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历史 > 蜀汉陆家军 > 第88章 决战江南(四)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88章 决战江南(四)

陈记会意,喜而笑道:“大哥可是想将计就计?”

陆黎邪笑:“正是。”

言毕,陈记领命而出,命令亲信以巡警之名,轮番巡视城北大营。

黄昏时分,陆黎游巡于城东南之箭楼,见城北密林,似有旌旗闪动,百鸟自山野林中振翅而飞,声震四方。

湛蓝的空,却是已被那缓缓而下的斜阳照的金黄,一整日的炎暑,在这一刻,得以清净。

陆黎并未在意这林中异动。

陆黎登上箭楼,屏气凝神,眺望正北方面,他确见了这江南美丽的自然风光,山野飞禽,丛林溪流,映入眼帘,令人心旷神怡,耳畔有涓涓溪水之声,脑海边有花鸟鱼虫之形,可谓是“超脱世俗的人间仙境”。

陆黎暗忖:“此般美景,哪怕是21世纪的三峡自然风景区也难得一见。”

正思之,箭楼下一裨将大喝道:“将军!陈将军有急报!”

陆黎被扯回现实,向下望去,先日领兵渡江之将,辗转至此。

陆黎快步下楼,直迎那人,急忙问道:“陈记有何禀报?”

那人速答道:“陈将军令在下速速上报,城北有异动。”

陆黎听闻,细想方才林中之变,百鸟群飞,大惊,方知魏军今日定有所计划!乃牵马而来,急调东寨兵士五百,急往城北而去。

尚陈记,奉陆黎之命,时时监视着城北,下午时并无异常,只是近黄昏时,有一人闯城出寨,径往城外而去。

陈记心中惊疑,又回忆着不能打草惊蛇,便令人报与陆黎,自己亲身率百骑至城北校场。

黄昏时,各营皆生火造饭,只有北寨降卒,毫无炊饮之意,观其大营,严整得道,旌旗竖立,而无一人乱窜,众人皆卧于营中,并无动静。

陈记暗暗起疑:“莫非今日便是你等反叛之时?刚降即起,实乃迂腐。”

直到...

酉时二刻,城北大寨火起一片,遂而城门大开,城外鼓声大躁,陈记大惊,慌忙引军出校场,只见北寨魏军皆换上崭新之魏甲,提刀杀崩城内,所举之大旗,上书“李”字。

陈记大怒,横刀立马,冲杀而上,拦腰截断魏军进路,大喝一声:“乱臣贼子!我大哥收留你等,竟不思报效,反行悖逆!”

为首之人,便是李泽,红脸反喝道:“汝等儿,杀我兄长,血海深仇,万世难忘!”

言罢,陈记遂明,此乃李平之弟也,同为怒意冲,两人催马抡刀而杀。

且战三十余合,李泽不敌陈记,却令五百军士冲杀!

陈记领兵接战,刀光剑影间,汉兵一个个轰然而倒,而魏兵久久不伤一人,陈记亲信擂战,一人难敌数人,这等敌人,皆武艺高强,能征善战!

此乃李泽之计也,所行投奔之军,非残兵,乃是劲旅,五百人,不是伍长就是什长,骁勇无比,汉兵溃退。

陈记抵挡不住,勒马欲走。

忽然一声大喝,闻声乃是“贼将看刀!”

陈记循声望去,见是陆黎,大喜,忙提醒道:“大哥!此行人武艺高强,切要心!”

陆黎嘴角暗笑,不放在心上,杨刀来取李泽,嘴里高呼一声:“大胆狂贼,我堂堂陆黎,安能识不破如瘩虫技?”

李泽侧身而望,见一银甲长刀之将呼面劈来,知其是陆黎,慌忙一躲,同陆黎拉开距离,遂而立稳脚跟,再见城门处,只见数千蜀军已经封城,城外魏兵冲杀不进,蜀兵据高墙而守,只李泽五百军士被围于城。

魏兵们聚集成数圈,一致对外,个个面露惊恐。

李泽本今计划同魏军残余精锐里应外合,拿下陆黎,夺回零陵,武陵,如今一见,计划落空不,自己还得折在这。

李泽立刀仰长啸一声,遂而放声大笑,面对四面合围而来,缓缓逼近的蜀兵,李泽满眼血红,他看了看身边的灰头土脸的魏兵们,沉吟道:“你等,降了吧。”

此时,陆黎已率部往外包围,陈记也回师杀来,摆好弓弩阵于二线。

“将军!不可投降啊,我等愿随你死战!”魏兵们竭力咆哮。

李泽含泪摇摇头,苦笑道:“我能有你们紧随于我,吾生足矣。”

言罢,李泽眼睛一直,勒住鞍绳,大喝一声,杨刀砍向陆黎。

陆黎也不慌了,勒马横刀,轻易挡下其一击后,侧身斜依,提刀而上!

手起刀落时,李泽的腰部出了一条大血口,鲜血喷涌而出,李泽两眼一黑,身体顿时被抽空,“轰”的一声,倒在地上,血流不止。

群人皆惊,毅然悲愤而起,纷纷大呼:“同蜀军拼了!”

陆黎微微一笑,勒马还走,冲陈记微微颔首,陈记会意,手作掌状向下一挥,喃喃道:“放箭。”

霎时,万箭齐发射向中阵,魏兵还未冲至汉军阵前,便已死伤大半,最后,尽中箭而亡,五百人暴尸于城北...

战役结束。

陆黎不再露笑,反而是一脸沉重地上前巡视这行人马,只见李泽巍然在地,眼睛嗔视,所谓死不瞑目。

陆黎叹了口气,俯下身,伸出右手,轻轻将其双眸合上,叹息道:“不愧是司马懿帐下兵勇,不仅骁勇,遂而有义,如中原尽是慈人,则吾大汉何日可复?”

陈记跟上来,问道:“大哥可是想安葬这群人?”

陆黎点零头,沉道:“命令军士,将其挪尸于城南土岭,将他们葬在山林郑”

陈记得令,刚欲离去,又回首道:“大哥,城外魏兵,兵只一千有余,为今已被我军剿灭。”

陆黎抬眉看向陈记,道:“命令各军营严守城关,谨防魏军残余伺机反攻,另外,广散哨骑,密切注意山野林间。”

陈记得令。

陆黎遂散了军士,令他们归营进膳,自己独步回至寨寝,至帐中,陆黎凝视着案牍上的草图,再度陷入沉思,良久,至色昏暗下来,陆黎点灯而观,望着那份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草图,陆黎托腮而思。

微闭双眸,陆黎一人沉思于帐中,至夜深。

忽然,在夜深的某一个瞬间,陆黎双眸突睁,整个人如同超凡脱俗一般,悠然而起,拾起那张图,惊呼:“荆州战事,我军必胜!”

为何?实则,草图是司马懿最后一手杀招,由于过于简洁,常被世人所遗弃,事实上,司马懿用兵,有一个习惯,每至一城,皆草绘其图,标注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