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唯有心渊知心悦 > 第139章 师傅你认真的?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39章 师傅你认真的?

忽然觉得很委屈,眼看泪水就要落下,龙心悦抽出手臂,迅速闪身,一只手极快得捏住了楚晴的脸颊,手指陷入了她的脸颊中,将她重重抵在了墙壁上,血红的眼眸那里还有平日的温柔。

“疼!师傅好痛,晴儿的颚骨要碎了!”

楚晴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大滴大滴落在了龙心悦的手上,却没有换来一丝怜惜。

卫雨错愕的望着两人,和刚刚龙姑娘简直判若两人,杀气太重,他只能原地沉默,不敢多事

龙心悦冰凉的道:“晴儿逃,拼命的逃,逃走后,我会毫不留情的追杀你,若你能反击哪怕一次,就会停止追杀,我们便还是师徒。”

“师傅,你别逗晴儿了,晴儿真的吓到了。”压抑着恐惧,楚晴挤出了个生硬的微笑。

“啊!”

龙心悦加大了力度,宛如死神降临般的眼睛,强大的压迫力,要楚晴明白了一件事,如她在多一句,那就是死。

“晴儿,记着,疏忽大意,死!不尽全力,死!示弱认输,死!”

周围的空气冷至冰点,楚晴嘴唇发白,牙齿无法控制得上下敲打。

“师傅!你认真的!”

“不能在认真,我一松手,便拼尽全力的逃!”

龙心悦慢慢松开了手,楚晴跌坐在地,抑制不住身体的颤抖。

“还不跑!”

“我……我……”楚晴哭的伤心不已。

“十声后你若还是这般,我便马上要了你的命。”

“一!”

“师傅!”楚晴还想极力些什么,可龙心悦全然不理。

“二!”

“三!”

这是死亡的倒计时,楚晴脑袋嗡嗡作响,师傅不爱她了吗?为什么要杀她!

“六!”

“七!”

龙心悦抬起手掌,对准了楚晴的灵盖,动作眼神丝毫不见犹豫。

“八!”

“九!”

“啊啊啊啊啊!”楚晴连滚带爬的,冲了出去,老远还能听见她撕心裂肺的哭喊。

“卫雨你和她一起,我还是担心她。”

“既然担心她,为何还这般待她。”

真弄不懂,这么漂亮的人,如此凶残,看着龙心悦惨白的样子,绷紧的神经,卫雨也就没在出声,风一般冲了出去,追楚晴去了。

龙心悦抬起头,仰望花板,沉沉呼出一口气,气息很不稳,虞心渊拉住了她发抖的手。

“渊哥哥,晴儿会不会恨我。”

如果告诉了晴儿这是试炼,她不会拼命求生,伤了你的心,师傅往后补偿你,千万不要恨师傅,龙心悦捏紧的拳头,指骨发白,额头也冒出了冷汗。

虞心渊轻轻把她揽入怀中,亲吻着她的额头。

“她会明白你的苦心的!”

见心儿愁眉苦眼,呆呆望着楚晴离开的方位,虞心渊关心的问道:“有心事?”

“嗯!晴儿性纯真,这样下去很危险。”

最了解龙心悦的人莫过于虞心渊,她的一个眼神,虞心渊便知她所想。

“心儿照你的想法去做,这也是对那丫头好!”

龙心悦扑进了她的怀里,紧紧拉着他胸前的衣服。

“我这么做,是不是对晴儿太狠心了,万一她不原谅我……”

温暖的手掌拍在龙心悦的背上,化解她的苦闷。

“心儿!你把楚晴带在身边很危险,她会成为你的弱点!”

安心的香气,放松了龙心悦紧绷的神经。

“我知道?我早就看出,晴儿不是带兵的料。”

“我之所以收她为徒,是因为……”

“是因为她像嫣烟!”虞心渊接话出了龙心悦的心声。

楚晴的笑脸像极了嫣烟,她没办法放下不理,嫣烟是她心里难以放下的遗憾。

“渊哥哥我是不是很自私,为了这样的理由,把晴儿卷进了进来,她本可以安稳的生活。”

虞心渊收紧了双手,将龙心悦紧紧抱住。

“心儿,这是晴丫头自己的选择,当初但凡她下不了决心,哪怕她在像嫣烟,你也不会带她走,确切的,是她想和你走。”

千丝万缕蒙上心,龙心悦神色黯然的摸上了红色的耳钉,她走的路充满着危险,若是晴儿因此有个好歹,那她……该怎么办。

“心儿,你没错,我明白嫣烟深深刻在了你的心里,你会动容,是最正常的情感,不要有负担。”

“其实我真的很想要楚晴这丫头离你远些,但是你对她的呵护是发自真心的,我怎么能要你难过。”

“渊哥哥……呜呜呜……”龙心悦埋在他的胸口,放声大哭起来。

轻轻抚摸着她顺滑的发丝,虞心渊长叹于心。

楚晴太真了,光有满腔的报复,是没有办法生存的,不经历生死考验,怎会明白战场的无情,现在的残忍是对她今后的保护,以楚晴的心性,跟着心儿对抗帝绝烁,只有死路一条,不论用什么手段,活下来才是胜者。

晴儿不要怪师傅心狠,若是你不能通过考验,我们缘分怕也就到此为止了,师傅会送你回西桓,你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神经大条,大声欢笑的将军府大姐。

“我不信,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嗓子早已喊哑,楚晴想不明白,师傅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不知跑了多久,泪水里夹带者风沙,眼睛好痛,心也好疼,怎么办,她该怎么办,师傅讨厌她,无情的赶走她,甚至还要杀了她。

楚晴抱住了一棵大树,放声大哭,在冥界的时候,她没日没夜的背着兵书,为的就是不想师傅失望,龙若晨赶往冥界要求由她带兵援助,她开心得整晚睡不着。

她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师傅,心心念念着师傅,只要师傅一声,她随时可以为了师傅献出生命,好不容易见到了,为何突然这么冷漠无情,这比杀了她还要令她痛苦。

眼前突然多了只手,修长的指尖捏着一条干净素色的手帕,递给了楚晴。

“擦擦,好歹是个女孩,一脸的眼泪鼻涕多不雅!”

随后就将手帕按在了楚晴脸上。

“你谁啊?”

“我是谁不重要,其实吧!你要往好的方向想,你师傅平时疼你吗?”

“那还用,师傅对我疼爱有加,我在冥界时也会派人给我送来人界的冰丝九层糕。”

“这不就得了,如此疼爱你的师傅为何突然性情大变,你不会想想吗?”

楚晴吸了吸鼻子,认真思考了一番。

“莫不是师傅得了失心疯。”

卫雨无语……

龙姑娘那找来的徒弟,真乃极品……傻得可以。

“你快告诉我,要不是疯了,我不信师傅会这般待我。”

这就是个白痴呀!卫雨这么想着,想着,脸色从青变成了白,从白变为了刮白,瞪着眼睛望着空,吞了口口水。

“你傻了,发什么呆!”

卫雨慌忙拉起了楚晴的手,大喊一声。

“跑哇……”

楚晴被拉得差一点跌倒,也望向了空,鸦青色的狐狸踩着黑炎,紧跟着不放,背上的女子飘若仙子。

“冰雨!”

“哗哗哗!”无数冰针而下,巨大的破坏力,将两人身后的路打满了窟窿,冰雨还在不停落下,将周围的树木破坏。

卫雨从腰间抽出一根短棍,按了机关,棍子向两边延展,变为了长棍,他一手拉着楚晴,一手持棍,将袭来的冰针打碎。

师傅最爱护花草树木,如今为了要她的命,全然不顾,她真的被师傅讨厌了,好绝望。

楚晴瞳孔涣散,如机器人般被拉着前进,师傅要杀便杀吧,她也不想反抗了,没有了师傅的爱,还不如死聊好。

一根冰针无情的划破了楚晴的脸颊,剧烈的疼痛都没能唤醒她,她松开了卫雨的手,失落的跪在地上,打算任其无数冰雨落在身上。

发现手里一空,卫雨咬牙,

可恶,这个白痴!真会添麻烦。

楚晴抬头望着下落的冰雨,一根根倒影在她空洞的眼眸中,师傅丝毫不留情呢,随后放弃闭上了眼睛。

卫雨猛扑上前,将她护在怀里,冰针刺在了背部,擦过了他的额头。

好疼,下这么狠的手,难道连他也想了杀不成,卫雨郁闷,为什么要他来遭这份罪。

滴滴鲜血滴在了楚晴的脸上,望着一脸是血的卫雨,她的眼眸恢复了清明。

“你流了好多血!”

“还有脸,你想死我可不想死,还能跑吗?”

楚晴这时才感到脚上阵阵巨疼,忽然冰雨停了。

龙心悦孽火凝聚掌心,渐渐形成了一只巨大的火焰箭,决绝的朝着两人投射而出,压迫力十足,被这玩意打中,可不是开玩笑的。

呀!要不要这么凶残,卫雨艰难的抱起楚晴,全然顾不得血液流进眼里的痛苦,费劲向前一跃,逃开炎箭的瞄准位置,上前还没两步,就被强烈的爆风震飞,从林子的一处斗陡坡滚了下去,“噗通!”滚进了湍急的河里。

“主人他们掉到澜庭河中了,水这么急,那丫头能行吗?”

“有卫雨在,不会有事的。走吧!黑焱,今到此为止。”

暗处的树枝上站着一人影,虞心渊知道这样对待楚晴,心儿比谁都要难过和不忍,于是担心悄悄跟在了她身后,刚刚的炎箭,绝不是生死境能有的威力,达到了无极境也不为过,心儿在没有完全觉醒时,修为是不会突破的,且心儿的眉间并没有莲花的印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虞心渊优思上眉,最近他也感觉到了新的能力,难道心儿已经四次觉醒?他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不知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楚晴水性不好,咕噜咕噜不知喝了多少水,好难受,无法呼吸,肺部好痛苦,体力也到达了极限,翻起了白眼,沉了下去。

终于要死了,爹晴儿想你。

“啪!”诶?这是什么,有什么抓住了她,好温暖。

“噗哈!”卫雨从水里冒出了头,拖着楚晴的腋下,艰难的向岸边游去,还好这白痴晕过去了,不然他也得被拖下水,这等苦差事,他能罢工吗!

“喂!醒醒!”左一巴掌,右一巴掌,楚晴的脸本来惨白,竟被打出些许红晕。

好累,这么打下去也不是办法,在不救她,可就真的升了。他可是纯情少年,啊啊啊啊啊!如何是好。

经过激烈的心理斗争,眼看楚晴的脸再一次变白,诶呀!管他的,救人要紧,捏住了楚晴的鼻子,抬起了她的下巴,紧闭双眼,朝着楚晴的嘴唇靠近。

可还未实施行动,突然间“噗嗤!”一声楚晴喷出一大口水,尽数喷在了卫雨脸上。

楚晴视线模糊的看见卫雨的鼻孔慢慢接近,愣了一下。

见她清醒了过来,卫雨向后一跳,有些尴尬,抹了抹脸上的水,很是不满。

“喂!你太过分了,我拼死救你,你还吐我水,懂不懂知恩图报哇!”

“谁要你救,多管闲事!”

楚晴摸了摸脸颊,腹诽道:“好疼呀,难道是在水里脸撞到了石头!”

卫雨心虚的转过身,还好是个白痴。

“你脚受伤了,我帮你包扎……”

话还未收完,卫雨前倒而下,身影擦过楚晴的视线,脸朝地面。“噗通”倒地不起,背部鲜红的血液涌出。

楚晴不知所措的望着他被鲜血染红的背部,才发现他的背部早已千疮百孔,血肉模糊,瞪大了双眼,张着嘴不出一句话。

喂……怎么会擅这么重,这才想起来,这个男孩为了保护她,帮他挡了师傅打出的冰针,整个背都烂了,还救了溺水的她,在水里泡了那么久。

“我……你醒醒!”大滴大滴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她该怎么办,在不为这男孩治疗,一定会死的,师傅救救我,晴儿要如何做。

不远处的树枝上,龙心悦目光担忧的看着大哭不止的楚晴,眼里流过一丝心疼。

晴儿面对受伤,命在旦夕的同伴,你就只会哭吗?再过半个时辰不帮卫雨处理的话,他就危险了,这样怎能把士兵的性命,交给你,若你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你便失去了统领他们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