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源初序列 > 第一百零二章 铸造师安娜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零二章 铸造师安娜

窗外下着大雨,赫斯顿咖啡厅的留声机放着当下最流行的歌曲,一个个煤油灯整齐的挂在墙壁上,照亮了整个咖啡厅,卡妙看着这个捧着咖啡的少女出了自己的疑问,自己刚才在她身上感觉到了隐晦的精神力波动。

安娜轻轻抿了一口咖啡,转头看着窗外,“嗯……我前喝了‘铸造师”魔药,我将会以“纯洁”做为我的高贵品质,打造属于我自己的圣衣。”

卡妙一听手指一紧,“纯洁?什么意思?不可以选其他的吗?”

安娜露出了花儿般的笑容,“我们圣斗士都追求高贵的品质,真诚,友善,团结,等等,我选择了纯洁,虽然目前还没有星座选我,但是我可以走‘继承者’的道路。”

“继承者?”

安娜拿起一颗葡萄喂进了嘴里,“星座圣衣是有限的,但它也是可以继承的,纯洁品质的竞争者是所有品质中最少的,纯洁品质的巅峰,就是‘处女座黄金圣衣’,世间最高贵,最美丽,最纯洁的圣衣。”

卡妙一愣,“你的敌人可是能匹敌神明的黄金圣斗士,你是不是选错了?”

安娜捏着拳头,“处女座沙加吗?这只是我的梦想而已,其实我理想中最高的目标只是‘鹅座’圣衣而已,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再吧。”

卡妙看着这个猫人,动了动嘴唇,“我觉得‘真诚品质’也可以,你为什么不选这个做为你的高贵品质。”

安娜摇摇头,“我以前撒过谎,星座会看透你的内心,真诚品质不可能了。”

“优雅?优雅也可以啊。”

安娜摇摇头,“优雅品质的圣衣太少了,而且都有主人了。”

卡妙喝了一口咖啡,静静闭上了眼睛听着悦耳的音乐,过了片刻才睁开红蓝色的眸子。

“恭喜你,安娜,你找到了自己的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安娜真诚的看着卡妙,亮闪闪的眸子仿佛会话一般,“卡妙先生,谢谢你上次的帮助,让我从哭泣和悲痛中走出来,母亲也许会在上看着我吧,嗯……也许就在我身边看着我。”

“噗……”

卡妙一听差点把嘴里的咖啡喷出来,连忙用手捂住了嘴。

“咳咳……”

咳嗽几声后,卡妙先生心翼翼看着安娜,她母亲已经变成了自己的灵知物,她要是知道会不会把自己活拆了?

“卡妙先生,你没事吧?是不是咖啡不合口味?”安娜露出了关怀的表情,卡妙连忙摇手。

“没事,没事,刚才喝急了,他家的咖啡真好喝。”

安娜看了一眼卡妙的咖啡,露出了钦佩的表情。

“他家的咖啡是凯迪克最苦的,不过加了糖就会非常的好喝,没想到卡妙先生你喜欢纯咖啡,你不苦吗?”

卡妙看了眼杯子,又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大口,“嗯,苦吗?还好吧,你还在继续读书吗?”

安娜点点头,“我还在‘凯迪克市文学大学’读书,你呢?”

卡妙笑了笑,“也许我们会成为同学呢,我正准备考文大学,你有什么意见吗?”

“真的吗,卡妙先生?”看着安娜期待的表情,卡妙点点头。

“哦,战争与智慧之神啊,这真是个好消息,需要我借你书吗?”

“嗯,你觉得我需要那些书?”

安娜杵着下巴思考了半,伴着手指头就开始数。

“《星座学》你得会,《彗星运转理论》也得知道一点,《文学史》必须要知道,大致就这么多,挺简单的。”

卡妙一听只有三本书,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苏茜没骗我,文学的确不复杂。

“额……安娜姐,你能把这些书邮寄给我吗?我住在金橡树大街77号,谢谢了。”

安娜露出了四个尖牙抬起了咖啡杯,“诺……干杯,以后你就是我的学弟,如果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来问我。”

“铛……”

两个咖啡杯在空中碰撞,这时候窗外的雨也停了,卡妙靠在椅子上看着认真吃东西的安娜露出了笑容。

“等下需要我送你回去吗?还是你来这边有事情?”

安娜把一块布丁塞进了嘴里,“呜……我准备去拿我的首饰的,算了……明去拿吧?卡妙先生你不饿吗?”

卡妙点点头,也加入了吃饭的行动,虽然没味觉,可是饭还是要吃的,饿着可不是个好选择。

……

一个时后,卡妙付了78铜币的饭钱后,拦住了一辆马车把安娜扶上卡车。

“先生,麻烦了,凯旋区。”

车夫一听连忙压低了声音,“好的先生,请你坐好。”

一个时后卡妙把安娜送进了27号,才转身回来。

“先生,金橡树大街77号。”

车夫驱动马车慢慢走着,“先生,每次我来到这里,我都以为在做梦,多么奢侈的油灯啊,下等街道永远也看不到这样的风景,我送你回去后我就要去客了。”

卡妙笑了笑,“那就努力住到这种地方,会好起来的。”

“嘿嘿……”车夫憨厚笑了笑,“今晚是个好日子,老汉夫家的女儿结婚了,对方是一个高贵的画家,汉夫今的嘴就没合拢过。”

“哦,这的确是个好消息,你的汉夫是不是架着一辆破旧的马车,是一个老兔人?”

车夫诧异转过了身体,“先生,你认识他?”

卡妙眼眸一闪,“你们认识,那你知道他家最近出了什么事吗?”

“哦,的确出了一件大好事,我都想不通一个高贵的画家会看上一个下等平民,这跟荆棘鸟不回南方一样怪异。”

卡妙在玻璃窗户上写了两个字“怨灵”,又吐了一口气遮挡住字体,才转头看着车门。

“先去金橡树大街拿礼物,既然是这么诧异的事,我一定要去看看,也许我还认识那个高贵的画家呢?”

“哦,太阳神啊,老汗夫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居然让一个贵族为他道贺,真是不可思议,因为时间紧迫,先生你坐好了。”

马车来道路上狂奔,带起一路的积水,卡妙静静看着窗外,拿下了眼镜,露出红蓝色的璀璨眸子。

“我正好缺灵魂,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要不要叫其他人呢?叫卡修一起吧。”

想到这卡妙拿出了镜子,联系了卡修后,才靠着墙壁休息。

回到家就看到房里里有灯光,卡妙跳下了马车,走进了院子,车夫一看是这个院子整个人都惊呆了。

“先生,你不能进去,这房子死了好多人了。”

卡妙脚步一停,平淡的声音传到了车夫的耳畔,“就在这等着,我马上就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