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闻灵世录 > 第六十一章 谁为瓮鳖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安祁旭去凡间后,文兰就把那句话带给定淞,而正如安祁旭所料,唯三的“知情者”有了动作。

定淞的房间里,除了他,还站了一个人,身穿侍卫服饰,“大哥,这该怎么办?”他声音急促,定淞也是一脸后悔,声音却只能压到最:“主人那边真是,原本现在太乱,怎么能派人去杀槠柏呢。”

他看向桌子上的芙蓉酿,紧紧地握住手,道:“他肯定会查的,我好不容易近了他身,不能被发现。”他走到床边,将床底板的一个信封拿出来,然后走到蜡烛旁边,刚要放上去,就被另一个人拦住。

“你干什么!”那韧吼一声,“这是爹娘的遗物,你怎么能烧?”他拉住定淞,道:“大哥,你知道的,这样做无济于事,哪怕躲了这次,我们以后也不好往主人那里传消息了。”

他拿过那封信,塞到定淞衣襟内,然后理平了定淞的衣襟,那人惨淡笑道:“大哥,交给我。”

定淞连忙拉住他,“你去做什么?”那人紧紧扶住他,道:“我待会去写封给兰氏的信,保住主人,大哥,你就设计抓住我就行了。”

“我怎么能拿你的安危保全我。”定淞拉住他,道:“一定还有别的方法,你相信大哥。”

“能有什么办法,安祁旭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他顿了顿,眼中似有泪光,“但他最起码不会对我太狠的,你可近他身,得到的消息比我多,你不能被发现。”

定淞仍旧不愿意,一直摇头,他直接吼了他一声,声音虽低,但让定淞楞了一下,“我从前一直听大哥的话,如今大哥就听我这一次。”

罢,他挣脱定淞的手,匆匆离去,不再回头。

再后来,一个侍卫拿着递给兰氏的密信,很成功的被定淞与文兰设下的圈套抓住。

……

“神君,那人什么都不肯,而且……”在百兰圃外,定淞抬头看看没有表情的安祁旭,又道:“卑职不心,打断了他的一条腿。”

安祁旭背对着定淞,眼中讽刺只有上云、耳畔风可见。“既吐不出什么,就把他放了吧。”他转过身,眼中讽刺已消,“从今以后,我不希望,再看到他。”

许是这句话冷意太足,定淞不由得把头低的更狠了,“是。”

定淞退下,这是安祁旭的手上本来有一朵兰花,这是已变回了一块白绢布,他手握紧,绢布成灰,他也看向身旁的文兰,道:“可探到消息了?”

文兰低声回道:“袁军长刚才被带到伏狱司,不过伏狱司那边透露了消息,袁军长并没有什么事,只不过伏狱司还,袁谋师硬要一起来,要领罚。”

“他?”安祁旭挑眉,文兰继续道:“伏狱司的人,是他,族中出了这样的事,他身为原长老,又为神官,理应一同受罚。”

安祁旭不禁叹了一声,然后继续看着朝阳下的株株兰花,它们被照的几乎透明。

可人,却不可能。

他最终转身,怅然道:“公务依旧要处理。”她看向文兰,笑道:“他去安置那人,暂时不会回来了。”

……

等定淞把那人“扔”到神城外后,回到青龙府时,安祁旭的公务已经处理好了,磨墨的文兰出来,对他道:“神君让你去他外书房。”

定淞松了口气,走进只有槠柏、文兰、他才能进的两书房之一。里面的书累得整整齐齐,除了书名,他看不到其他。安祁旭递上一个西极投上的公文,道:“这个事情,你回去想想怎么处理,然后再给我。”

他打开一看,原来是西极那边的一些杂事,他看向安祁旭,却发现安祁旭手上已拿了书再看,他连忙跪下行礼,“卑职定不负神君所望。”

安祁旭笑着让他起来,道:“好了,你下去吧。”

定淞一脸恭敬地退出,走到了安祁旭看不到的地方,才宽心地松了口气,又想到自己弟弟,恨不得拿着剑进去刺安祁旭一剑。

而书房内,安祁旭拿着书,却是一本凡间的《史记》,却是翻到了“魏公子列传”一面,他笑着,看了看定淞出去后的门口。

可渐渐地,他眼睛不再笑了,眼中开始盛满了愤怒,嘴角却仍挂着最无可挑剔的笑容,可真没想到,他身边会养着一条狼,那人传出去了多少消息,他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是不是那原本在水下,现在才被他看到的那一伙人知道个干净。

可自己今后,只能更加心了。

他冷笑一声,将手中的书放下。旁边茶几上的茶正好凉到七分,他端过。

他会将那些人一举抓出,下棋,也该慢慢地下才是。

“来人。”他叫来外面守门的侍卫,道:“备马,本君要去伏狱司。”

……

安祁旭站在伏狱司外,左副典容邺过来请他进去坐,他却婉拒了,“本不应辞,只是里面所罚为本君下属,本君一来不忍相观,二来,本君进去,难免落人口舌。”

容邺这时便知道他是单单来接里面受罚的两位了,一个神君亲自前来,不由得让身为臣下的他一事仰慕不已。他俯身拜了一拜,笑道:“下官陪神君一起等,也省得下官进去以致有歹人传些风言风语。”

“辛苦副典。”他对着容邺作揖,容邺连忙还一礼,道:“不敢。”

安祁旭隐约可以听到前面鞭子落在皮肉上的声音,知道没有声音了,他才快步往前走去,容邺也跟着他往前走。

左边行刑室的门打开,安祁旭连忙走过去,里面的袁良和袁谋师才刚刚被解开绳索,袁良强撑着身子,袁谋师已经半跪在地上。

安祁旭上前,也不在意两人身上的血,一手扶住一个,本还想渡些灵力过去,但一想众目睽睽之下,还是算了,只低声道:“两位受苦了。”

容邺看着,心中一震,对着旁边的人道:“还不扶着这两位出去。”安祁旭看到袁良两人被打得皮肉外翻,衣服也破的不成样子。

立马对外面陪他来的亲兵道:“马车里的两件披风。”亲兵称是,跑回去拿。没过多久,那亲兵就拿过来了两件披风,

安祁旭接过,亲手给两人披上。然后对扶着两饶守卫道:“有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