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闻灵世录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新人登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二十五章 新人登场

兰溪从妖凡之地进入妖界,妖界通往凡间蛮夷,她不知为何就在那地待了这么久,似乎是故地重游莫名伤福

进入西极时,却看到众多青龙军往回走,且不少身上还有伤,跑过去一问,才知道是柳巽造反,她惊得差点摔在地上,又听他们了好多造反之事。

柳巽携白族以及界中各地二十七族造反,此时已全部镇压,生者押入牢狱待斩,没参与者此时也被扣住听候尊神发落。

直到他们完,兰溪一直是愣愣的,也没道声谢,直接往东走去,也不骑马,直接往前走,地冰冷,毫无暖意,周身昏黑,旭日未起。

她脑中晃过柳巽与她告别时的场景,明明十分正常,她还以为还能同她一起去凡间生活,可其实她该明白这可循之迹,只是不愿罢了。

“是谁在那!”不知走了多久,听见不远处草丛里面传出好几个男子大骂的声音,兰溪还以为是逃出来并未抓到的反贼,立马警惕起来,召出辰云剑向那边慢慢走过去。

她如今法术虽不错,但如果对面人数太多也是不能对抗的,四周又没有人,若是人多就只能先周旋着。

她走得越来越近,竟然听到了一个女子大叫的声音,几个男子听到兰溪讲话,还笑了起来,道:“又来了个娘子,哥几个今捡到大便宜了,这他们造反,咱们倒享福了。”

那里在做什么自然不用多,兰溪也顾不得对面有几个人了,气得柳眉吊起,直接冲过去,果见四个男子拽着一个女孩,女孩约莫十五岁大,嘴角都有几处流血,身上正有一个男子行不轨之事。

兰溪气得直接拿手中的辰云刺了离她最近的一个男子肩上,那男子疼得大骂,衣衫不整地就走过去打她,兰溪又刺一剑,骂道:“禽兽!”几个人涌上来要抓住她,辰云与兰溪极有默契,直接自成结界将几人逼开,给兰溪让出路。

兰溪上前抱住那个女孩,见那女孩已经开始魔怔了,不管是谁,都又抓又咬,兰溪却也不齐,紧紧抱住她,本想将她衣服拉起来,才发现她的衣服已是破破烂烂。

兰溪从来没见过这种场景,既惊又怒,甚至还有些莫名的恐惧,她紧紧抱住女孩,都有些哭腔了,“别怕,我是来救你的,别怕、别怕……”看四个男子攻打辰云的结界半都没有打破,才明白这四个男子不过如此,她正在气头上,直接与辰云道:“杀了他们!”

辰云听意,直接刺死了两个人,剩下两个却趁机跑开,辰云追上,片刻之后就飞回来,剑上鲜血不少。

兰溪从含虚玉里取出自己的披风给她包住,然后抱起她,低声问道:“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

绕过几条乡间道,才看到一家邻水的院子,有一个妇人站在门口张望,不住地喊着:“若儿,若儿……”怀中的女孩子一震,扣了扣兰溪,声音沙哑,听得兰溪眼睛又是一红,“那是我娘……”

兰溪紧紧抱住她往那里走,那妇人见到两人之后,立马惊呼了一声,似乎已经想到了这是因为什么,但不敢想下去,声音都颤抖起来,“这是怎么了?”

兰溪没忍心出来,只是道:“她被吓得不轻,还是先进屋里换身衣裳吧。”妇人一愣顿时哭了出来,连忙去开了门让兰溪进去。

院内简陋无比,只有三间房子,兰溪从未见过这样简陋破败的房子,不禁皱眉,脚下却不停,进了一间屋子,里面只有一张床,兰溪将她放上去,见她已经迷迷糊糊、神志不清的半昏迷了。

她的娘将被子盖在她身上,听她嘴里还嘟囔着“杀了他们,杀了他们”的字句,泪就不住地掉下来,拍拍她道:“会好的,会好的……”不完,她就开始哽咽起来。

兰溪看着此景,也不免垂下泪来,刚想去同女孩母亲话,就见身后有人推门进来,“听若儿回来了……”他推门看见兰溪,先是一愣,又看她二人眼角垂泪,又是一惊,却在看见床上的女孩时,往前走了几步,在看清她脸上的伤口时,手中的剑差点脱落。

“刚才还吵着要吃糖梨糕,怎么我出去打个反贼,就这样了。”他声音更如泣血,眼圈发红,握紧了手中剑就要往外走,他娘见他神色不对,知道他定是一股冲劲上来,立马去抱住,“你去做什么?”

“我要去找到那些人,杀了他们!”男子怒得目呲欲裂,两人也将兰溪还在场的事忘的一干二净,母亲哭的喘不上气,道:“你别去,你去了你妹妹的名声就完了。”

男子将手中剑狠狠扔在门上,门竟晃了晃,他道:“尊神彻查反贼恶人,为什么不将他们也捉走!”他娘哭着给他顺气,却又难过地道:“我曾劝你不要去掺和这次的事,你不听,现在已经酿成这样残局,你难道还不信娘的话?他们当君做官的,只会处置于他们对立的人,绝不会杀恶人!”

这话得似乎有理,但又太过偏激,兰溪看不下去了,还是打断了两饶对话,道:“那几个禽兽我已经杀了,大娘和公子不必担心。”

母亲大惊失色,为兰溪担心,道:“若是他们家里势大,找到你了怎么办?”

兰溪不喜她这完全消极的话,她自然相信世上必有公正,却知道她若这样,只会落得这公子一般的被教一番,她只好道:“初次见面,还未报在下姓名,在下兰溪。”

此话可谓是得他母亲彻底傻了,过了片刻才道:“难怪姑娘不怕,谁又敢伤你呢?”兰溪觉得已无话可,却分外欣赏那公子为人,道:“大娘你在这照顾姑娘吧,我同公子两句话。”

两人这才出去,兰溪看门想着回神城去,便直接取出几瓶灵药、几张银票,开门见山道:“这些药有治外伤,有可内服的,这些银子你也拿着,总会有用。”

男子虽然接过,却道:“文生送了我妹妹回来,在下已经感激不尽,不能白收这些东西,我既记住了您,以后定有机会还您这些救命之物。”

兰溪问他姓名,他拱手郑重道:“在下杜衡。”

完这些,他再叹一口气,不知在想什么,送了兰溪走后,看着她远去背影,丝毫不因刚才闹出的人命惊慌。

他从前从不听母亲的那些话,如今却真体会到了权力是有多重要,他突然想到从前痴傻一般的愿望:“我立志斩尽下恶人!”如今在想,真是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