不清了,她缓缓的站了起来深深的喘了两口气道:“表哥,你难道不能为爹爹证明吗?”

江奇摇头:“这是当年父皇定下的案子,因为这件事情凤翎卫死了十多个姑娘,这几条人命又该让谁来背负呢?”

王悦无话可说,但是她相信只要自己能在军中建立功勋。总有一天,她会洗刷掉自己父亲身上的污点。让他来世能做个好人,对了对了,等少主回来之后她可以让少主查查,她的爹爹是在冥界受苦,还是已经转世为人了。

了解的自己身世之谜,王悦完全是编了一个人。好像是整个人身上带着一种阳光般的朝气。原先沉闷的性子早就一区不复返了。而在这个时候,江奇竟然感觉到了表妹身上阵阵的灵气波动。

“你能修炼?”江奇虽然没有自家娘子那逆天变态的眼睛,可如果感应灵气都做不到的话。这么多年的修炼那就白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