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赏格令之凤凰琉璃心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今晚子时,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今晚子时,见

青婴一脸莫名的点点头,“是这么的。怎么了?”

白棋眼珠急转,想了想道,“他那句话是冲着我的,明邬共应该是知道我的身份,而与你无关!”

青婴细想了想,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脑子飞速转开来,邬共认识白棋?暗哨……

“邬共不可能认识我,他是认识我这张脸!他一定是将我当成了阿爹,如此……如此阿爹一定见过那个邬共!”白棋分析道。

青婴道,“年龄不对,邬共看起来不过五六十岁,白叔还是百年前出的妖城!”

“那……那便是邬家祖上的人认识阿爹!”白棋道。

“有可能!祖上的人认识白叔……后辈跑来下战书……这是有世仇啊!”青婴惊道,两个人像是知道了不得聊秘密一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我一直以为邬共跑来下战书,要么是为了图名,要么为了图利,倒是从未想过是来寻仇!”青婴道。

白棋叹了口气道,“阿爹百年前屠了十城,在人族有些仇家也很正常,只是,我担心……”

“担心什么?”青婴问道,白棋向来不将这次下战书的事,放在心上,此时却满眼担忧之色。

“若是世仇,那邬家定是准备十分充足,才来宣战。我先前以为那所谓的“代价”只是,你们人族惯用的狡诈伎俩而已,如今看来,那“代价”或许真的存在。”白棋忧心道,“而且……这次同你出城,我总觉得心里毛毛的,我现在终于有些理解,你的那种对未知的恐惧,是什么感觉了……”

青婴走近白棋身边,安慰的拍了拍白棋肩膀,“没事的!总会找到解决的办法!”

这时石桌上的同录符又亮了。

“今晚子时,见。——曹正”

青婴奇道,“诶?阿正怎么还特意署个名。”

白棋冷哼一声,“他是想与你单独相见!”

“为什么?”

“那子对你有意思,你看不出来?”白棋不爽道。

“诶?!!”青婴惊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我是男子!”

白棋斜睨道,“你那日看《梁曲》之后,哭得稀里哗啦的话,忘了?”

《梁曲》……

青婴明白过来,尴尬的吞了吞口水道,“我当时也问过阿正,他明明是站你们那边的!”

“男饶心思,你懂?”白棋反问道。

青婴茫然摇摇头。

“那子对你十分用心,看你的眼神,都不同,我早看出来了!”白棋语带不屑。

青婴回忆再三,并未觉得有何不同,“哥,你耍我的吧?!别跟我开这种伤兄弟感情的玩笑!”

“兄弟?”白棋讥笑的看着青婴,“你不会忘了你是女子,这回事吧?”

“那至少在阿正和六哥他们眼里,我是个男子!你别瞎!”青婴瞪眼道。

白棋撇嘴耸肩道,“我是不是瞎,今晚你去赴约,就知道了。”

“你不同我一起去?”

“我自会暗中跟着你,而且我还要试探试探,这子待你到底有几分真心。”白棋露出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青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阿正一定会让你失望的。”

《梁曲》确实好看,梁秋生同曲寒意的情真意切,让青婴感同身受,只是……

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感觉怪怪的了。想来问题应该是出在,秋生有意,寒意无情的缘故。

青婴对曹正,纯纯粹粹的只是兄弟之谊!

“哥一定是想看我笑话,才故意的!”青婴在去见面地点时,一直如此告诫自己。

地点是他们早就约好的,正是那处与妖城相连的山林深处的那处深潭边。

青婴回头看了看,见到不远处的一个黑影朝自己挥了挥手,“哼!待事实证明,你是在故意瞎后,我定要在你那狐狸毛上写两个大字!”

来到深潭边,看到曹正一热在那里,青婴心里咯噔了一下!

深夜独会!这是爱情戏的老套桥段啊!不会被言中了吧?!

青婴心中忐忑,硬着头皮上去同曹正打招呼。

曹正看到青婴身后并无白棋跟来,毫不掩饰的露出的喜色,“阿婴……你,你果然也是一个人来的……如此甚好……甚好……”

话不似平常爽快,欲语还休!完了!青婴心中哀嚎,但是面上却装作不经意,“哥被阿爹唤去了,不能来,你找我何事?可是有什么重要消息来?”

“我……我也没什么……”曹正吞吞吐吐道,眼睛一直不敢正视青婴。

这暧昧的态度……青婴内心十分抓狂,瞅着曹正,佯装不解,“没什么?”

千万别被中啊!千万别……日后好相见呐……青婴默念。

“没有什么重要事,就是……就是有一事想同你。”曹正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突然抬起头郑重的看着青婴。

青婴心里又咯噔了一下,怔怔的看着曹正,“什么事?”

“我……”曹正刚开口,忽然一旁树影中闪出一人来。

“啊呀!阿正你磨磨唧唧的,烦不烦?!他是想同你,你能不能教他御风术!”来人居然是杨六郎!

青婴诧异的来回看看杨六郎,又看看曹正,见曹正挠头嘿嘿讪笑,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吞吞吐吐的就是为这事啊!?”

“这家伙,一直惦记这事!只是不知如何再同你开口。”杨六郎安慰的拍了拍曹正肩膀,笑道,“他怕直接,你那个护短的哥哥,会直接揍他一顿。所以才邀你单独见面。”

“原来如此。”青婴开怀笑道,“幸得今日哥哥有事,才没来,不然你这单独见面的算盘岂不是又打错了?”

“那他也总不能直接,咱们单独相见的话不是?”杨六郎解释道。

青婴觉得很有道理,以白棋的性子,直接单独见面,那铁定二话不,直接跟过来揍人!

只因曹正得隐晦,他其实也不敢肯定,才故意隐身不见!

思及此,青婴意味深长的悠悠望了一眼身后暗影处,“你完了!白棋!”

暗影中的白棋看到这眼神,深深的打了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