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农家小福星 > (一百一十九)胳膊肘往外拐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一百一十九)胳膊肘往外拐

余鱼此行收获不,找到了两株十分高大的应华木,少这树也在这山里长了百来年了。

除了应华木,还找到了一丛金雷竹。这些都是十分有用的灵植,将来不管是炼器,还是等盖新房子的时候,种到新房子里当阵脚,都是十分不错的选择。

除此之外,余鱼还在一块满是巨石的石碓里发现了好些源晶石。

源晶石可是好东西,比地雪晶也不遑多让了。

若是当初呆鹰岭的汇灵阵能用源晶石与地雪晶一起熔了做阵眼,那现在呆鹰岭只怕早已灵力充沛,足够与上辈子一些宗门的洞府媲美了。

可惜这次只找到了十几块源晶石,且还都在那些巨石的石心中,没有锋利的飞剑来切割,都没法取出来。

看来,不得不认真的炼制一套飞剑做本命法宝了!

上回那飞剑太垃圾了,不过砍了两棵应华木,结果剑口全是缺口,余鱼已经将那没用的玩意儿扔回白的空间里了。

这回有金雷竹,还有应华木,加上以前还有几块玄铁精,再去白的空间淘一淘,淘点用得上好东西,凑一凑,炼一套好剑来使使!

余鱼虽对这个叫罗钦的表哥感官不太好,但是罗钦起他的妹妹学武时,心中还是十分怀念上辈子跟着师父学剑法的日子。

她在炼丹一途,有如神助,学什么都比别人快,可学剑法时却有些笨拙。

最后师父没办法,只好炼了一套飞剑给她。余鱼还记得师父将那套剑给自己时的每一个字。师父:“既一把剑你打不过,就给你一套剑,也无需学太复杂,你只需将宗门最简单的入门剑阵中的前十招学精,就够你用了。”

因为师父这么,之后余鱼就再没学过别的剑法,只一心钻研入门剑阵的前十眨

在被那魔修一巴掌送到这个世界来之前,师父还她对剑阵的领悟不够,起码还需要一百年的火候才能大成。

想想打投胎来这里开始,已经六七年没摸过剑了。

也是时候将从前落下的,好好捡一捡了。

余鱼从青岩山回来时,已经是黄昏时刻了。

余鱼是个急性子,计划了要开始重新练剑了,便恨不得立马重新炼制一套飞剑出来。

但一没在家呆着,余鱼还是决定回家去看看,家里有没有要找她的。

一回家,余银花正好坐在阶檐下择菜,见余鱼便大声喊到:“你这个泥猴!你这是到哪里打了架回来吗?还有白,哎哟,这一身白毛儿都变成泥色了!”

余鱼转头看了一眼白,只见白果真是一身泥色,见余鱼看过来,还满眼委屈的动了动耳朵。

然后回头再看自己,也是一身泥巴还有各种树枝草叶上蹭到的汁液,果然像个泥猴儿。

不过余鱼回家来,最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那个叫罗钦的表哥还在不在了。

余鱼神识一扫,发现那人已经不在家里了。

于是问余银花:“二姐,家里的客人呢?”

余银花手中摘着菜,头也没抬,“客人回去了呗!”

“回泉州去了?”余鱼好奇。这泉州不是离得很远吗?就为了回来给老贺氏送泻药,跑回来一趟?疯了吧?

“回啥泉州啊!你不知道吗?外公在县城是有一套大宅子的。只不过几个舅舅都不在家里住,表哥这回回来就是为了打理一番,来年舅舅们就都回来了!”余银花面带喜色。

余鱼十分惊讶,自己外公这么有钱的吗?

为什么她什么都不知道?

“外公的宅子在哪儿?我怎么不知道?”余鱼追问。

余银花继续择菜,“你出生的时候,舅舅们都到泉州去好久了,娘也不在了,我们也没想起这些,所以没和你过吧。”

话间,菜择完了,余银花便起身端着一盆子菜往厨房走,似乎不想和余鱼好奇宝宝聊了。

余鱼心里不高兴余银花这爱答不理的态度,最重要的是,她发现,自打这个表哥来过之后,二姐就跟自己不亲了。

瞧瞧二姐这话里话外,胳膊肘往外拐的!

余鱼也不想着炼制飞剑的事情了,追在余银花的屁股后头,接着问:“那表哥回来做什么?为什么要扮成道士的样子?还给奶送泻药,还拿卖身契来骗我们?”

余银花听余鱼这么大声嚷嚷,立马嘘了一声,突然神神秘秘的对余鱼:“你声点!表哥是悄悄的来的,他不知在哪里得了消息,知道咱们娘是被叔、呸、余树生害得难产的事情,而奶是帮凶,他就想教训教训奶,才会扮作道士来骗奶喝泻药,准备给她一些教训,主要还是想叫奶自己主动将从前娘的嫁妆里一点点盘剥去的嫁妆拿回来。”

“你可别到处嚷嚷表哥的事情,表哥在咱们家呆了一会儿就走了,那身契也不是要骗我们的,是他这次回来收拾县城的宅子需要人手所以买的下人,正好身契就放在身上,当时他他本不想露出真面目的,毕竟他是咱们的亲戚,万一被别人知道了,不定被编排成什么样呢!你可别在外头瞎啊!”余银花郑重的交代着。

余鱼却心想:完了,二姐已经完全被这个厉害的表哥忽悠了。

什么身契就是恰好放在身上?什么不想叫别人知道这些事情,免得自家人受编排?分明就是他子想整人,搞恶作剧被抓住莲是却不坦诚还想找借口,结果被老爹用柴刀唬住了,没办法只得露出真容保命。

没想到这子竟有几分本事,这嘴叭叭的,啧啧啧……

余鱼在心里暗暗翻着白眼,心中决定以后一定防着这个表哥!瞧他把自家人也唬得那叫一个团团转!

当初白若千常来家里玩耍时,余鱼觉得白若千已经是舌绽莲花的典范了,不曾想还有个更厉害的!

白若千好歹要避嫌,舌绽莲花也只对余玉与余根生两个舌绽莲花,这个表哥却是个人才,连十分有主见的二姐都偏向他了!

早知道之前就不出门了,倒要看看这子是怎么糊弄饶!

“我不会跟别人的!”余鱼一本正经的答应着余银花的话。心中却暗暗:下次再来,我准要拆穿那子的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