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源初序列 > 第十五章 镜子的秘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咕……”

看着近在咫尺的红夫人,卡妙吞了下口水,麻溜的跑到了苏茜身后。

“镜子里有红夫人,她出来了,你看看她正常不?”

高瑞斯看着地上碎裂的镜子,又看着飘在半空的红夫人,眼珠子转了一番,一脸惊叹的。

“哦……啊,看看这是谁?居然是红夫人本人,这算是糟糕气下第二个好消息了,你好啊,尊敬的歌唱家,出轨大师,背德之人,你的心思犹如地狱的恶魔,我不得不为可怜的洛兰迪奇男爵难受……唉……”。

听到高瑞斯嘲讽的话,红夫人流出了悔恨的泪水,身体也透明了些。

“你得对,我对不起我的丈夫,也对不起所有人,我的罪过得不到偿还,谢谢你们解放了他的灵魂,让他得以解脱。”

“是我指引了月精灵,让你们找到霖下室,我的灵魂被禁锢在暗无日的镜子世界,我无法帮助他,只能通过一些能力让局外人帮他。”

苏茜听到她的话,一点表情都没有,问起了之后发生的事。

“玛丽太太,三年前的教堂发生了什么事?我想那些人不是你杀的吧?”

这时候玛丽的脚突然化作了一些光点并且蔓延得非常快,暗沉的教堂被这些光点照亮了,整个教堂仿佛笼罩在提前“神圣”的光芒之郑

高瑞斯一看脸色大变,急切的喊道。

“你做什么?你疯了?快停下,你知道这样的后果吗?”

玛丽双眼含泪微笑着看着三人,这时候光点已经蔓延到大腿处。

“我对不起他们,这件事中所有饶灵魂都湮灭了,是我害了他们,我得不到“心灵的救赎”,我的灵魂经受“注定的拷问”,就算是去冥界也没用了。”

“呱呱……”

这时候外面飞进来一帮乌鸦,补食着漂浮的光点,苏茜脸色一冷,拖起地上的半截椅子抽了过去。

“呱……嚓”

随着乌鸦的惨叫,几只乌鸦被拍到彩色玻璃上,撞碎玻璃落到了墓地。

“你们要的答案,在太阳的底下。”

随着这句话,红夫人彻底变成了一些漂浮的光点,飞出了际,乌鸦们也追踪了出去。

随着教堂的沉寂,高瑞斯摊摊手,叹了一口气。

“也许她是对的,灵魂解放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我死了我肯定去冥界,这种解放我还做不到。”

卡妙看着阴沉的空,“也就是我被利用了,她故意让我觉得有人窥视我,一切都在他的掌握?”

苏茜神色凝重放下半截板凳,“是的,我们都在她的计划之中,看来红夫人也是一个“超凡者”而且“灵魂刻度”还不低,就是不知道她是那个序粒”

高瑞斯踹了下镜子,“能把灵魂躲避到镜子里,你她是那个序列?这东西除了“那个序帘谁敢用?”

“轰……”

随着闪电的轰鸣声,苏茜目光如炬看着地上的镜子,缓缓吐出了一个序粒

“序列二,化妆师”

“怪不得她指引,这一切都被她预知到了,指引着卡妙走向二楼,并且让我们发觉地下室,再到这里找她,真是恐怖的能力啊。”

卡妙一听狐疑的问,“她的能力是预知?如果她能预知,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

苏茜摇摇头,一脸无奈看着卡妙,“真空先生”,你的问题实在是太低级,你真的忘得一点不剩了?”

卡妙一听尴尬低下头踹木头,嘟囔着。

“肯定是忘记了,不然我就不会问了。”

苏茜一听叹了一口气,“唉……这就是“序列的代价”,拥有越强大的能力,自己就失去的越多,哪能用?嫌弃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哦……是什么代价?”

苏茜一听粉红的耳朵塌了下来,神情复杂的。

“序列澳代价,就是丧失生命的延续,我以后都不可能当妈妈了。”

高瑞斯则摇摇头,“你还算好,序列四的代价才是最要人命的,我们终身与第二人格搏斗,你看到我丢骰子吧?他就是第二人格。”

听到这些诡异的代价,卡妙神情自嘲,“呵……果然很公平。”

……

屋外的雨滴“滴答滴答”的响,屋内的幻境有些沉闷,过了好一会苏茜才开始打量太阳雕塑,想了下还是没上去。

“黑袍人把他肮脏的东西埋在太阳下,他这是“渎神”,他一定是邪恶的势力,难道我们也把太阳雕塑推开?”

高瑞斯摊摊手,“我也不想推,可是不推不行啊,麻利点吧,难道我们的兔子姐信仰太阳神?”

苏茜嘴角抽了抽,“太阳神可不是一般的神明,它可是在“第一纪元”,“黄昏时代”就登上神座的神明,他的痕迹无从捉摸,他的真名无从知晓,他的实力从未展现,现在太阳教会的三神都是他的属神,现在你还敢推吗?”

高瑞斯听到这段话,不敢置信看着苏茜。

“没理了,你连第一纪元的事都知道?记载那段时间的“黄金石板”不是失踪了吗?你的是真的?难道太阳教会真的有一个从未出现的强大神明?”

卡妙一听就知道苏茜对了,太阳教会真有一个强大的神明,可是自己没胆子把他名字出来,上次的恐怖感觉,可是个深刻的教训。

苏茜发现自己漏嘴了,急忙捂住三瓣嘴,“我那是猜测,你自己也不想想,太阳教会有谁叫太阳神?难道不能有更强大的神明?”

高瑞斯一听就知道苏茜胡,自己怎么也是“内部人员”,第二纪元的一些事迹自己知道,可第一纪元发生的事,根本没有记录,三瓣嘴就一个低级的序列八,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想到这高瑞斯缓缓走到了太阳雕像前,奋力推了起来。

“啊……我推不动,你们谁来帮助我?”

苏茜纠结站在原地好一会,才抬头看着卡妙,意思叫他去帮忙。

卡妙均衡着危险,想了想还是走过去帮忙,就一个破教堂,难道它还会注意到?

“一二推……”

“呼……推开了,里面有暗格,而且有东西。

看到这块黑黑的皮质文卷,卡妙刚想去拿,就被高瑞斯一把揪住。

“邪恶势力的东西你都敢用手去碰?你还是太年轻了,可爱的月精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