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父亲大人!”俊俏的少年看着许久未见的父亲,言语之中不乏激动。

“我儿有出息了!!”李文烨抚摸着自己近几年流逝的胡子,感慨的,眼中也略微带着些许的水光。

李白航在广东一带的所作所为,并不是直接递送到京城,而是由而是由广东巡抚所直接负责。

这位广东巡抚同时也算是李文烨平常会经常来往的同僚。

“长高了,也长得壮实了!!”李文烨示意着儿子坐下。

父子二人面对面坐着交谈,李文烨给自家儿子斟茶:“既然回来了,那也有一些事情得和你一,估摸着,你也就在江南待上十多就要继续往京城走!”

“朝中局势变化莫测,你那两个哥哥也是心里有底,就是你,我这生怕你还是像从前那般,不过看来确实是长进了不少!”李文烨对待儿子的成长也是分外满意的。

“如今,皇子之间斗争白热化,你我皆是忠于皇党之人,切莫掺和其中,皇上想要谁做那个位子,咱们就支持哪位皇子,估计你掉过京城去之后,也还是要从基层开始做起!”

毕竟也是老狐狸了,做什么事情心里还是很有数的。

“你大哥已经郭罗洛氏结为夫妻,你大哥也向来是心思会拐弯的,我从来就不用操心他,有了妻族的支持,再进一步也是迟早的事情!”

李文烨想到接下来要提的事略微头疼:“还有另外一件事,就是关于你那妹妹,湘安!”

提到这一个女儿,李文烨未免也有些怒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李文烨当初也想着,大女儿嫁得如此之好,没道理自己升官之后女儿竟然婚事如此之艰难!!

可事实人跟人之间就是不能比的,大女儿温和贤淑,心性纯良,女儿手高眼低,好高骛远。

这不,这一次参加选秀落选了,年纪也大了,总得找一个好婆家一下嫁了出去。

博儿济吉特氏……倒是表现很上心,可是这博儿济吉特氏越是认真,越是上心的模样,才更是使人惶恐不安。

也不是李文烨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自个和博儿济吉特氏同床共枕那么三十几年了,最是了解博儿济吉特氏有仇必报的性子。

新嫁过来的媳妇儿郭罗洛也和自家妻子臭味相投,更使得兰姨娘,安儿惶惶不可终日!

肚子里的话到了嘴,李文烨还是很克制当然不能这么:“之前我做了些糊涂事,可,那也已经是以前了如今一家人在一起更要好好的过!”

“你那个妹妹,不管怎么样都是一家人,不求你们同气连枝!至少兄妹之间要和睦,希望回京之后,也多多看着,找一个适合的给托付过去!!”

李白航听着自家父亲言语之中的苦涩,心里也不太好受。就算再有万般的不是,可那毕竟是自己的父亲。

“儿子知道,若有适合的,我会和妹妹和兰姨娘的!”李白航语气恭敬如初。

李文烨欣慰的叹了口气:“你娘她性子,有点倔强,可这做人做事呀,也不能太刚,有时候柔些才好…”

“那姐姐,她在京城过得如何?”李白航最放不下的还是自己这个一母同胞的姐姐,世界上没有比他俩彼此更亲近的了。

“你姐姐她是个有福气的!”提到大女儿李文烨也是很满足的,李文烨虽感慨过,若女儿身为男子,成就一定不会比大儿子差。

如今虽为女子,可亦是姐弟四个中身份最为贵重的一个。

“你姐姐她,又怀上了,估计到这个时候,也七八个月快生产了!到时候你回到京城或许能能见上你的大侄儿!”

李文烨也想着兄弟几人多多联系,不要生疏了感情,做姐姐的也好帮衬着兄弟姐妹,多多在四阿哥面前美言美言几句。

如果能放下心中的介意,给女儿也找一个合适的人家,那再好不过了!

随后父子之间又交谈了部分朝中如今局势,李家除了李白灏一个人是投笔从戎,其他人都是走文官的路子。

李文烨对这个儿子的未来也不是特别的看好:“若是日后见到你二哥,也好生劝这些!如今也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不求其他,至少过得安稳才是好的!光倚仗着你们那几个舅舅,可他们也有自己的儿子,孙子。何必偏帮你们这些侄子呢?”

听到姐姐安好之后,李白航放心多了,也在没把父亲絮絮叨叨的话听进心上。

李白航回到了时候在江南住的地方的院落,下人过来告李白航,已经把同行的那一位公子安排李白航房间的旁边。

李白航晚上有练字的习惯,这也是被姐姐所影响的。

记得那个时候姐姐还未出嫁,姐姐虽然看起来性子柔弱,实际也是外柔内刚。

姐姐告诉自己:“凡事要懂了一个道理,吃亏是福,吃一堑长一智,这是真的,只有从失败中才能获得走向成功的方法!”

李白航记得那个时候自己很是不屑,觉得姐姐这是女孩子家家思考东西的方式,那个时候的自己最想成为的就是大哥那样的人。

记得,姐姐得知自己在南方水土不服,吃什么吐什么,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大圈的时候。特地找人要了偏方给自个儿送过来。

知道自己准备找沿海的渔夫出海,却无奈与语言不通的时候,也是姐姐为自己出谋划策。

派人偷偷的打听他们那边所需要的物资,安排人在当地抬高物价,也是姐姐一点一点的指导自己。

甚至连姐姐怀胎十月的时候,也心心念念自己这个离的远的地点,希望没有出生的侄儿或者侄女能够像自己。

想起姐姐在信上的话,李白航就略微想笑“希望腹中的胎儿若是个男孩,能像弟弟如此有勇有谋,能够像弟弟一样造福一方百姓!”

自己何德何能得到姐姐如此高的评价?若没有姐姐,才没有自己的今日!

李府的另外一个角落,两女子似窃窃私语的交谈。

“姐姐,今日府上可是有客人来?”

那少女十七八岁年纪,圆圆的脸蛋,一双大眼黑溜溜的。将乌黑的秀发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对镜梳洗。

苏美娘笑着嗔道:“今日府上来的,哪里是客人,是老爷的儿子,之前是在广东沿海地带做官儿,听如今是被看好即将调往京城呢!”

女孩水灵灵的眼睛不停地眨巴着:“去京城?!”她从到大都没去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