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源初序列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黑暗动乱的原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二十九章 黑暗动乱的原因

玫瑰花香伴随着红茶香弥漫在空气中,听到苏茜的咆哮声,卡妙尴尬的笑了笑,自己也只是随便而已。

“哦……抱歉……我只要提起我的人偶我就控制不住自己,实在太抱歉了,我向你们道歉。”哈蒙诚恳的站了起来,对着几人鞠躬。

苏茜看着手中的红茶,一脸尴尬的放下了杯子,“没关系,我也觉得你的人偶做的很逼真。”

哈蒙笑了笑,“谢谢你的理解。”完这话后,哈蒙看着卡妙的眼镜露出了微笑。

“卡妙先生应该是序列二的化妆师吧?不知道请你预言,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卡妙闻言拿下了眼镜露出了犹如星辰般漂亮眼睛,随着他的眼镜拿下,卡妙身上的气质至少提升了十个档次。

哈蒙一看呼吸都有些颤抖,他看着卡妙瘫坐在椅子上,“我以为我这辈子都遇不到化妆师,没想到今让我遇到了,卡妙先生你一定要帮帮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看着一脸激动的哈蒙,卡妙眼眸一闪,“看,太过于危险的事我可不愿意做。”

“米露,我的妻子,我想知道我的妻子和儿子怎么还活着没有,如果活着我该去哪里找他们。”哈蒙一听一脸兴奋的瘫坐在地上。

“找人?”

哈蒙连连点头,“十年前我去托克托尔众和国参加人偶比赛,我的妻子在德拉夫共和国内遇到了惨酷的‘邪教徒暴动’,等我回来时,我的家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我的妻子和儿子没有一点消息,尸体也找不到,我找了整整十年啊,十年。”

劳娜眉心一跳,“十年前的动乱,如果是那次动乱,我估计卡妙也找不到任何信息。”

卡妙一愣也想到了十年前的黑暗动乱,因为这次动乱太阳教会,冒险者公会,圣域死伤惨重,不得不对外出售魔药缓解压力,这是苏茜跟自己的。

“哈蒙先生,如果我没看错你是赌徒吧,我记得赌徒的一部分职能就是预知吧?”卡妙看着地上喘息的哈蒙出了自己的疑问。

哈蒙摇摇头,“我试过了‘未知的存在’没有给我任何的指引,我只能把希望寄托于化妆师身上,可是化妆师实在是太神秘了,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化妆师。”

卡妙摸着下巴沉思,序列四的赌徒的预知方法类似于指引法,至于他们向谁预知也没有一点信息,难道让自己用镜子找?

想到这卡妙把哈蒙从地上拉了起来,“我试试吧,把他们的信息给我,不过劳娜已经了,十年前的动乱也许是个大阴谋,有些事不是我能预知的。”

哈蒙哭着笑了起来,“谢谢你,你需要我的什么都可以拿去。”

卡妙摇摇头拿着镜子走进了旁边的更衣间,“都在门外等我,如果有消息我会通知你。”

随着橘红的煤气灯照亮更衣间卡妙郑重的把镜子放在了身前,一只手放在了镜子上,一只手看着手中的信息。

“伟大的虚无之源,请赋予我使用镜子的权利,请告诉我里德拉夫共和国,火晶市,正义街道,希·米露的位置。”

随着巨大的魔力波动回荡在更衣间,只见眼前的镜子里化作了一团黑灰色的迷雾,一声声巨大的哀嚎声从旋转的迷雾内传来。

“宿命者……宿命者……”

镜子中,黑漆漆的黑雾内闪起了黑光,卡妙身旁的煤气灯忽然一灭,无数的负面情绪从镜子内冲了出来,‘对世界的怨恨’,‘对企业家的咒骂’‘对富有者的嫉妒’,一股难言的拉扯感从黑暗中传了过来,看到这些似曾相识的画面,卡妙的身上冒出了一个个细的红疙瘩,越来越深邃的黑暗仿佛要把卡妙拉入无尽的深渊,卡妙惨嚎一声一拳打破了镜子。

“啊……咔嚓……咳咳……”

随着镜子碎裂身旁的各种负面情绪消失了,卡妙浑身湿透了躺在地上,头发上冒出了白白的雾气,痛苦的眼中满是泪水,皮肤上的细疙瘩长满了全身,看起来恐怖至极。

听到卡妙的惨嚎一群人冲了进来,看到卡妙的惨状后面色一边,连忙把卡妙扶起来。

“怎么回事,你看到什么?”

卡妙的呼吸非常的急促他一边咳嗽一边流着泪水,过了半他才开口。

“宿命者,这一切跟宿命者有关。”

劳娜叹息了一声,“唉……我就不要去窥视十年前的动乱,难道这些职业者变异,跟这个所谓的‘宿命者’有关系?”

卡妙咧嘴一笑,接过了苏茜递过来的水,“第一使徒……宿命者卡恩,怪不得只是太阳教会,冒险者公会,圣域的职业者变异,我大概知道原因了。”

“第一使徒?”一群人惊讶出声。

哈蒙看到卡妙的状态稳定了,一脸焦急的看着卡妙,“卡妙先生,有没有找到米露的信息?”

看着这个一脸沧桑的男人,卡妙摇摇头出了自己的答案。

“我只看到一团黑色的迷雾,无数的哀嚎声从黑雾里传来,哈蒙先生,放弃吧。”

“这……真的没有希望了吗?”哈蒙一听瘫坐在地上,呆傻的呢喃,看到他这个样子卡妙摇摇头走出了房间,这次预知差点把自己都搭进去了,这些负面情绪谁沾染谁倒霉,以后关于十年前动乱的事件自己一律不预知了。

劳娜这时候也对动乱的事件好奇了起来,他看着卡妙淡淡开口。

“你知道原因?”

卡妙点点头,“神孽的源头就是负面情绪,而变异就是因为负面情绪腐蚀了理智。”

劳娜点点头,“甘道夫过他可以看到这些东西,他你的身上很干净,既然这么危险以后不要预知关于这一块的信息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苏茜看着地上失魂落魄的哈蒙叹息了一声。

“为什么,不可能,她们一定还活着,米露不可能出事的,不可能。”看着逐渐癫狂的哈蒙,劳娜走过去一巴掌把他拍晕,让后把他放到了沙发上。

“他需要冷静,我会进入他的梦境让他平静下来,他死了我们可不好交代。”完劳娜直接进入冥想,进入了哈蒙的梦境。

不到片刻哈蒙脸上的神色也轻松了起来,看到这情况苏茜转头看着卡妙。

“我姐姐你通知了吗?”

卡妙苦笑,“等我休息一下我就通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