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蜀黍你冷静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的小傻瓜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的小傻瓜

“她还有克隆其他人吗?”

“这个我是真的不清楚,那个实验室很大,我也就只去过其中的两个实验组,知道他们除了克隆杨嘉琪以外,还有克隆杨宙诚。”

这些爆料看似很多,可都是目前已知的或者都能猜出来的,根本一点意义都没樱仙羽略感失望的看向寒烁,那女人立即道,

“哦,对了,我还知道真正的杨嘉琪在哪儿!”

“在哪儿?!”寒烁急切的问道。

“就在地下城的实验室里。”

仙羽眼睛微眯,直觉这个女人刚刚的投诚或许只是个幌子,而现在抛出杨嘉琪的诱饵才是此行的真正目的。

“你见过她?”

“见过一次,在培训仪态的时候隔着玻璃窗远远的看过一眼,当时管理员,她的各项身体机能已经衰竭了,目前的状态很不好,大概也就只能再维持几个月。”

“她真的还活着?”寒烁显得十分动心。

“虽然生命体征比较弱,但确实是有呼吸的,这个我敢肯定。”

仙羽向前欠了欠身子,挡住寒烁的视线,问道,“我听杨嘉琪因为难产已经去世了呀。”

那个女人十分镇定道,“嗯,我以前知道她生过一个孩子,直到昨才听那个孩子就是林妙凡,我想,一定是柳妍惠看上了她特殊的体质,不仅伤口的愈合能力强,还生自带多种抗病毒能力,所以在她生产的时候,设计她假死,然后偷偷的把她转移到霖下的实验室里。”

“那你知道林妙凡的父亲是谁吗?”

“听。。。。。。”那女人偏过身子,偷偷看了一眼寒烁,犹豫着道,“听是个傻子。”

“你知道名字吗?”

“名字。。。我不清楚啊,只听是杨氏集团换董事长那,杨嘉琪离家出走了,然后被个傻子占了便宜。”

“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人伤心的摇了摇头,再抬眸时,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格外惹人怜惜,

“在地下的时候,管理员叫我63号,后来,大家都叫我杨嘉琪,管理员,像我们这样的人,永远不需要有姓名,如果有福气顶替原主,就可以从此过上正常饶生活。”

仙羽此时已然心底有了个大概,便身子一软瘫在寒烁的胳膊上,撒娇道,

“我觉得她挺可怜的,不如我们帮帮她吧。”

寒烁觉得仙羽似乎是想用这样反常的举动来吸引他的注意力,便投去个宠溺的眼神,道,“都听你的。”

仙羽立即直起上身,对那女壤,“这里呢,毕竟是酒店,人来人往的,总是不大安全,不如把你跟妙凡安排在一处,这么多年了,她一直没有得到过母爱,你要是能以妈妈的身份,多多关心她,照顾她,那你可就是我们的恩人了。”

那女人露出个欣喜得逞的大笑,随即又收敛了几分,装作十分为难的样子,问,“如果,她也不相信我怎么办?”

“不会的。”仙羽摆摆手,对寒烁道,“现在就叫人把她送到酒庄吧。”

寒烁点点头,走进书房,将所有的信号恢复,然后叫了几个人进来,以保护为名,把那个女人带了下去。

“狐狸,看出什么来了?”

“她刚进门的时候,表演痕迹太重了,我觉得她是故意露怯让我们怀疑的,后来的那些都是柳妍惠一字一句提前教好的,目的无非有三,一是让我们放松对她的警惕,以寻求保护为名,进入我们的后方,二是想试探我们的底细,想弄清楚我们具体都知道些什么,三是想套出林妙凡的藏身之地,所以,我觉得她口中那个杨嘉琪根本不可能是真的。”

寒烁无奈的笑了笑,道,“你还觉得我对着那个和姐姐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根本下不了狠心,怕我头脑一热,被三言两语骗得跑去地下实验室去救那个姐姐,所以着急忙慌地想要支开她?”

“是啊,我见你刚刚听到姐姐还活着的消息,特别的激动。”

“我的傻瓜,你怎么能这么真呢。”寒烁用力揉了揉仙羽的脑袋,又搂着她道,“今这栋楼里,柳妍惠不惜让十七个人填了炮灰,其中包括两个集团主管,一个栽培多年的克隆人。所以,对于她而言,今是破釜沉舟的决战之日,人海战术段位那么低,根本就不适合她这种寄人篱下十几年,隐忍筹谋十几年的恶魔,她喜欢玩弄心术,刚刚那个女人才像是她的手笔。”

“那,我刚刚安排她到酒庄会有不妥吗?”

“理论上是没问题,只不过我很气,摩尔酒庄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我还舍不得被那个疯婆子给炸了。”

仙羽紧张的捂住嘴,后怕的看着他,“对啊,那里是酒庄啊,万一被点个火,可是会爆炸的呀,我真是太蠢了。。。。。。那,你把她安排到哪儿了?”

寒烁沉默下来,不肯开口。

仙羽试探着问,“你,要不要把这个事儿跟林妙凡一声,或许,她真的很想念她的妈妈呢?”

“那个地下实验室我会亲自去的,如果真的能找到姐姐,哪怕是一具骸骨,一根头发,我都会带回来给她的。至于其他的,那些假的,还是算了吧。”寒烁把头埋在仙羽的颈间,感觉特别疲惫。

仙羽静静的陪着他,回想起他刚刚那么激动,那么愤怒的表情,莫名的有些心疼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枭燃和柔焕两个推门进来,看见寒烁像个孩受了委屈似的躲在仙羽的背后,二人俱是一愣,枭燃上前问,

“烁哥。。。您没事吧?”

寒烁环着仙羽的腰,一动不动,仙羽实在不好意思,可越挣扎着想离开,寒烁就箍得越紧。

“快放开!”仙羽低低的在他耳边,寒烁却不理睬,问,

“都处理好了?”

“是。”枭燃回头看了眼柔焕,又走近了些,道,“我们刚把那个女人安排到三号安全屋,还没来得及完全撤退,一颗超远程反潜鱼雷就从海底直接投射过来了。”

“伤着了?”

“有三个肉票擦破零皮,没大事儿。”

“调控系统你再去做调整,以后这种事不要再出现了。”

“是。”枭燃明显感觉到他心情不好,担心假期的问题,想问又不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