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赏格令之凤凰琉璃心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第二次异梦,商议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五十九章 第二次异梦,商议

然而,那颗流星许是一颗扫把星!

那晚青婴又做了那场异梦!这次梦中,青婴看到了结局……白叔死了,化成一片光点,消失了……

第二日,外界便传来了邬共已经到了青丘城的消息,并且对九尾妖王喊话,再给一个月时间准备,若还是不应战,青丘妖城就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青婴脑中嗡嗡炸响,一个月后……那不正是她第三次异梦之后?!

难不成真的又要应梦?!

绝对不可以!

青婴想来想去,觉得此时已经不能仅靠一己之力了!

便将此事告知了白棋、曹正和杨六郎。

这三人自然不信,觉得青婴是被噩梦吓到了,尤其是白棋。

在白棋心中,他阿爹是修了近万年的大妖,马上要渡劫飞升成妖神的!

怎么可能会败给一个不过修了几十年的人族。

青婴最后气不过,发了一通脾气,严词道,三人若是不帮忙,就与三人绝交!

这才将三人安安稳稳绑在桌子上,听完她的营救计划!

按照她的计划,曹正和杨六郎出城之后,要去祭坛处,帮自己布防御阵,不管在白叔那个级别的战斗中能不能有用,但总好过没樱

而她同白棋则留在妖城中,想尽一切办法,不让白叔应战!

她想好了,如果最后实在不行,她就装病,会死掉的那种病!以白叔对自己的关心程度,总不会放任不管。

待青婴完,曹正开口道,“邬共,如果妖王不应战,他会让妖城付出代价,会是什么代价?”

“他能拿我们妖城如何?阿翁的阵法,他连边都找不到!”白棋十分不屑答道。

“可我觉得,他既然敢这话,应该不是随便而已,肯定有后招!”曹正正经道,“阿婴,你有没有想过,后面的事,纵使你成功让妖王不应战,但如果邬共真的有办法,让妖城付出了代价,那日后妖王在妖城中,想必……”

青婴点头,难过道,“我也不是没有想过这点……可是我能怎么办?不让白叔应战,是我唯一能想到,不让异梦应验的方法。”

曹正看出青婴真的很担忧,虽然觉得离谱,还是道,“好,我觉得我们应该换一个想法,如果阿婴的梦是一种预兆,那就是,妖王是在一场决战之中身亡的!但是我们并不知道这场决战是什么时候来临,唯一能确定的是,一个月以后,对不对?”

青婴点头。

“如此,我们也就不能肯定这场决斗,是不是就是妖王同邬共的这场决斗。”曹正出了自己一直觉得奇怪的地方,“阿婴,你怎么肯定就是同邬共的决斗呢?邬共出现在梦里了?你应该从未见过邬共才对。”

这话点醒了青婴,“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梦里与白叔对决的人,是带着面具的!”

“带面具?赏格监大监正?!”杨六郎惊问道。

“不不,在我梦里,我从未见过的人,都是带着面具的……不一定就是大监正!”青婴解释道。

“都有可能,不定就是大监正,也不一定!”曹正道。

“不会的!”青婴回得很快、很干脆。

三人都奇怪的看向她,青婴自觉反应过大,支支吾吾道,“那面具不太一样,应该不是他……”

曹正若有所思,想了片刻,接着道,“所以我们当务之急,其实并不是让妖王不应战。”

杨六郎道,“怎么讲?”

“让妖王不应战其实很简单,但是让妖王一直不应战,就很难了!”曹正支着下巴,想了想道,“我们现在应该想想邬共的后招,到底是什么!”

杨六郎也想明白过来,点头道,“解决了后招,才能彻底解决邬共!”

看到曹正和杨六郎真的在认真帮自己分析对策,青婴真的十分庆幸将事情了出来,她这个当局者迷的人,看到的东西,果然没有他们透彻。

倒只有白棋,兀自一个人在一旁拨弄着自己的毛发,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青婴气不过,抬起一脚踹了过去,“哥!态度能不能端正点!”

白棋从地上爬起来,十分无辜的望着青婴,“阿婴,你是没见识过阿爹真正的实力,才会如矗心,被一个噩梦吓到了而已!”

青婴狠狠瞪了白棋一眼,不再搭理他,扭头看向曹正,“我们如何才能得知邬共的后招呢?”

曹正拧眉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你意思是要直接去邬共那里查探?”青婴问道。

“邬共是帝都的大巫师,身边的人,我们一个都不认识,如何查探?”杨六郎问道。

“邬共邬家的人,同蜀巫应该有些联系,我可让云裳打探一二。”曹正道。

杨六郎沉吟了半,有些犹豫的看向曹正,“其实,或许还可以请酆二姐帮帮忙?”

青婴噗嗤一笑,“六哥,你莫是想借此同酆二姐话吧?”

杨六郎连忙道,“酆候府同邬家素有来往。”

“哦~~”青婴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曹正在一旁也笑了起来,“却是可以一问。”

“你们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是托人打探的意思?!”白棋忽然开口,还带着一副鄙视的神情,“难道不是应该直接去那什么邬共身边看一看?”

如此不正经的样子,青婴看着就来气,“那邬共是大巫师!修为很高的!去他身边看,谁去?你去?!”

“就是我去啊!”白棋嘚瑟道,“我直接隐身前去,直接监视他,不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了?”

曹正一口茶刚入口,听到白棋此言,笑喷了出来,“如果如此简单,你倒不如,直接让妖王派一个大妖去一掌劈死他,岂不更容易?”

“这是个好主意啊!”白棋很认真的称赞道。

曹正无奈看向青婴,十分认真的问道,“白兄,真的是一只狐狸?!”

青婴怅然的叹了一口气,用十分心痛的眼神看着自家哥哥,答道,“一只如假包换的三尾狐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