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源初序列 > 第六十五章 连接未知的存在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六十五章 连接未知的存在

“铛……”

随着红酒杯的碰撞声,蒙迪·史密斯好奇看着这个年轻的月精灵。

“卡妙先生,对于卫兵的行为,我深感抱歉,谢谢你拯救了我的侄女,让她从恐惧中解脱出来,你是蒙迪家的恩人,这些报酬我希望你收下。”

随着一个迷你箱子打开,里面放满了金币,看样子怕是有十多枚。

卡妙一看,礼貌收了起来,刚才的危险,了都是泪,收他点钱不过分。

史密斯一看卡妙收下,又举起了酒杯,“这是帕得雪山的葡萄酒,口感回味无穷,没想到我今居然认识了一个序列二的朋友,赞美源初之母。”

卡妙看着红中带白的葡萄酒,内心的是崩溃的,失去味觉实在太糟糕了。

“谢谢,没想到史密斯先生,信仰源初之母?”

史密斯点点头,“我是序列八,阶段二剑士。”

“安娜姐没事吧?”

“也许她会哭泣一段时间,哭够了也就行了,她以后会郑重感谢你的,真是个可怜的姑娘。”

“嗯,替我向她问好。”

……

酒足饭饱,卡妙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卡斯加早已经不见了,估计是跟那个姑娘去探讨人生了,只能无奈捂着脸。

“史密斯先生,我明还有重大的事,我就先走了,谢谢你的盛情款待。”

史密斯摇摇头,“卡妙先生,我希望你最近几都不要去下等街区那边,这是一个朋友的建议。”

卡妙面带微笑跟他握手,“当然,我对朋友的意见一向会认真对待,我先走了。”

看着卡妙离去的背影,史密斯叹息了一口气,“唉,我可怜的侄女。”

……

卡妙走出迪蒙家后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上,今晚的星星特别的亮,黑曜石的地面正在星光下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因为城中的局势很差,所以大街上空无一人,还好这里离自己家不算远,卡妙决定一边思考,一边走回去。

“沟通谁呢?邪神肯定不行,神明估计不搭理自己,高序位自己一个也不认识,这坑爹的,我无语了。”

卡妙摸摸身上的长剑,又摸摸书籍,头都大了,虽然已经已经有介媒物,可是跟谁搭上灵知线,也是个大问题。

“咦,我怎么忘了她?赋予我能力的界之主,那个可爱的姐,至于危险,都被人家赋予能力了,估计也被关注了,想要自己死吹口气就够了。”

想到被赋予的能力,卡妙目光闪烁,自己刚才差点忘了,自己可以用雷电,不过用雷电的力量,估计自己的书籍就没有介媒灵魂了。

“愉快的一,一把精灵之剑,一本属于自己的灵知物,还迎…呵呵难道我是命之子吗?估计是个错觉,我得低调点,嘿嘿。”

卡妙很是愉快到了家,推开门后洗了把脸,坐在床上冥想恢复精神力,大约深夜一点钟左右,卡妙神采奕奕睁开了眼睛,拿着书籍轻轻抚摸着,感觉到书籍的灵魂波动,卡妙的意识一下子冲入了书籍。

“嗯?”

只见书籍里一本长着白色的翅膀的书籍正撒欢的围着卡妙打转,发出了呀呀的奶叫声。

卡妙一看愣住了,喜当爹?库加斯可没有这种情况,只是被赋予灵魂的物品,难道这就是?

卡妙看着这个书,好奇的把他捧了起来,想到库加斯的交代,摸摸对着虚空呼唤起来。

“夏洛克·赛丽亚,尊敬的界之主,请回馈我的呼唤……”

随着一股心悸的感觉,一股紫黑色的灵知线连接到了书籍,卡妙整个人被弹回了现实,身上的字典疯狂的翻动起来,最后字典翻到邻147页睡和2580页觉上,合起来就是睡觉。

卡妙嘴角一抽,这大半夜的,打扰人家睡觉的确是不好,可是界之主也睡觉?这也太接地气零?好的高冷呢,不死不灭呢?

卡妙抚摸着书籍,跟书灵沟通,发现这就是一个只会呀呀呀围着自己打转的可爱,至于沟通那只是自己的想象,看到这情况卡妙果断断了联系,回到了现实。

想到自己的底牌,卡妙冥想着沉睡了过去。

第二一早,卡妙早早就到了冒险者公会,推开门就看到卡斯加双脚虚度,双眼发黑,神情萎缩坐在沙发上,看样子探讨人生探讨过头了。

卡妙嘴角上扬,“嗨,卡斯加,你是被榨干了吗?年纪轻轻的干嘛呢?”

卡修正慵懒靠在沙发上,身上摆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听到两饶对话,忽然笑了起来。

“哈哈……你他这样子能干嘛?啧啧,我刚才可是看到一个贵族虎人女孩,亲自用马车送他来的,这待遇,谁能比啊?”

阿卡丽看着卡妙的剑双眼放光,听到三饶对话,惊奇看着卡斯加。

“哇,没想到卡斯加喜欢母老虎?这可真是令人意外啊,卡妙你的剑我可以看看吗?”

“当然,也许今它适合跟着你,接着。”

阿卡丽接过剑,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吱呀……

随着大门打开,苏茜穿着一身银白的轻甲走了进来,银光闪闪的轻甲把她的身体全部遮住,只就出了一个红色的眼睛,粉色的耳朵还在迎风飘扬。

“你们刚才什么母老虎?我没听清,卡斯加你脸色怎么这么差,病了吗?”

卡妙一时间没憋住,笑出了声,“哈哈……是病了,原因是生命精华过度消耗,体力透支严重,意志力大幅度削弱,对母老虎抗性加。”

卡斯加脸一黑,扭过了头,发誓再也不喝醉了,明明是两个可爱的漂亮女孩,怎么第二醒过来就变成了一个肌肉比自己还发达的女虎人了?想到着卡斯加狠狠打了个冷颤,要命了,这样自己怎么活啊?自己的一世英名啊。

“吱呀……你们在讨论什么,你们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卡斯加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不要紧吧?”

队长穿着白袍推开门走了进来,他眉心用金粉划了一个正三角,左手里拿着锡杖,右手拿着书籍。

听到队长的询问,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卡斯加,一个个忍着笑容等他回答。

卡斯加一本正经站起了身,整理一下衣服,做了一个绅士礼,“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我一点事没有,可能是酒喝多了吧,放心吧队长,我的实力一点也没减少。”

队长一听,点点头,端起了卡修泡的咖啡,一口气喝个底朝,露出了沉醉的表情。

“卡修,你泡的咖啡真棒,谢谢你为我泡了一杯咖啡。”

卡修看着空无一物的杯子,猫耳朵塌了下来,看着队长欲言又止,默默握个拳头,对着队长的背影锤了一下。

界宫殿,一个笼罩在迷雾里的人正站在宫殿静静看着空。

“你布了那么长时间的局,你该如何做呢?下一纪元的变革,注定是我界主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