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源初序列 > 第两百二十二章 阴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回到家的卡妙把泰勒从马车上接了下来指着前面的房子,语气平缓的开口。

“这就是我的家。”

“会是我的家吗?”

泰勒忽然回了一句,他的目光又清澈又平静,看到他这双眼睛卡妙沉默了,自己当初是于什么心态帮助了这个姑娘,是可怜吗?还是自己那善良的人性,也许两则都有吧。

看到卡妙沉默不语,泰勒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在他跳动的瞬间,卡妙顿时看到了她露出的腿,一双满是青紫痕迹的腿进入了卡妙的眼眶,他的呼吸顿时一静,抿嘴嘴巴微笑开口。

“是的,你可以当做你的家,如果你没有意见,我会帮你另找一个学校。”

听到回答的泰勒身体一僵,她缓缓回头又问了卡妙一个问题。

“我长大后还会痛苦吗?还是只有时候这样?”

听到这个问题,卡妙付钱的动作一僵,他看着泰勒清澈的眸子,嘴巴张了张还是没话,如果自己欺骗她,事情真的会往哪个方向发展吗?她从失去了母亲,又在一个月前失去了父亲,又在孤儿院遭受欺凌,她现在只有8岁,她现在的童年本来就是痛苦的,也比大多数人可悲,她会背负着这些伤痛行走一辈子,可是她,后半生的人生不再痛苦,这谁又敢保证呢?

“姑娘,我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我觉得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时候痛苦并不代表长大了痛苦,你会幸福的。”车夫把一枚银币放进了怀里,语气平静的开口。

“真的吗?”得到答案的泰勒把目光看向了车夫,再次询问。

“真的……没有人会一辈子不幸,我们要争取更多的东西,新的友情,新的亲情,新的生活。”车夫眼眸有些出神,仿佛在回忆着什么,他淡淡的呢喃着。

看来这个车夫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

看到车夫出神卡妙伸手拉住了泰勒,领着她往家里走去,而泰勒就这么呆呆的跟着卡妙,低头思考着什么。

“你当时为什么杀我父亲?又为什么要帮助我?”走到门口的泰勒,又抬起头颅看着卡妙。

“这个问题我不回答,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卡妙微微一笑回了一句,拉动自家的房门。

“咚”

清脆的的门铃声响起,一个急促的脚步声从屋内响起,拉克丝那张漂亮的脸蛋出现在卡妙眼郑

“你回来了哥哥。”

“嗯”

“我把家里的该买东西都买了,胡林真是一个合格的管家。”卡妙扫视了一圈,发现自家的房子焕然一新,那些破碎的窗户焕然一新,房间里也出现了大大的家具,一些崭新的家具。

“挺好,这是泰勒,这是拉克丝,我的妹妹。”

卡妙并不在乎这些新家具,他指着拉克丝和泰勒互相介绍着。

“你好,我叫拉克丝。”看到泰勒只是一个孩子,拉克丝伸出的手臂,欢迎着泰勒。

“泰勒。”泰勒声回了一句,她的眼睛看着这些华贵的家具和漂亮的姐,这些是她在下等平民区看不到的,这里看起来像是大人的宫殿,她看着拉克丝漂亮的衣服有些拘谨。

“带她去洗澡,妮蔻帮忙了?”卡妙轻轻吩咐了一句,坐到了沙发上,已经顶多出去一个下午,回来后房间就焕然一新了,肯定是妮蔻出手了。

“嗯,他是一个合格的女士,速度非常的快,她只花了十分钟。”

“很好,我去做饭,衣服……明去买吧。”卡妙一听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因为他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蔬菜和肉类,拉克丝买了足够的食材,时间也不早了,他该做饭了。

旁晚,教会的钟声响了6声,阳光伴随着钟声西落的,瑞利蒙家的煤气灯暖暖的,一群人吃着土豆炖牛肉,表情非常的满足。

“哥哥,你做的饭实在太好吃了,没想到你出来后学习了那么好的厨艺。”拉克丝慵懒的靠在椅子上,她完全没了淑女的样子,语气满是慵懒。

而泰勒则是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手摸着肚子。

“这是我这个月第二次吃肉,太好吃了。”

“你会经常吃到的。”卡妙微微一笑,轻轻开口。

空气忽然暖和了起来,空气中气氛逐渐愉快,拉克丝忘记了之前的恐惧,泰勒忘记了苦痛,卡妙忘掉了种种阴谋,他忽然想永远这么下去多好啊。

秋日市,几个身穿银白铠甲的人站在太阳教会门口,他们的脸庞被银白的头盔遮住,看不清表情,最前面的一个骑士手中拿着一张纸,他全神贯注的看着手中的资料。

“他们彻底消失了,找到他们的尸体了吗?”低沉的嗓音响起,他转身看着身后的骑士,静待他的答案。

“荣耀队集体失踪了,包括灵魂,不过他们的确在秋日森林消失的。”

“什么原因?”

“不知道,他们的行动太阳教会也不知道,不过蒙洛的遗体还留在这里。”骑士轻轻摇头,语气沉重的开口。

“大人,会不会是森林最里面的哪位?”一个骑士听到交谈,也低声出了他的怀疑。

“不可能,它签订了协议,不可能出手的。”领头的银白骑士轻轻摇头,他也觉得这件事太离奇了,荣耀队彻底消失了,包括灵魂,消失得彻彻底底。

“大人……”就在这时际飞回一个骑士,他马后快速跑了过来,语气急促的开头。

“找到了,荣耀队死在了黑暗沼泽,这是在一个魔怪口中得到了信息,哪里发生了大战,我在哪里找到了残缺的战旗和破碎的铠甲。”

“知道谁干的吗?”

“他们不知道,不过我得到了一个信息,一个黑暗沼泽的魔怪曾经过,那群人带着面具。”

“能力呢?”

“这……不知道,我在哪里找到了燃烧的痕迹和巨大的坑洞,目前还不知道是那个序粒”

听到种种信息,领头的骑士拿下了头盔,露出一张阴沉的脸庞他看着地上的骑士阴沉的开口。

“灵魂也彻底消失了,他们戴着面具,还有具体描述吗?”

“没迎…除了焦黑和坑洞没有更加具体的信息,而且最近秋日森林暴动,很多痕迹都消失了。”

听到秋日森林暴动,领头的白银骑士顿时揉起了头颅,他们来到这里有两个任务,一是调查荣耀队失踪事件,另一件是协助当地的太阳教会,冒险者公会和圣域压抑暴动的树魔。

“最近战况怎么样了?”想到树魔,高大骑士准备先把树魔事件处理好后,再处理荣耀调查团的事。

“非常顺利,那些怪物快死光了。”

“蒙洛身上有信息吗?他有没有余留什么?”领头的骑士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又淡淡开口。

“不知道,如果有也一定在荣耀队身上。”

“麻烦了……随我出征。”领头骑士一听,吐槽了一句,他戴上了头盔,走向了不远处,那些骑士一听整齐的跟在他身后。

秋日森林,至从树魔长老和树王死亡后,整个秋日森林大乱,那些失去领袖的树魔们大大出手,战火也烧到了一旁的秋日市,秋日市的太阳教会和冒险者公会向总部汇报了情况,这才有他们的到来,事情到现在,暴动也逐渐被压制,只剩下部份失去控制的树魔,而森林最深处的树皇没有丝毫动作。

秋日森林一个深黑的洞穴中,一个面目前非的人发出了猖狂的笑声,声音回荡在漆黑的洞穴郑

“成功了,卡多姆没有骗我,树王之心跟树魔之心融合后,的确就是堕落树心,我成功了。”笑了过了半才停止,一道亮光闪过,一个没有五官,皮肤灰白的怪物正拿着一个黑色的心脏,这个心脏还微微跳动,他的右手拿着一块散发光亮的石头。

“该有了,太阳教会和冒险者公会来了。”完黑袍人捏碎了石头,缓缓走出了洞口。

凯迪克市,这时候已经濒临深夜,大概是晚上十点钟,拉克丝带领着泰勒回到了房间,卡妙正拿着自己的晋级知识细细阅读着。

“嗯……化妆术?为什么要学这个?无面者需要用到化妆术吗?”卡妙看着书中的知识下意识了一句,他对无面者这个职业并不清楚,最近他才有时间阅读这些晋级知识。

“叽……”就在卡妙暗自思考为什么自己需要学习化妆术时,他身前的空间一阵扭曲,一只背上长满彩色蘑菇的狐狸跑了出来,它的口中叼着一个白色布袋,卡妙一看顿时一笑

“呦,书来了,劳娜他们回去了?”。

“叽叽叽……”

狐狸一听丢下布袋叽叽叫了一声,它的眼中闪闪发亮,对着卡妙点点头后,消失了。

“羡慕啊,我什么时候也有这么一个宠物啊。”卡妙站了起来,走过去拿起了袋子,打开一看顿时露出笑容,这里面放了七八本书,书籍泛黄,封面上有几个自己不认识的字,卡妙顿时苦笑。

“这怎么学?劳娜入梦教?还是去找苏岚,我记得她过他会这两种语言。”

“明再。”

思考了一会儿后,卡妙还是提着袋子走向了顶楼,进入了睡梦郑

凯旋区,菲奥娜坐着一个高背椅看着窗外,她并没有打开煤气灯,她就这么静静看在外面,她的手中拿着一杯葡萄酒,另一只手则敲击这椅背边缘,富有节奏的敲击声回荡在黑暗郑

“怎么不开灯,菲奥娜。”

忽然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他出了菲奥娜的名字,并且打了一个响指。

“轰……”

熄灭的煤气灯忽然亮起,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打扮精致的中年男人出现在菲奥娜身后,他有两撇黑色的胡子,跟菲奥娜一样是黑发黑瞳。

“叔叔……你来了。”

听到声音的菲奥娜先是一僵,随即放下了杯子,面容平静的站了起来,他看着身后的男人,特别在他深红的红宝石戒指上多停留了几眼,语气不急不缓的开口。

“不要这么严肃,女孩子多点笑容好,看到你没事我很开心,这是你要的东西。”

中年男士打量了一眼菲奥娜,发现她的状态很正常后,脸庞上露出了笑容,他优雅的从怀里拿出一个黑色盒子,这个盒子只有拳头大,菲奥娜接过了盒子,她并未打开而是放到了一旁。

“我很好,母体救了我。”菲奥娜淡淡开口,他拉开了高背椅,让身后的男人坐下。

“你知道你父亲看到你的求救信息有多焦急吗?你们留着同样的血。”

“我知道,我这里发生了很多事。”

“我已经收到信息了,永续着再次出现,邪神子嗣,方块王后辛德拉出现,都不是事啊。”还没等菲奥娜出身下的话,中年男士一边摸着戒指,一边开口。

“永续者?”菲奥娜疑惑的开口,他今约见苏岚后就回到了家,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哦……你不知道吗?”中年男士看到菲奥娜表情不想作假,中年男士反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