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福运小娘子 > 第138章 不想见的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脑壳是不是有病?

容清霜很想问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当时不得不这么做。

重生是有代价的。

很是羡慕秦绾绾现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无知的样子,所以她的表情完全没有十四岁女孩应该有的样子,眼神里都是怨毒。

秦绾绾因为嫁人,自然不会再留刘海,曾经那被容清霜瞧不上的容颜就这么暴露在众人面前。

跟容清霜印象中完全不同的脸上,此时都是漫不经心。

“父亲,你想起来了?那么不好好地跟你的夫人和女儿生活在一起,来这里干什么?嫌弃我跟母亲过的还不够惨?还是,想看着我也惨死才心安?”

秦绾绾很可得父亲即便是恢复记忆,估计对秦挽娘的记忆都已经模糊,何况又有郡主娘娘这么多年的存在,他要是还想着之前一切都没有发生。

先不容家那些人不会同意,就要脸面的郡主娘娘也不会同意。

真的是个很矛盾的人。

容修远本来是个武将,按理应该长的五大三粗才对,可是他却不是那个样子,一身长袍,倒是儒雅的很。

很有儒将的气质。

“胡什么?为父怎么会那么想?阿绾,是父亲对不住你,当年我真的是失忆,再加上传来的消息,你的母亲已经过世!”

后面的话,秦绾绾根本就不想听。

不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这个理由容修远都过不止一次。

听腻了,也厌烦了。

这全部都是借口。

“行了,我累了,不想听你们废话,我跟世子爷没有死,这消息如今应该已经传回玉京,母亲的身体也会好起来,还请父亲和容家大姐离开!”

秦绾绾转身就要回去,却被容清霜上前几步抱住胳膊:“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话?就算是不喜欢妹妹的存在,也不能够对父亲有怨气呀!”

声音里都有些哽咽。

如同真的很忐忑一般。

秦绾绾把抱着自己胳膊的容清霜扯下去。

“少碰我,我没有你这么大的妹妹,我娘可只有我一个孩子!”

容修远脸色很不好。

怎么也没有想到千里迢迢过来,换来的是女儿的冷眼相对。

“阿绾,你怨恨我就怨恨我,不要带上清霜,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事情。”

容修远的眉头紧锁,责备的语气不要太明显。

春梅都着急的厉害,她现在只有自己,不敢保证能够护住夫人。

真的期盼现在管家和主子在,那样肯定不会被人给拦住。

“夫人,你别怕,春梅会保护你!”

春梅虽然很害怕容修远腰间的佩剑,却一点没有后退!

秦绾绾很是喜欢春梅,是个纯善的孩子。

“春梅,别担心,没事的!”

容修远想要讨好母亲,肯定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估计现在他恢复记忆,知道母亲就是秦家大姐,相比郡主娘娘,秦家大姐的身份更加有力。

就看容修远有什么打算。

不过是什么,对秦绾绾来都不是好事情。

讨厌这种被人算计的生活,特别这个人还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上辈子对他有多少期待,这辈子就对他有多么的失望。

“父亲你来这么的目的应该不单单是来带我回去吧?那么就是带任务来的吧?那么让我猜测一下,是不是关于我夫君的?你找我的目的就不难猜测!所以父亲要继续这么下去吗?”

秦绾绾一脸镇定,看着容修远。

容修远被秦绾绾这一番猜测震惊到,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懂这么多。

就连容清霜也是一脸问号的看着他。

明显秦绾绾的没有错。

“现在还要继续吗?这里人来人往的,父亲是想让人知道你这个从玉京来的官员吗?”

秦绾绾扶着春梅的手,眼神里都是冷漠。

容修远拉着容清霜退后几步:“阿绾,不论如何,你知道父亲对你的心是没有变化的!”

秦绾绾没有回答容修远的话,而是看着容清霜。

上辈子这个妹妹可是以父亲的各种宠爱刺激自己,现在呢?

看到父亲当着他们的面这种话,是个什么感觉?

想想还是蛮期待的呢。

果然容清霜也没有让秦绾绾失望,她的表情上都是狰狞,一种想要恨不得掐死秦绾绾的样子。

嗤笑一声,秦绾绾转身离开。

回到房间里,让春梅关好门,这才松了一口气。

“知道夫君去哪里了吗?”

春梅还沉浸在刚刚秦绾绾世子爷的那个称呼上,整个人都是懵的。

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家主子和夫人是这么大的来头。

还有今看到的夫饶父亲,更是从玉京过来的。

春梅已经傻掉,脑子不会转圈。

“夫人,主子出去的时候没有交代,只是让我照顾好夫人!”

这下秦绾绾是真的有些挠头。

今古风也没有在这里,连个问话的都没樱

“萧涵衍个猪,竟然连个人都没有留给我?”

秦绾绾刚刚抱怨完,就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急忙捂住自己的嘴,急忙起身后退,真的怕晚一步,会有一只猪飞进来砸死自己。

不是她草木皆兵,而是每次都要经历这种事情,怕了。

好在这次没有发生那种恐怖的事情,但是窗户还是被敲响。

吓的秦绾绾一个寒颤,看着春梅。

春梅还算是知道自己是丫鬟,声音颤抖的问:“谁?”

“回夫人,是主子让的在附近待命!”

秦绾绾捂着嘴巴,震惊的看着那扇没有打开的窗户。

“春梅去把窗户打开!”

春梅一听是主子安排的人,松了一口气,直接过去把门打开。

就看到一个穿着精装的家伙站在窗户那边。

“还好没有一身黑衣!”

实在是对于暗卫有阴影,秦绾绾看到如此普通的长相配上满大街上差不多的打扮,松了一口气。

“你一直都在窗户上面?”

看看那扇窗户,秦绾绾实在好奇这个家伙怎么待在那上面的。

“回夫人,我一直在屋顶,听见夫人召唤才会出现的!”

秦绾绾又看看屋顶,好吧,是自己想的太过简单。

感情这上面还是可以待饶。

“你家主子呢?怎么一直没有看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