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唯有心渊知心悦 > 第七十五章 焦急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虞心渊顺着河流找了许久,也没能找到,清风拂过那一头如雪银丝,宛如雪山之巅的皑皑白雪,冰冷寂寥!

像有一双无形的手紧紧捏住了他的心脏,他还是焦急了,这般的不冷静,心儿一定没死,他能感觉得到!

虞心渊席地而坐,瞬间入静,打坐冥想,寻找着龙心悦的气息,丝丝阳光洒在他那俊美无双的脸庞上,就像那上的皓月般清辉惆怅。他悠悠睁开了双眼,淡淡地吐出两个字:“西桓!”

北越太子府

“主子山崖下都找遍了,可还是没有发现姐的踪迹!”

夜无涯因为龙心悦的坠崖消瘦了很多,没日没夜的找寻,可还是一点线索也没有!

夜无冥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但由于他很多年没有走过路,双腿也才刚刚恢复,还走不稳,所以坐在了轮椅上!看着自家弟弟满满的忧思,心里无法言喻的难过!

没想到救了他一命的神医竟是个姑娘,看九弟的样子,只怕是用情至深!

“九弟既然没有找到尸体,是好事,就还有希望!”

夜无涯凄哀的眼睛眨了眨,拿起桌上的酒猛喝一口,放下酒壶道:“四哥你能好起来,我很开心!不久之后就是父皇的寿辰了,不知安贵妃在打什么主意,我相信野猫不会有事的,现在当务之急是能找回妍姨,唤醒父皇,揭穿安贵妃的阴谋!”

“九殿下有位姓龙的公子求见!”

夜无涯眉心一紧:“快请!”

龙若晨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后面跟着流风,他的伤还没有痊愈,左边的脖颈处能看见明显的白色纱布!

没等夜无涯开口,龙若晨一拳重重打在了他的左脸上。

“你这个混蛋,如果我妹妹少了根头发,我觉不轻饶你!”

夜无涯没有躲开这一拳,嘴角流下了一缕鲜红的血液!

“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夜无涯轻轻擦掉嘴角的血迹:“你不会!”

“你......真是可恶至极!”

龙若晨从衣袖里拿出了一张字条,丢给他:“你自己看看吧,悦儿为了你劳心伤神,牺牲如此之大。”

夜无涯缓缓打开了字条,上面的内容使得他瞬间流下了眼泪,龙若晨得对,野猫为他做了那么多,而他呢!为野猫做过什么!

字条上写着:“若晨哥哥北越形势严峻,如有需要,百鬼众魅全力协助夜无涯!”

龙若晨又将另一本情报交给了他:“这是有关拥护安贵妃人员的名单,其中包括四大家族的连城家和公孙家,北越皇帝早已经失魂,可却答应了南陵的和亲,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夜无涯的瞳孔暗了暗,接着:“和亲是安贵妃安排的,西桓对南陵边界虎视眈眈,安贵妃利用和亲和西桓联手,想一鼓作气拿下南陵,还可以趁机除了我这个祸害,只可惜她并未如愿,所以想将连城婉儿嫁给我,并控制我!”

安贵妃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牌,这一箭三雕,还真是野心勃勃!

龙若晨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看着轮椅上的夜无冥问:“你打算怎么办?”

夜无涯叹了口气:“现在只能按兵不动,安贵妃的来历是个迷,她的修为也不容觑,最关键的是她手里有我妍姨的命,在没找到妍姨时,不能轻举妄动!”

“如果你有需要随时来百鬼楼找我!为了悦儿我会帮你!”

流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夜无涯,如果姐有什么事,他绝不放过夜无涯!

夜无涯望着流风愤恨的双眼,心里苦涩得紧,一边是他最疼惜的妹妹,一边是他的哥哥,这样两难的选择,他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害了野猫的十有八九就是安贵妃,他一定不会放过她!

碧落谷

早上的一抹阳光悄悄透进了窗户,龙心悦慵懒的伸了伸懒腰,推开了窗户感受阳光带来的温暖。

她的心态一向很好,既然现在瞎了,那就好好享受黑暗,不一定会带给她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黑暗中她的感知能力更加敏锐了。

突然失踪无涯哥哥定很担心她吧,希望他不要一时冲动,不顾一切出来寻她,太子殿下虽然解了毒,但绝不是安蛮的对手,如果他贸然离开,北越就危险了!

“姑娘师傅要我来接你!”

龙心悦回归了思绪,轻轻回答到:“进来吧!”

碧落谷在红叶森林中的岭岈山上,中途有很长的一段楼梯是必须步行的!

龙心悦在玉竹的搀扶下,来到了出发点!百里朔月见状立即上前将她扶住,率带关心的:“昨晚睡得可好!”

“还不错!”

“这个给你!”

百里朔月将一根手杖交到了她手里,她双手轻轻抚摸着这木质的手杖,淡淡的木香很是好闻,她的声音就像山间的百灵悠扬动听!

“这是月神木,朔月谢谢你!你亲手做的?”

百里朔月微微有些脸红,不好意思的:“手艺不好,见笑了!”

辛梦蕊难以置信的望着百里朔月,这冰冷的没有一丝情绪,万年不化的积雪竟然害羞了!

她有些生气,走过来挽住了百里朔月的手:“她是谁!”

百里朔月冰凉的手将她的手拿开,平淡的:“她是我的病人亦是在下的好友!”

辛梦蕊此时仔细看向她,这女人长得还真是漂亮,她的视线慢慢移动到了龙心悦那毫无神韵的双眼上,心里一阵冷笑。

“我还以为是何等美人呢,原来是个瞎子!”

“公主殿下请慎言!”

百里朔月有些担心,这公主如此直言,怕是会伤了心悦!

可谁知龙心悦坦然一笑:“公主殿下无须担心!”

辛梦蕊很不愉快:“谁担心你了,既然瞎了,就给我安分点!哼!”

百里朔月望着她那双灰白的眼睛,心里有些难过,她可真坚强,都看不见了,还能如此乐观。

“心悦这楼梯很长,我带你下去吧!”

龙心悦轻轻摇摇头:“不必,我是眼盲,但是心不盲!”

龙心悦手握着月神木的手杖,用轻盈的步伐走下了楼梯,那里像一个眼盲的人,正常人都未必有她灵活!

红叶森林一年四季都是满山的红叶,美得令人赏心悦目,满飞舞的红叶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灿烂!

这看似美丽的红叶森林其实危机四伏,如若不是碧落谷的弟子带路。那定是活着进去,死了出来!

很快坐上了马车,在辛梦蕊的百般纠缠下,百里朔月无奈,只能与她同乘一辆,龙心悦自己坐还乐得自在。

她闭目打坐,调息运气,血蔷薇从她背部缓缓长出,因她现在只有两分力,血蔷薇只能唤出四根,她慢慢将毒素排除,血色的蔷薇花有滴滴液体冒出,流下的毒液她都用瓷瓶收集了起来,这可是不可多得的新式剧毒!

没一会功夫,她收回了血蔷薇,眼里的灰白色渐渐褪去了一些,她有些累了,没想到现在唤个血蔷薇都这么费力!

“姑娘我们到都城了!”

“停车停车!”

辛梦蕊的喊声叫停了马车!拉开了车帘没好气的:“她不能进宫,皇宫岂是她这等平民能踏入的!”

百里朔月有些不快:“公主殿下,心悦眼睛不方便,怎能留她一人!”

“我不行就是不行!”

百里朔月有些为难的:“玉竹你留下好生照顾姑娘!”

辛梦蕊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行,玉竹是你的药童,照顾那瞎子,谁给你当助手,我皇祖母的病可耽不得!”

百里朔月恼了:“公主殿下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辛梦蕊也火了:“百里朔月你难道要为了一个瞎子,误了我皇祖母的病情吗!”

龙心悦的嘴角微微上扬,这一抹微笑里含着些许戏谑,清冷的嗓音悠然而出。

“无碍,我正好想逛逛,朔月你去吧!不要为我为难!”

百里朔月的眉紧紧的蹙着,可看着龙心悦从容淡定的微笑,缓缓叹了口气。

“心悦你可要多加心,不要在街上逗留太久,找家客栈等我回来!”

送走了百里朔月,她漫不经心的走着,听着街头的叫卖声,还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周围还有孩童打闹的声响,透过这些,她看到了百里外的森林,听到了树上的虫鸣,她会心微笑,这算是因祸得福吗,她觉得更加接近自然了!

“嘿!那里来的娘子,长得可真水灵!”

龙心悦虽然眼盲,可并不影响她那迷倒众生的惊世容颜,她蹙紧了眉心,应该带上面纱的!

“大哥这娘子好像是个瞎子!”

“管他瞎不瞎呢,这么美哥几个今可是赚到了!”

龙心悦秀眉轻轻一挑,声音悦耳动听!

“难道你们是流氓!”

“大哥这娘子还搞不清楚状况呢!”

这流氓望着出尘若仙的龙心悦,咂了咂嘴:“娘子别怕!”

龙心悦被几人带到了一处偏僻的巷,各个搓着手,一脸淫笑!

她虽然只剩两分修为,可对付几个混混还是不在话下的,在异世她可是凭着实打实的身手活下来的!她扶上腕间的储蓄空间。

只听砰砰砰几声闷响,这些个混混倒地不起,眉心上都有个血窟窿,龙心悦将手枪在手里绕了一圈后将其放回了储蓄空间,这把枪上带着消音器,所以没有惊动任何人!

夏有枪神之称,她这枪神的师傅可不是烂虚名!为了不在招惹麻烦,她带上了面纱!

然后侧身慢慢走出了巷,才一出来就闻到了浓浓的脂粉味,听到旁边有人议论!

“快点快点,一会没有好位子了,仙仙姑娘的琴音可不是每都能听到的!”

琴音?龙心悦一向喜爱音律,有琴可听一下便来了兴趣,可她现在是女子,这应该是风月场所,以她现在的打扮是进不去的!

她就近找了家客栈,换上了一身男子衣服,风度翩翩惹得一路女子鲜花怒放!

“这位哥,我眼睛不太方便,请问这里是?”

“这里是风月楼,西桓最美的姑娘都在这里,可惜你看不见!”

“在下刚刚听闻,这里有位抚琴的姑娘!”

“可不是吗!仙仙姑娘的琴技要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龙心悦好奇心满满:“哦!真这么厉害!”

“仙仙姑娘的琴音可不是每都能听到的,她都是随着性子来,也许明在弹,或许一个月,也有可能一年!所以能听到她的琴音实属不易!哎呀!不和你聊了,一会没有位子了!”

风月楼!果然到那都有青楼,不知这风月楼里会不会有奇遇!

龙心悦本以为她的凤云楼已经很大了,没想到这风月楼更胜一筹,足足有六层楼高,一楼确实拥挤,楼层越高价钱也就越贵,每一层都有着不同的雅间。

她交了钱,上了五楼一个独立的包间,里面有着雅致的酒桌,桌上放着只有这个时令才能吃上的水果,围廊外飘着些许轻纱,这样的设计令她有些不解,被这些纱挡着,还怎么看美人呀!不过对于她来,有没有都一样!

下方有一圆形高台,周围围满了鲜花,高台中间有一亭子般的建筑,足够容纳两人,亭子的四周同样飘着轻纱!两边放着两个精致镂空的雕花香炉,袅袅香烟缭绕相伴,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错觉!

亭中坐着一抱琴的女子,女子一身紫色流仙裙,腰带束得很高,本就丰韵的身材显得更加凹凸有致!虽然看不清面相,不过看身形就知道是个美人!

悠悠琴声响起,这仙仙姑娘的琴技当真不错,龙心悦清幽的眼神中透露着淡淡的忧伤,琴声曼妙动人,手里的茶确丝毫未减,她想渊哥哥了,真的好想好想!她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坚强,她的心只因虞心渊而柔软!她好想平他的怀里哭泣撒娇。做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

眼角流下了泪水,毫无光泽的双眸,像级了边的流云,泪水顺着她精致的下巴滴滴落下。

忽然一双微凉的大手摸上了她的脸颊,轻轻帮她擦去泪水。

虞心渊万般柔情的望着她,心翼翼捧着他失而复得的珍宝,先前空洞的心瞬间被填满了。

这个傻丫头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了,他心疼到无以复加!

龙心悦的声音有些颤抖:“渊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