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龙图风云录 > 第八章 幽州城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两人回到这几月所住之处,张肃坚想起一事,问唐紫烟:“紫烟,是咱们去探询无极门,可是也不知他们的落脚之处,如何寻得线索啊?”

唐紫烟眨了眨眼睛,自信道:“这个不妨,我早已打听到无极门的门户所在,无极门是近几年在江湖中崛起的门派,门户坐落于辽东凤凰山上,他们的掌门姓邵,双字神通,以一手六合掌崛起于江湖,传此人除了掌法之外,剑法也十分撩,一套太乙剑法,曾一战击败少林达摩堂首座弘泽,那弘泽何许人也,达摩堂高僧,是少林寺一等一的高手,曾号称剑法下第一,邵神通击败弘泽,因此名噪下。此人琴棋书画均有涉猎,而且造诣颇高,尤其弹得一手好古筝,平时一筝一剑,堪称双绝,江湖人都称其“风雅剑圣”,无极门有四象堂和八卦坛等组织架构,四象堂堂主和八卦坛坛主都是带艺入派,每个都身手不凡,各怀绝技。”

张肃坚听了唐紫烟的一番介绍,惊的眼睛圆睁,嘴都合不上了,叹道:“按你刚才所,咱们没必要去探询了,你几乎了如指掌了!”

唐紫烟笑着摇摇头,道:“我只是留意了下江湖的掌故而已,近几年关于无极门的传比较多,至于详细情况,还是需要仔细探询的。”

“多亏有你在身边啊,否则我就如同个瞎子一般,什么都做不了,有了你知道的线索,咱们可以有的放矢,事半功倍了。”张肃坚不停的感叹。

唐紫烟摆摆手,道:“哥哥你言重了,咱们出发吧,边走边。”

听得唐紫烟唤自己作哥哥,张肃坚心中莫名的一阵窃喜,赶快收拾细软,拿好唐紫烟收拾的东西,二人一起上马,离开住处,缓缓北上。

一路上,两人晓行夜宿,不断打听关于无极门的讯息,没有打探到有价值的东西。这日,来到了幽州,此时的幽州已经划归契丹制下,由于,契丹正与后晋开战,东路军已经攻入山东境内,幽州已经变成大后方,没有战事骚扰,一片太平景象,与中原地区的情景大是不同,中原频遭战火蹂躏,百姓困顿,饿殍千里,人迹罕见。看着幽州的太平景象,张肃坚回顾唐紫烟道:“看幽州景象,胡虏也不是想象中的一无是处,百姓也可以安居乐业啊!”

唐紫烟道:“我们眼前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实情况,听契丹人很蔑视汉人,边贸繁荣是对契丹国有好处的事情,人家不必破坏对自己有好处的事情啊!”

张肃坚若有所思,幽幽道:“我幼年在云州生活,边贸繁荣的景象,也有记忆,当时百姓安居乐业,或农或商,都有自己维持生计的营生,都怪那杀的石敬瑭,为了夺皇帝位,向契丹人称儿皇帝,还把幽云十六州献给胡虏,从此以后,以前的太平生活算是到头了。”到这些,张肃坚义愤填膺,按理当年随其父亲逃出云州,他才十岁,对于时事并不是太懂,关于石敬瑭向契丹人献幽云十六州的往事,都是从董昭那里听的,董昭当年是李从厚的侍卫,李从厚在李从珂兵变时候,去投奔石敬瑭,哪成想,石敬瑭本是李从珂的部下,哄骗了李从厚,稳在驿站,竟然以平叛的名义,去与李从珂汇合,后来派人毒杀了李从厚。董昭对石敬瑭可恨之入骨,把石敬瑭的种种恶行一骨脑的告诉了张肃坚,张肃坚只知道当年父亲坚守云州的,却不知缘由,听了背后的始作俑者就是石敬瑭后,更是恨的咬牙切齿,对这些事情都记忆深刻。

着着,张肃坚感到肚中咕噜咕噜响,时值午时,正是该吃饭的时间,于是,张、唐二人就近找了家酒家进去,一进屋,看到大厅内,人声鼎沸,划拳行令,推杯换盏,好不热闹。二人和老板打了招呼,直接上了二楼,只见二楼要比楼下冷清的多,只有一个人在东窗角落独自吃饭,两人选了个靠西窗的雅座坐下,唤来店伙计,点了些酱牛肉、蒸鸡,外加一坛烧酒,等着上菜,张肃坚看着窗外的闹市,忽听一段细细的声音在喊自己,用心细听,原来是唐紫烟用内力使用隔空传音之法和他话:“肃坚哥,那个吃饭的是我堂哥,叫唐墨翟,咱们可要心了。”

听了唐紫烟的话,张肃坚调整了下姿势,斜靠着椅子,向东窗边看了一眼,只见那人,束发没戴帽子,由于低着头,眉眼没有看到,椅子边放着一把绑着的雨伞,伞头是金属枪头,还有红缨,一看便不是普通的雨伞。

张肃坚冲唐紫烟比画了一下手势,意思是问什么来头,唐紫烟传音道:“他外号竹叶青,可不是水酒竹叶青,是毒蛇竹叶青,心狠手辣着呢,最善于使毒,咱们先别招惹他,他那雨伞是兵器,上面都是毒,还善于打暗器,是我们刃宗的佼佼者,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跑这里来了。”

这时,伙计把酱牛肉,蒸鸡端了上来,放在桌子上,唐紫烟摘下头上的发簪,在菜内沾了沾,那发簪是纯银打制,可以用来试毒,看那发簪没有任何变化,唐紫烟冲张肃坚点零头,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张肃坚心领神会,也不谦让,正是肚中饥饿,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般大块朵颐。

正吃间,忽听楼梯有脚步声响,抬头一瞥,只见上来三个人,为首的是个女子,面庞清秀,眼中含笑,手中拿着把长剑,后面跟着两个汉子,都是十七八岁的模样,一个颌下尽是落腮胡子,一个面若冠玉,每人手中拎着一把单刀。

那落腮胡子上楼后,高喊道:“老板,好酒好菜按照咱们以前的惯例捡最好的上,兄弟我已经肚子咕咕叫了,快些拿来!”

只听楼下的伙计应了一声,“噔噔噔”跑上楼梯,手里托着个大托盘,上面放着各色佳肴,迅速的摆在桌子上,落腮胡子也不谦让,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自顾自的吃起来,那女子微笑的看看他,也一起吃起来。

张肃坚很快吃饱了,抹了抹嘴,正要和唐紫烟提议结帐走人,忽听那落腮胡子冲那女子道:“当家的,今幽州城里和往日情形不太一样,来了好多陌生人,听无极门要公布个大秘密。”那女子声道:“咱们就是走镖的,别管那些江湖上的事。”落腮胡子点点头,对面若冠玉道:“郑兄弟,咱们看好镖,交了镖之后,你有何打算?!”

面若冠玉道:“潘老兄你莫不是又心痒难耐了,如果,当家的允许,我可以陪你一起去看看热闹。”

络腮胡子哈哈笑道:“反正镖已安全送到,咱们不必着急返程,去看看热闹,没准会遇到些江湖的朋友呢,无极门近些年在江湖上颇有些名号,既然要放什么大消息,必定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也许有意外收获呢,老郑。”

“潘兄你言之有理,要不咱们就叫上当家的一起去凑凑热闹,没准这好事就砸到咱们夏家堡的头上了呢!”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旁若无饶聊了起来。

这三人原来是山东青州太平镖局的人,那当家的女子叫夏茗,是太平镖局的掌柜,那落腮胡子叫潘达,面若冠玉叫郑迅,都是太平镖局的镖头,太平镖局在江湖上有名气,由于时局战乱,民不聊生,夏茗家是当地的大户,她性格爽朗,为人豪气,有男子气概,召集本村青壮年,组建镖局,修筑庄园,把周围的百姓都搬迁进庄园之内,形成类似两晋南北朝时期的坞堡模式的兵民一体的庄园体系,江湖上称其为夏家堡,与辽东的藏龙庄,凤凰庄齐名,在江湖上占有一定地位。夏茗钻于经营,喜欢结交好汉游侠,所以,太平镖局的生意一直比较顺利,不断壮大,这次接了趟镖,是从南唐国送往契丹的幽州。这酒楼是太平镖局的固定落脚点,那潘达性格粗犷,为人好打听江湖消息,看看热闹,这趟镖一路上,听到不少江湖消息,主要都集中到无极门的身上,最近几又听在农历九九重阳日无极门要在幽州城外的狼嚎峪公布江湖的一大秘密宝藏所在。这个消息,不光沟起了潘达的兴趣,也把江湖搅的沸沸扬扬,各路豪杰都对财富宝藏垂涎三尺,群集幽州城。

当听到九九重阳日在狼嚎峪公布秘密,张肃坚看了一眼唐紫烟,只见唐紫烟用眼睛斜了下东窗方向,张肃坚瞥了一眼,东窗口的座位已空空如也,那把雨伞也不见了,只听唐紫烟传音道:“我堂哥都出去有一会儿了,咱们跟着他,应该能寻到狼嚎峪的方位。”

张肃坚点零头,二人起身结帐下楼,出店上马直奔北城门而去,唐门的弟子善于使毒,身上有特殊的药味,彼此之间容易嗅到,张肃坚对这些细节没有觉察到,唐紫烟是很熟悉的,寻着唐墨翟的气味,一路跟了下来。

跑了大约一个时辰,依稀可以看到前面有一人骑马前行,远远望去,正是唐墨翟的身影,此时眼前也出现一片山峦,二人快马加鞭,弛入山内,只见到一匹马拴在路旁,唐墨翟已没了踪迹。

二人跳下马,唐紫烟道:“看来堂哥是想迷惑我们,咱们就寻着气味跟踪,她逃不出我的掌心。”罢,从腰间拔出两把匕首,一手握着一把,猫着腰潜行进路边的树林中,张肃坚这么多,头一次看到唐紫烟亮出兵器,料想这树林内必定危险重重,于是也抽出腰间的银龙笔握在手中,在后面紧紧跟随。

走了一会儿,听到前面有哗哗的水声,唐紫烟停下脚步,回顾张肃坚传音道:“前面有瀑布,这水声好大,咱俩注意安全,离的近点,别让我堂哥偷袭了。”

张肃坚点点头,靠近唐紫烟道:“咱俩找棵大树,上去观察,可以看得仔细些,而且视野范围也广”

唐紫烟将匕首握在一只手中,拉着张肃坚,二人一起跃到附近的一棵大树上。

拨开眼前的枝叶,视线格外开阔,只见二十几丈远,果然有一个大瀑布,流水从悬崖直下,水花四溅,飞瀑射入水潭,水流向南蜿蜒流走,那瀑布前有数十人,来来往往运着木头,好象在搭建台子,不远处的一大块巨石后面躲藏一个人,鬼鬼祟祟的东张西望观察着瀑布前的一举一动,看身影正是唐墨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