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青春 > 恰似暖阳醉星辰 > 第64章 检讨书?情书?(2)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64章 检讨书?情书?(2)

自从姣然打了个喷嚏以后,她总觉得有点不大对劲。

而这种感觉在她欢快地甩着手中的水,走出了洗手间,路过阳台,看见拿着作业纸的楚行之后终于落霖。

姣然心地瞅了瞅某人一眼,此刻他一手揣着裤兜,一手拿着那份检讨书,低着头缓缓地下楼梯,眼皮微垂,卷翘的睫毛遮住了他的眼眸,眼睛都看得不甚清晰,但他脸色很臭,薄唇紧抿,想来是心情很差。

姣然直觉告诉她,此刻楚行之心情极其糟糕,不要触他的霉头,所以她果断的慢吞吞地走到墙边——楚行之的视线盲区。

估摸着他人该下了楼了,姣然才缓缓地往楼梯走去。

虽然姣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她的直觉一向很准。

然而正当她以为他已经走了,却见他从拐角处走了出来,姣然完全被吓了一,她下意识地喊了一句“妈呀“,着,还受惊地抚了抚胸口。

姣然抬眸一看,却见某人唇边噙着浅淡的笑意,脸色柔和得过分,明明刚刚他脸色还臭得很,活像被挖了墙角似的,现在居然这么诡异地看着她。

姣然眨眨眼,无辜地看着盯着她看的楚行之,实则被他明明温和,实则略冷的目光盯得头皮发麻。

都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她现在瞧着,楚行之翻脸的速度也不逞多让。

明明刚刚还是一张臭脸,现在居然笑得这么‘友善’。

正当姣然酝酿情感,准备和他扯话时,少年“啪“地一声把她压近墙边,耳边传来清脆的响声,姣然心脏不自觉地抖了抖,吓的。

这人好可怕,一声不响就这么盯着她看。

少年左手撑着白玉般的瓷砖,若是细看,依稀能在其中看见他的模样,一双如星的眸子似是泛着丝丝火花,但被他很好地掩下了。

少女柔嫩的手臂贴着墙,凉丝丝的冷意从手上传来,似要钻进心里。

姣然眼皮跳了跳,心中百转千回,想着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居然会让他这么快翻脸?

但绞尽脑汁,她也没想出来,只得硬着头皮抬眸看了楚行之一眼,只见他压低脑袋,高度与她持平,脸与她隔得很近。

现在是课间操时间,姣然讨厌一切体育活动,还好体育不用高考,不然铁定比数学还差,所以她刚刚才故意跑到洗手间去躲过跑操。

此刻四处悄然无声,她只觉得鼻子特别敏感,隐约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清香。

大概是衣服的味道,很浅很轻,隐约夹杂着沉沉的温度,像他眼中的火气一般,无敦灼热。

一瞬间,她似乎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她下意识地放轻呼吸,眼皮早已拉了下来,完全不敢看他。

姣然既心虚又紧张,她只觉得贴着墙的手心似有汗渗出。

她是被吓成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

徐姣姣心里自我服着,实则心里紧张死了。

只见楚行之挑眉,微微笑着把手中的检讨书在她耳边甩了甩,发出清脆的声音,吓得她心脏乱跳,而后少年嗓音柔和,却带着质问的语气问:“什么叫我仰慕你许久?”

“什么叫抑制我内心的爱慕?”

“徐姣姣,不给我解释解释?”

“嗯?“

少年尾音拖得长长的,唇边勾着温柔的笑,但姣然怎么看着怎么都觉得渗人。

一颗心脏震了震,姣然乌黑的眼珠子往左下方转了转,瞥见了“检讨书“几个字时,她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姣然暗道不妙,她在网上抄了一个三千字的,剩下的懒得找,刚好脑子一抽,就乱写了起来。

敢这么做,完全是因为她深知老师也就是走个过场,嘴上,不会如看的,哪成想,居然看了。

姣然悄悄抬了抬眼皮,却见少年笑容和煦,如清风的一般柔和,但那双眼睛,明明就不太友好。

瞧他这副模样,刚刚肯定是因为这个检讨书被老师骂了。

“我错了!“

姣然眼睛一眨,眼看他越凑越近,她心砰砰砰地狂跳,实在顶不住了,整个人滑了下来,捂着脸蹲在地上。

远远看去,一个高大的男生站在一个蜷缩成一团的女生面前,怎么看都像是在欺负人。

楚行之看着姣然这副怂样,一腔怒火瞬间被浇灭了。

他嘴角轻微地扯了扯,无语地看着地上蹲着的人。

徐姣姣,做人能不能有点担当?

但他深知她的性情,肯定会“不能“。

似是想到了什么,楚行之单膝蹲了下来,手肘撑着膝盖,盯着少女指缝悄悄露出黑溜溜的眼睛。

他摆弄着手中的检讨书,黑眸一转,语气平缓地道:“这件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但话锋一转,他状似不经意地问:“我问你,你是不是用过我手机?“

姣然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见他这么一句话,她瞬间心头一跳,却见他唇边泛起一丝奇异的笑,不等她开口,又接着悠悠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嗯?“

楚行之分明看见姣然眼神一顿,而后心虚地不敢看他,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埋着脑袋的姣然。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姣然也完全不敢动啊?

一切皆怪她一时脑抽。

心眼,这点事都要计较。

姣然默默地吐槽,但却完全不敢话。

楚行之看着少女黑茸茸的脑袋,巧玲珑的耳朵露在外面。

他唇角微弯,低笑了一声,嗓音如流水般落进她耳中,笑声带着戏谑,他故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语气暧昧地问:“不如跟我分享分享一下这是什么感觉呗?“

“嗯?姣姣!“

少年宽大的手掌落在她头上,她僵着身体不敢动,却发觉他温热的手落在她手背,而后一下一下把她的手拉开,姣然不得已,只得抬起头。

却见他还不罢休,还动作亲昵地帮她理了理凌乱的刘海,指尖划过的肌肤仿若又电流经过。

王鞍,不要脸,调戏她!

姣然眼皮颤了颤,连带着眼睫毛也上下扇动着,白皙的脸蛋微微泛红,像是染了胭脂一般,带着几分朦胧娇俏的美福

姣然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她一把抓住他的手,却见他似笑非笑的神情,到了嘴边的话,她硬是不出来。

姣然心虚松开了他的手,硬着头皮看了他一眼,弱弱地开口道:“我不是我,你信吗?“

“我信……“

姣然松了一口气,却听他悠悠地接了一句:“信你喜欢我,现在心虚。“

姣然还没反应过来,却见他捏了捏她的脸蛋,轻快地笑了一声,“徐姣姣,你脸红了。“

他话一出口,她只觉得脸颊发烫,本想凶神恶煞地推他一把,但不知为何,心虚地不敢动,她嗫嚅着道:“我那是……被你吓的。“

心慌意乱间,姣然似是看到远处有人过来,她眼睛一亮,高声喊道:“老师,九班的楚行之欺负人!“

占我便宜,也是欺负。

话落,在他愣神间,姣然趁机跑了,只留一道落荒而逃的背影。

心虚嘛!

楚行之甩着手上的“情书“,微微挑眉,唇角微扬。

一扫刚才的郁闷,懒洋洋地回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