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唯有心渊知心悦 > 第十三章 纳兰若晨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属下风夜见过悦公主!”

风夜恭敬的单膝跪地,双眼却打量着虞心渊,这臭子是谁?要是被王上知道了,岂不下大乱!

“风夜,名字不错,你是爹爹的人?”

“公主聪慧过人,属下是王上身边血影卫的首领,王上命属下找到公主随行保护,直到公主成长后回到冥界!”

龙心悦心里给了龙离大大的一个拥抱,爹爹太好了,想要建立势力没有人手怎么行,正愁去哪里找可靠的人,爹爹就给送来了,爹爹么么哒!

“既然你是爹爹送来的,就留在我身边,不过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谎!”

“公主可将魂力汇集双眼,风夜身上有血影卫的印记,血影卫里只有我的印记是王上亲自烙上的。”

爹爹烙上的,难怪他身上有爹爹的气息,龙心悦按照风夜的做了,看见了风夜左边脖颈上是一只血色的狼头。

“没错,风夜你留下,既然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就要按照我的规矩来。”

“公主请吩咐,风夜一定竭尽全力为公主分忧。”

龙心悦点点头:“第一,不要叫我公主,叫姐,第二,在我面前不用跪,我没这个习惯,虽然你是我的属下,可也是朋友!”

风夜听到这些话很是感动,悦公主看似冷傲难靠近,心里却这般为下属着想,这一身高贵冷艳的气质,淡淡花香沁人心脾,想不臣服都难,风夜暗自发誓,定为公主马首是瞻!“是......风夜领命!”

“心儿,你一定累坏了,没能顺利进入都城是我判断错误,本想简单点没想到更麻烦了,现在还是找一家客栈先住下,在商讨一下以后的事情!”

“渊哥哥,我还真有些饿了,好想洗澡,风夜你身上有钱吗?”风夜点头道:“有,姐放心便是!”

“那好,我们得心,那陈琳珊一定到处在找我们!”

“姐,如果不喜,风夜去杀了那女人便是!”

龙心悦摇头:“不可,她是皇家人,杀了麻烦太多!”

“心儿的对,杀她很容易,可是我们才刚刚落脚在此,如果开罪了皇家,以后发展起来麻烦太多!”

风夜看向了虞心渊问:“阁下是?”

虞心渊儒雅一笑,双手抱拳:“在下虞心渊,心儿的哥哥!”

风夜一脸懵圈,哥哥?什么哥哥,悦公主好像和他的关系很是亲密。

“风夜,他是虞心渊,以后他也是你的主子,他要你去办的事,就是我的意思!”

这男子冷傲的气质,看似不简单,能要公主这样在乎看重,王上你知道吗?公主要被抢走了......

风夜及其不情愿的:“是,见过虞公子!”

虞心渊看出了风夜的纠结道:“不用多礼,你放心,我就算毁了世界,我也不会伤害心儿一分一毫,都城现在一定不安全,我们返回刚刚的镇,在那里住下,期间要拜托风夜帮我和心儿弄一个人类身份登记,在进入都城。在人界还是用人类的身份方便些!”

“虞公子的没错,我能那么快的发现姐,也是因为姐没有隐匿自己的气息,以后姐要将气息隐藏,避免神族察觉!人类还是比较不喜异族的,毕竟异族过于强大,我会尽快办好公子吩咐的事!我们等黑在走。”

色渐渐暗了下来,黑焱从龙心悦的怀里跳出来,黑焱脚程很快,刚刚全黑就到达了镇,进了一家还算高档的客栈。

“客官,住店呀!”

“老板,给我们两间上房!”

风夜听闻,觉得这虞公子人真不错,不但彬彬有礼,还这么善解人意,开两间房,帮他省钱,还愿意和下属住一间,心里顿时给他加了不少分。可真相是,他想多了......

到了二楼,房间是挨着的。龙心悦对被划在是自己人范围内的人都不错。

“风夜,你也辛苦了,明早还要去办事,早些休息!”完拉着虞心渊的手回了另一间房!

什么情况.......风夜傻了……公主怎么能,怎么能和那个臭子住一间!那个混子,王上知道了一定会宰了我的。

风夜心里那个郁闷,他收回刚刚的话,这子就是在打他家公主的主意,又不敢进去把他拉出来,就这么纠结的过了一夜!

第二清早!

“风夜,你怎么了,昨晚没休息好?用过早饭后快去办事吧!”

风夜一脸疲倦的回答道:“姐放心,风夜会早去早回!”

他可不敢告诉悦公主,他昨趴在墙角听了一晚上,就怕公主吃亏!

虞心渊把风夜所有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心里顿时明了:“你不必担心,心儿从半岁的时候就和我睡在一起了,至今已经十年了,在我还没有娶心儿之前,是不会发生你所担心的事。”

风夜一口茶险些喷了出来,震惊到了极点,这臭子十年前才多大呀,这么就惦记上我们家公主了,还一直养在身边,王上这是一个强敌呀!

“我已经吃饱了,姐公子慢用,我先去办事了!”然后灰溜溜的跑了。

“渊哥哥,你这么吓唬他不好,要是被爹爹知道了,你的麻烦就来了。”

“这就吓唬他了,我还没告诉他你时候连澡都是我洗的。”

龙心悦脸红了:“那不一样,那时候的不是我的身体。”

虞心渊坏坏的一笑:“哪里不一样,不管外貌怎么变,灵魂都是我的心儿,而且哥哥不怕麻烦,岳父大人早晚都要知道的。”

此时冥界,阿嚏.........阿嚏龙离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心里想一定是他的宝贝女儿想他了,这么惦记他,越想越开心,周围的人看到王上笑的那个幸福样,都打了个哆嗦,好可怕。

这茶真不好喝。放下茶杯龙心悦蹙起眉头,先前一直住在森林,也不知道去哪里弄个身份,所以为了行事方便才选择了和陈德雄同行,就算是买间宅子,地契都得在官府入册,没想到却粘上陈德雄这么个大麻烦,很多事都变得难办了,要想在南陵国站稳,陈德雄见过他们的样子,得先隐藏样貌,要是能早些遇到风夜,提前做好准备,也就没这些破事了!就在龙心悦犯愁时,听到了一段对话。

“大哥,你看左边那桌,追了这么多终于在这里逮到了!”

“心,纳兰若晨看似文质彬彬却狡猾的紧,这次雇主出了那么多钱,一定要将东西抢到,要是纳兰若晨回到都城,东西就会被拍卖。”

“大哥,有一点我很不解,既然那东西是要拍卖的,雇主为何要抢,有钱去竞拍不就好了。”

“应该是不想被别让到吧,毕竟拍卖是谁都有机会获得的,我们只管完成任务,其他的事不要多管。”

男子们的对话很声,可还是被龙心悦听的清清楚楚,拍卖!她扬起了一个邪媚的微笑,就从这里开始。

“渊哥哥,我好想吃葡萄,不知道镇子上有没有卖的。”

虞心渊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道:“好,心儿想吃,哥哥就去买,在这里等我。”完转身走出了客栈。

“少爷,我们被盯上了。这伙人实力不弱,灵圣就有两人!大部分都是灵师九阶,还有一部分灵王!为了不打草惊蛇,这次我们带的人不多,不知能否对付得了。”

纳兰若晨表情淡然的道:“启彦,不要惊慌,无论如何也要冲出去。”

须臾之间一群人将他们团团围住,一男子开口:“纳兰公子,你看周围全是我的人,外面也有,你插翅难飞,把东西给我们,我们只是替人办事,不想伤了纳兰公子。”

纳兰若晨环视四周,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处境而惊慌。

“你们既然知道我的身份,我劝你们还是不要与我纳兰家为敌,你们只是求财,犯不着丢了性命,我明惜拍卖行有自己的规矩,自然不会将东西给你们,想要就来竞拍,就这么简单。”

“看来纳兰公子是不配合了,你有你的规矩,我们蛇火佣兵团也是有职业操守,就算我们杀了你,我想纳兰家也不会为了一个庶子和我们对立。”

男子一挥手,十几人向他和启彦攻来。他是灵圣五阶,在南陵国已算在高手之列,奈何敌人太多,也着实吃力,就在他解决掉三人时,那男子一个箭步上前,从腰间拿出一把软剑,此人实力在他之上,软剑一动宛如蛇形,直逼心口。

纳兰若晨向后闪躲,却靠上了墙壁,无路可退,他暗道一声:“该死!”

就在他准备正面接下这一招时,却听到了一声柔美纯净的声音。

“这位大叔,我劝你还是不要动的好,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你的人头下一秒会不会掉下来。”

纳兰若晨看向了龙心悦,心里颤动了一下,这姑娘的样貌真是惊为人,肤白如霜雪,五官精致优雅,青丝用一根红色发带松散的捆在颈后,还有那沁人心脾的淡淡清香,这是仙子!

年纪就这般美好,再过几年会是怎样的倾国倾城,纳兰若晨定了定心神道:“多谢姑娘出手相救,纳兰若晨必定重谢!”

“丫头,你不要多管闲事,这周围都是我们的人,你长的这么标志,就不怕......”

随后嘿嘿一笑,充满淫邪的眼神在她身上四处打量!

龙心悦最恨的就是被人这么看着,她的长相是父母给的,长的好看是她的资本,可总是有人会用那么污秽的眼神看她,每次遇到这样的人她就想挖了他的眼睛。

她这么想着也照做了,手腕一带,心念一转,手上冰蚕丝化作两根冰蚕银针,一挥手准确的刺瞎了那男子的一双眼,男子杀猪般的惨剑

“大哥!”另一人大喊,并放开了之前牵制住的启彦,一把巨斧向龙心悦劈来,灵圣六阶的实力那破坏性极强,纳兰若晨一声惊呼:“姑娘!心!”

她不急不躁左手一挥,数几根细如发丝的冰蚕丝飞向巨斧,蚕丝锋利无比,瞬息就将巨斧切割成几段,随后迅速的缠绕在了巨斧男子的颈部,手臂,还有腹部。

龙心悦伸出食指向后一拉,男子一只手瞬间被切了下来,骨头都切的整齐光滑,男子疼的呼呼大叫!

所有人被这一幕吓得脸色煞白,周围安静的只有重重的呼吸声。

瞎眼的男子满头大汗面目狰狞的:“你是什么人,我们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下如此狠手。”

龙心悦呵呵一笑,笑声宛如却寒冷刺骨。

“你们太吵了,打扰到了我喝茶,还打碎我的茶杯,本来只想教训教训,可你确用那般污秽言语,我没弄碎你,都是我发善心。”

男子听了满头大汗,一听要碎了他,不敢在动。

纳兰若晨被此场景震撼到了,这姑娘年纪不大,却有如此可怕的实力,足以要人惊心悼胆,这少女是什么人?

龙心悦轻轻呼了一口气!收回了冰蚕丝,两男子跪倒在地上,呼呼的喘着粗气。

“我今就放过你们,我不是好杀之人,只杀我认为该死的人,下次就没这般好运了,滚......”

“多谢姑娘不杀之恩!”然后两男子相互搀扶着离开了客栈,客栈外面的人也撤走了,一下变得安静了下来。

纳兰若晨整理了一下已经皱聊衣裳,给龙心悦行了一礼:“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在下纳兰若晨,如有姑娘能用的到的地方,在下定不会推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