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农家小福星 > (五十六)收获一只傻“羊”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五十六)收获一只傻“羊”

冰隐兽的长相还是十分讨喜的,浑身洁白,毛色与方才那只羊十分相似,又有些像这个世界的狸花猫,尤其是眼睛像,只不过冰隐兽的眼睛是蓝色的,这个世界的猫眼大多是褐黄色的,尾巴也没有猫尾巴那么长,它的尾巴有点像兔子尾巴,就的一团犹如一个白色的毛球儿。

见这么一软乎乎的冰隐兽就这么瞪着眼睛歪头饿了,余鱼还真的有些心软。

可余鱼总不能将冰隐兽就这么抱回家养啊,这个世界可找不出这么大只、毛这么卷的猫。

就在余鱼纠结该拿这冰隐兽怎么办时,余直发现余鱼与白羊都不见了,于是喊着一边“鱼儿,白”一边朝余鱼所在的茅草从处找了过来。

余鱼不想被余直这傻子看见这只奇异的冰隐兽,可现在余直的视线正对着这茅草丛,自己稍微一动,准会被发现。

于是余鱼心十分需要找个地方藏起来,随着余直的呼喊声越来越近,余鱼突然又灵机一动,眼神炽热的看着还一脸懵的冰隐兽,直接命令这只冰隐兽带着自己进到它的空间里去。

签了契的冰隐兽十分听话,立马张嘴一吸,将余鱼带进了它的空间之郑

可惜进到空间之中的余鱼失望了,大约因为还是幼兽的缘故,这冰隐兽空间中几乎就是空的,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有,原本余鱼还想着这幼兽是从别的世界过来的,不定空间里能找出一点能用的好东西,比如乾坤袋啊、储物镯啊,哪怕有这些都没有,有灵石也不错啊。

可这只幼兽是真的不太聪明,它竟然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藏,只堆了好些没用的奇形怪状的石头啊、一些已经报废的法器残骸啊、最过分的是还有一身被烧成焦炭一样的法衣。

全都是垃圾!一件有用的都没有!

余鱼在冰隐兽这个四四方方约莫一丈宽两丈高的空间里到处转悠,四处扒拉,妄图从这一堆堆垃圾中找出一件能用得上的东西。

最后几乎每一件垃圾都翻了个遍,余鱼终于在一个角落,找到了一个有裂痕的丹炉。

翻了半垃圾,浑身是汗的余鱼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蹲在一边神色呆呆的冰隐兽,心想:这玩意儿是真的不太聪明!

而冰隐兽则歪着头,一脸好奇的盯着余鱼看,还以为余鱼是在和它玩,那眼神中满满的兴奋,似乎只要余鱼一声指令,它便要冲过来与余鱼好好玩一回。

“我没想和你玩,边儿去!”余鱼看着一地的垃圾,没有好气。

冰隐兽见余鱼不高兴了,一下子神情委屈极了,“呜”的一声,将自己蜷成一团,到角落去呆着了。

余鱼见它这傻乎乎受气包的样儿,又觉得自己太凶了,它不过才是一只幼兽而已。

于是叹息一下收拾收拾心情,对这傻气冲的冰隐兽招了招手,神情温和地问道:“你有没有藏什么好东西啊?就我能用得上的。还有啊,你方才吃了我的羊,我现在没有羊了,可怎么办?”

冰隐兽见余鱼招手,便飞速起身,迈着轻快的脚步往余鱼跟前奔来,见余鱼问它,它歪着头想了一下,然后忽然抖了抖身上的毛,一瞬间方才还像一只大猫的冰隐兽,此时已经完全幻化成了之前那只羊的模样。

余鱼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从未听过冰隐兽还有这样的本事啊!

“你、你你还会变身啊?”余鱼惊呼。

冰隐兽看了余鱼一眼,觉得余鱼是在夸赞它,高心将前腿抬起在原地蹦了两下。

余鱼觉得不可思议,待还要再问这冰隐兽还有什么其他别的技能没有,突然这一方空间有些动荡了起来,随后余鱼与冰隐兽自己都被排挤了出来。

这下余鱼更是惊呆了。

她还是头一次见有冰隐兽被这自己的赋空间排斥出去的,眼前这只真的是冰隐兽吗?

然而化作白羊的冰隐兽并不知道余鱼满脑子的想法,它定定的看着余鱼,也是一脸的疑惑与无辜,叫本来一肚子郁闷的余鱼,倒是不好发脾气了。

两人再次出现在茅草从里,好在余直方才找过这地方,没找到人已经走开了,要不然就这么凭空出现,准会将那孩子吓坏。

见余直还在到处找自己,余鱼便一把抱起幻化成了白羊的冰隐兽,并对其下令:“以后你的名字就叫白了,也不准变回去,只能用这个白羊的模样出现在大家面前知道吗?”

冰隐兽,啊不,白一脸疑惑,它觉得它的原身比这凡物长得不知好看多少,但对于余鱼的命令,它还是没有办法违抗,只好“呜呜”两声委委屈屈的乖乖的当起了一只羊。

余鱼走出草丛,对余直招手,大声回应到:“我在这里!”

余直见余鱼从草丛后出来,一脸惊讶,“鱼儿,你跑到哪里去了?你可别乱跑知道吗?我娘了,这黄草坡就在青岩山脚下,要是乱走会被青岩山里的精怪抓走的知道吗?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丢了呢!”

余鱼安抚一笑,“怎么会,是白,白顽皮跑到田埂那边去了,结果太矮了又上不来,我只好去救它上来了,没听见你喊我,我不会走丢的,你可放心吧!”

“那就好!白可真是不乖,还是黑和灰好,它们都不乱跑。”余直一边还一边嫌弃的看了一眼白。

白虽听不懂余直的话,但它十分有灵性,对余直这毫不掩饰的嫌弃还是感受出来了,于是在余鱼的怀里拱了两下,表示对余直的不满。

这动作可叫余直不高兴了,新仇加着旧恨,护妹的余直瞪圆了眼睛,看着“白羊”,对余鱼:“你看看你看看,我它它还不高兴呢!”

眼见着较真的余直就要和一只不能开口话的“羊”吵起架来,余鱼赶紧打断他的话,“好了好了今我放羊的时间应该也到了,要回家了,你去喊铁蛋他们别玩了,帮我把黑和灰牵回家吧!”

余直果然不再与一只羊计较,转身去喊了铁蛋几个,牵着黑羊和灰羊跟在余鱼后头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