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农家小福星 > (十五)灵药(给书友‘飞到花丛中’‘绿野’的打赏加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十五)灵药(给书友‘飞到花丛中’‘绿野’的打赏加更)

虽都是灵植,但这七样东西都是低阶灵植,在上辈子,余鱼可能都不会拿正眼瞧的那种。可这辈子,就连这种上不得台面的货色,竟要花费这样大的力气才寻来这么一点儿,可叫余鱼心中一片唏嘘。

找了灵植,余鱼也不急着挖回家,万一这灵植在凡俗间是有人认识的,或者极其贵重的怎么办?自己贸贸然一下带这么多回去,岂不是告诉众人自己有猫腻吗?

所以余鱼只就地将这些东西移植到一处,然后捡了些石头移了一些树苗之类,设置了一个简单的迷幻阵,防止山里的野兽闯来,将自己辛苦移植的这些东西给祸害了。

因为余鱼的修为实在太低了,设置幻阵用去了将近两个时辰。

等幻阵弄成,也要亮了。

望着边那像是被洗净了一般的蓝色,余鱼站在高高的山石上,望着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余鱼带了一棵二指大的万须草还有一株云菇草揣在怀里,这两样东西都对余根生与余玉的伤势有帮助,且年份都不算大,药性不会太强。若是再找些别的灵植相配,炼成丹药,给他们服下,保准不出三丸,他俩的身体就能恢复到最健康的状态了。

可惜余鱼没找到别的能相配的灵植,只能将就将这两种灵植提炼一番,给他们用一用了。

回家之后,已经亮了。

但因为那个安眠药的作用,大家都没醒。

到余家村好些人都出来活动之后,余鱼便叫醒了熟睡的家人,虽然大家都奇怪自己怎么睡了这么久,但时间还早,一家人只当是这些日子太辛苦了,所以多睡了一会儿,也没有谁深究这个事儿。

白余鱼又和往常一样找余直玩去了,顺便在过家家的时候,将万须草与云菇草提炼出来。

这灵药与凡草不一样,凡草提炼,只需余鱼稍微用火属性灵力加持一下,很快就提炼出来了。这灵植的提炼就慢了很多。

余鱼还没法用火球术之类的术法,没办法凝出火球之类的来,这凡火的威力有限,烧了一上午,也才提炼了四五滴药液出来,成色也不太好。

不过余鱼也不心急,反正现在能到山里去修炼了,也能提炼药液帮助余玉与余根生调养身体了,那只要慢慢来,总会达成目标的!

中午的时候,余鱼在余金花余银花煮饭之前回了家,趁余金花煮饭的时候,滴了一滴万须草和云菇草的药液进了饭锅里。

虽这两种灵药都是对人身体有益的,所以大家都吃了也没事儿,只要不过量就成了。

但余鱼还是很精准的每样只滴了一滴,参考前面那安眠药,可不敢将自己提炼过的药汁儿放多了。

下午余鱼便没出去玩了,她生怕这个药性太强,家人受不住。

好在余家几个人都没有出现什么不好的反应,就连身体最虚,最有可能不受补的余玉,也暂时没什么不好的反应,余鱼才放了心。

晚上余鱼还是一葫芦画瓢的在菜里滴了安眠药,之后便上山去了。

不过余鱼这次没有接着找灵植了,而是安安心心的跑到之前移植灵药的那块大岩石旁边,静心打坐了起来。

约莫运转了四个周的灵力,就亮了。

余鱼只好将灵力收归丹田,吐息了一番后,下山了。

山里的灵气就是充沛得多,一夜过后,余鱼觉得自己丹田内那团灵力团似乎变大了一点点。

因此整个白余鱼都很是雀跃。

不过白余鱼没有与余直去玩,一来是上回提炼出来的三样药汁,都还有,够用好几日的。二来么,余根生的新伤旧伤,不是靠这些补气固本的药材就能治好的,还需给余根生细细查看一番,才好斟酌用药。

老宅经过余金花与余银花几的收拾之后,已经焕然一新了,加上余鱼又时不时往家里弄点植物回来种了,整个院子看着都不一样了。

余根生腿赡伤养了这么多也好了很多,在余鱼木属性灵力与药力的倾注下,倒也好得挺快,连来复诊的老大夫都惊奇余根生的恢复速度,一个劲儿的夸余根生是底子好。只他腹部那块伤口,迟迟不见好。老大夫等几再来看看,总体来,余根生还是比之前更好了。

只是余玉,这一回花,病得太久了,又没有好好调养,前些日子又得了风寒,现下每日早起都是低烧状态,但有余鱼的灵力和灵药的支撑,到下午又自己好了。

本来余鱼之前都是白往饭锅里加万须草汁与云菇草汁的,但是余鱼发现余玉发烧的时候,吃了这些,那药中的灵气他消化不了,便一直在他体内冲撞,这可不妙。

于是余鱼便觉得不好再在白的时候往饭菜加这些了,想等到晚上,将这些药稀释一番,与助眠药一起掺在菜里。

余鱼想着,晚上吃的话,自己就可以趁余玉睡熟的时候,用灵力帮助余玉将这些药力都催化了,省得他身体吃不消这样强效的药力,反而加重他身体的负担。

晚上等大家都睡下后,余鱼神识扫过众人,见众人都呼吸平稳,确实睡熟后,才悄悄到余玉的床边,往余玉的腹内打入一道细细的灵力,随后引导这道灵力,将余玉腹内的药力都化开了去。万须草与云菇草虽都是低阶灵药,但到底还是有些灵气在其中的。

以还未到练气期的余鱼来,这一番操作,实在是很耗神识的,可余鱼不敢大意,心的催动那一道灵力,游走于余玉的四肢百骸中,也顺便将那团被化开的药中的灵气带到他体内各处去。

余鱼发现,余玉体内不仅有自己给的那些灵力没散开,他的内腑与经脉之中,竟还累积了好些毒素。余鱼猜想这些毒素约莫是之前他得花时喝的那些药留下的。

凡俗间的药,可没有什么提纯一,只跟着药方一配,好几种经过简单处理的药放到一锅水里,熬了就算是一碗药了,这可不得有毒吗?

约莫过了三个时辰,余鱼总算将余玉体内积累的药力化开了,便顺手将余玉这些日子吃药留下的那些余毒都清理了一番。

这么清毒是件费力的事情,想排毒或者去除暗伤之类的事情,还是药浴更合适。

可惜,现在没找齐能配成药浴的药材,余鱼毕竟还没到青岩山的深处去,只是在面对余家村这一面的山坡绕了一圈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