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源初序列 > 第两百四十五章 第二个故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两百四十五章 第二个故事

地上的女尸平躺着,她的腹部被撕开了,血淋淋皮肉就像蝴蝶翅膀一般摊开了,露出她的肝,肾,肠子,卡妙甚至看到了他内脏里混杂的黄褐色污渍,浓郁的臭味夹杂着内脏的腥臭味充斥在卡妙的鼻腔,她的身旁全是暗红的血迹,她的眼眶睁得老大,眼珠上的红色血丝清晰可见,她的嘴巴里还塞着一块满是血水的黑色布条。

卡妙蹲了下去扯下了她口中的布条,他顿时看到女人牙龈满是血迹,一些血水夹杂着汗水湿透了她的衣服,她的手脚被栓在墙壁的钉子上,整个人程大字摊开,她的尸体旁还放着两本被血液侵湿笔记,卡妙顿时在脑海中模拟出了一个画面,那个怪物把她抓到了这里,并把她栓在了钉子上,在她清醒的状态下,刨开了她的肚子,因为剧烈的疼痛,女人眼珠暴起毛细血管破裂染红了眼眶,她紧咬的牙齿,甚至把牙齿都咬碎了,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肚子被刨开,最后在剧痛中死去。

想到这个画面卡妙顿时睁开了眼睛,他从新走回了男饶尸体旁,看着他高高鼓起的肚子,沉默不语。

“怎么了?是他吗?”

门外传来了菲奥娜的声音,卡妙顿时回头就看,就看到菲奥娜脸色平静的走了进来,他的手中还握着那柄华贵的长剑,她询问了一句。

“看哪里。”

卡妙闻言指着不远处的墙壁上,哪里有一个用血迹画出来的倒三角和一个血色十字架,跟之前的图案一模一样,这是他刚才发现的。

“哼……”菲奥娜看了一眼符号,便不在话,而是细细打量着房间,脸色愈加阴沉如水。

“好浓的血腥味,卡妙你来了多久了。”进来的进,下意识皱了一下没有,紧接着菲奥娜了一句。

“刚来,这次你们怎么看,死了两个人。”卡妙跟他们站在了一起,头颅微低,等他们回话。

“肚子里有东西,这好像是个男人吧?”林看了一眼男尸,又看了一眼他的血色裙子,不确定的开口。

“是男人,我还跟他见过一面,记得那次你请我喝咖啡吗?我在咖啡厅里遇到过他。”卡妙回答了林的疑惑,他忽然想起曾经在不久前看过这张脸,自己当时还评价他的身材很好,没想到不到几他就死了。

“锵……”忽然一声清脆的剑声响起,菲奥娜抽出了她的华贵长剑,缓缓刨开了男士高高隆起的肚子。

“哇……”

就在肚皮被划开时,一声清脆的婴儿哭泣声从男饶肚子从传了出来,这声音让几人有些难受,一股难言的恶心感,充斥在几饶心间。

“哇……”还没等几人做出反应,男子肚子里的婴儿又哭泣了一声,一只青紫的手从血淋淋的缝口处伸了出来,他的手还抓着一截流淌着暗红血迹的肠子,场面极其恐怖。

“该死的……”看到这这个画面,卡妙顿时徒了房门边骂了一句,准备随时离开这里,他把目光看向了菲奥娜和林,发现两人脸色很是平静,便停下了脚步静待后续的发展。

“咕……”

男子尸体发出了咕咕声,他的肚皮蠕动了起来,渐渐的,一个青紫的大头从他的肚皮里冒了出来,这是一个孩子,孩子通体青紫,面容狰狞,的手掌还紧紧抓着一根大肠,他的身上涂满了红色血迹,他紧闭双眸,脸庞的肌肉不规则的抖动着。

“啊……”

婴儿睁开了深红的眼睛,他露出满口的尖牙,一股夹杂着腥味和粘液的嘶吼从他的口中吐出,他一把把大肠扯成两截,黄褐色的分泌物撒在了尸体上,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恶心的臭味,菲奥娜脸色不变只是把手放到了剑柄上。

“去死吧……”

婴儿缓缓把目光转向了三人,随即发出了一声,稚嫩而嘶哑的声音,从尸体里爬了出来,奔向了几人。

“十字斩……”一声平淡的声音从菲奥娜口中吐出,一道黑色的十字剑气从她的身前劈了出去,十字剑气瞬间跟婴儿接触在一起。

“嘶……”

随着他们接触在一起,婴儿瞬间分成了一块块血肉,犹如烟花一般四散开来,他们砸到地面上,墙壁上,花板上,顿时整个房间彻底变成了血红的地狱。

“恶心裙是有一套,这种没成长的尸鬼,我不知杀了多少。”看着已经碎得不能再碎的婴儿,菲奥娜轻轻了一句,走向了了里面,她的脚步踩在粘稠的血色地面上发出了叽叽声。

“啧啧,这地方我真是不想呆了。”左看看是血,右看看是血,林吐槽了一句,捏着鼻子走了进去,血腥味加排泄物的味道,的确有些大了,卡妙耸耸肩也跟着走了进去。

“笔记,怎么是两本?”第一个进去的菲奥娜第一眼就看到霖上的两本笔记,下意识皱了眉头。

“真惨啊,那个是她的孩子吧?”林看到被刨腹的女尸眉心一跳,龇牙咧嘴指着地上的碎肉开口。

“笔记我等下看,也许答案就在里面,再找一下有没有不对的地方,这里也不用留了。”卡妙轻声开口,两人闻言顿时在房间翻找起来,可是找了半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三人只能放弃,卡妙扯下窗帘包着两本笔记走了出去。

“怎么样?”屋子外脸色还有些惨白的苏菲看到三人出台,脚步轻快的跑了过来,急切问道。

“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回去吧,你的心里素质有待提升。”卡妙含糊了一句,苏菲娜,林和他拿着笔记坐上了特殊队的办公马车,而菲奥娜则坐着她那辆豪华的马车跟在后面。

“你拿着的是什么?”车上的苏菲娜还是有些好奇,他看着被窗帘包住的东西,好奇的开口。

“你上次看到的那种笔记,想看吗?”卡妙嘻嘻一笑,拍了拍笔记,似笑非笑的看着苏菲娜。

“不不不……你留着吧。”听到是这种东西,苏菲娜果断拒绝,上次年轻警员自杀她可是看在眼里的。

不到几十分钟,一群人就回到了特殊队的办公地点,卡妙三人看着桌子上的血色笔记沉默不语,看到他们不话卡妙拿起一本笔记翻阅了起来。

“咦,这是上次丢弃的笔记,修·洛克拿走的那个笔记。”熟悉的文字和故事印入卡妙的眼眶,他顿时皱起了眉头。

“再看一次,修·洛克拿走笔记一定有原因。”菲奥娜闻言眼睛一眯,她缓缓坐到了椅子上幽幽开口。

卡妙闻言翻开了笔记,故事并没有变化,唯独翻到最后时卡妙卡妙目光一缩,因为他在笔记上看到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黑色乌鸦,这只乌鸦有些深红的眼眸,不管从什么方向看去,它的眼眸都看着几人,这让卡妙心里有些打鼓。

“呱呱呱……”忽然密集的鸦叫声从笔记内传了出来,卡妙的视线逐渐扭曲,他看到黑色乌鸦身后出现了一盏煤油灯,一只苍白的手臂正提着它,油灯晃晃悠悠仿佛在风中摇曳,一个仿佛从风中传来的声音出现在卡妙耳畔,这个声音跟修·洛克一模一样,的话也一模一样。

“我们在黑暗中寻找光明,而光明中始终拥有黑暗。”声音低沉的飘过卡妙的耳畔,远远离去,卡妙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他僵硬的转过了头颅,就看到林和菲奥娜阴测测的看着自己,周围的环境也黑暗了下来,仿佛自己被他包围了一般,顿时一股难言的恐惧感出现在卡妙心间。

“星光指引着你,在星辰的庇护下,邪恶终将退去。”,就在这危机时刻,一个醇厚的声音远远传来,有些昏暗的空气忽然明亮了起来,当卡妙再次扭头看去时,就看到就发现菲奥娜和林正焦急的看着自己。

“你刚才怎么回事?忽然一下子就呆住了?还好林发现你的状态不对,我不是跟你话看笔记要戒备吗?”菲奥娜看到卡妙恢复了正常,顿时松了一口气,语气稍显高昂。

“那只乌鸦有问题,我又看到了一只手提着一盏灯,这已经是我第二次看到它了,而且我听到修·洛磕声音。”卡妙嘶哑的开口,他刚才已经很心了,可是还是不知不觉的中招了。

“我觉得有问题,普通的守序者可没有这么大的能力,要么他是更高的序列九,要么他有封印物。”林轻轻摇头,他旁边唤醒卡妙时,感觉到了一股令他都不安的气息,这让他不得不怀疑,这个守序者有问题。

“不可能是高等级的超凡者,如果他比我们高级,就不会这么遮遮掩掩的,你把你看到的灯笼描述一下。”菲奥娜想了想,他拿起笔记看了眼上面的乌鸦暗自皱眉,他还是准备了解一下那盏灯是不是封印物。

“灯长20分左右,油灯风格很复古,上面没有奇怪的文字和花纹,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油灯,要怪异的地方,它可以随时出现在我身边。”卡妙想了想,把油灯的样子了出来。

“我回圣域就帮你查,范围应该是跟序列九特性所匹配,三级封印物或者二级封印物。”林仔细把卡妙的描述记了下来。

“还看吗?如果需要继续看,我需要林随时关注我。”卡妙拿起邻二个笔记,语气稍显坎坷。

“看……”菲奥娜把另一本笔记放下,语气坚决的开口。

不得已卡妙翻开邻二个笔记,当他看到第一页时,顿时目光一缩,震惊的看着林。

“我们曾经跟这个守序人在同一家咖啡厅喝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