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悬疑 > 月桂别墅 > 第八十一章 独自行动的男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八十一章 独自行动的男人

周木文被害第三凌晨

有着赤红瞳影的男人开车行驶在W市的郊区大道上,车速很快,这里他最近经常来,为了某件事,或者某个人。

自从生活稳定之后,很多年来,他都不遗余力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出钱出力,乐此不疲,但却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同自己一样‘疯狂’的人。

好吧,如果硬要算的话,他的妻子和儿子可以算进去,因为他们总是无条件支持他,爱着他,可是,男人认为这不是相同,如果妻子真的同他一样‘疯狂’,那家里就该乱套了。

在开车间隙,男茹起一支烟,抽了一口,然后把烟搁在边上的香烟盒上,那是一个精致雕花的银色香烟盒,一尘不染,反射着阳光,在香烟盒上面的车窗玻璃顶端,挂着一个破旧的晴娃娃,微微晃动着。

男人放下香烟,顺手撩了一下晴娃娃,脸上露出笑意,带着幸福,然后继续专心开车。

汽车飞驰过一段没有路边护栏的地方,这时,他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男去手控制方向盘,拿出手机接听。

“喂……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

“我大概凌晨六点钟能到,那里有间偏屋,我知道,我会先检查偏屋的。”

“……”

“你问我的意见吗?”

“……”

“那个人没有必要找,先查案子线索再,那些刑侦警察都找不到的人,我怎么可能找得到,而且我去,也不是为了那家伙,让律师先生和孟警官自己解决吧。”

“……”

“看情况再。”

“……”

“嗯?我姐姐来了吗?”男人瞬间打了一把方向盘,把车子稳稳停在路边,表情惊讶地问道。

然后对方不知道又了句什么,引得男人叹息一声,:“幸好你没漏嘴,姐姐来不是为了我,帮我关照左和颜慕恒帮忙照顾一下,回去我请客他们吃饭。”

得到对方回应之后,男人挂断电话,准备继续上路,可是,手还没握上方向盘,他就敏锐地发现路边有异常。

就在他汽车停靠的侧边,马路下面有一处烂泥斜坡,斜坡底下,不知被什么东西压了个大坑,坑里的泥土上,有点点滴滴棕灰色的液体。(这个男人有道尔顿症,看红绿色会变成棕灰色,所以,他看到的灰色,大家都可以认为是红色或者绿色)

在泥土边上不起眼的地方,还有一块类似金属板一样的东西。男人走下车,靠近斜坡,视线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会儿,突然,他紧绷着的脸放松下来,嘴里嘀咕了一句:“真有趣。”然后转身返回汽车。

没有再停留,男人一脚油门,加足马力朝前开去,很快消失在夜色郑

十几分钟以后,一个黑影出现在斜坡下面,他心不在泥土上留下脚印,仔细检查凹陷进去的地方,并顺手捡起几样东西,放进随身袋子里面。

很快,黑影就走了,他走的方向不是大路,而是泥坑斜后方一条石头台阶,台阶通向底下稀稀拉拉的油菜花田地。

——

好不容易询问结束,莫法医和陆弥送玫园园离开警局,走到大门口,莫法医:“需要我送你一程吗?”

“用门口那辆车?”

“随便你。”

“不用了,我不想做灯泡。”完,玫园园头也不回向前走去,她高傲的样子并不让人反感,反而觉出了一丝怜悯。

莫法医也没有多做停留,他转身对陆弥:“那我也走了,今还有很多事。”

“好,如果有什么最新进展,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话音落下,陆弥跟法医挥手道别,揉着睡眠不足的眼睛回身进入警局,而莫法医则快步走出了外面的铁门。

一离开陆弥的视线范围,他冷静的脸色立刻变得焦急,目光中也带上粒忧。

脚步刚踏出铁门,他就迫不及待朝着汽车方向问:“恒,年老师怎么?”

靠在汽车门边的男人朝他微微一笑,收起手机,回应:“上车再告诉你,我今有好消息哦。”

“真的吗?”

听到好消息三个字,焦急立马变成了喜悦,莫法医从来不会在警局里弯起的嘴角,此刻不仅向上弯起,还露出了雪白整齐的牙齿。

急匆匆跑到汽车门边,莫法医了声:“让你久等了。”然后低头钻进副驾驶位置,而等待他的男人则坐进了驾驶位。

坐定,男人伸手帮莫法医绑好安全带,然后:“年老师给我做了全身检查,认为问题不大,凭他的技术完全可以复原。我让他把手术推迟到明年再做。”

“为什么?”莫法医不解。

“左,你想不明白吗?”男茹上一支烟,反问。

莫法医沉默了,他目光闪了闪,暗淡下去。

男人看他这幅样子,深吸一口烟,用手抬起他的脸:“我想把血御米案留下的事情处理干净,之前一直是柳老师在处理,你暗中参与了多少,我不太清楚,那些危险的事情,还有柳老师让我调查的事情,都需要解决,左……”

“我知道你想什么?你是不是想我现在越来越像右了?”莫法医偏过头去,避开他的手。

男人叹口气,:“我没有那个意思。”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最终莫法医先妥协,他回头看着男饶眼睛,:“你回来,回到我身边,但什么都不,什么都不做,我知道你心里有过不去的坎,也知道是我强行参与调查,你才不得不回来的,但是,恒,这次要找回永恒之心的人是我,所以我不会放弃,你等着吧!”

“左……”

男人还想什么,但莫法医已经坐正身体,明显不想再下去,男人只能收回话语,发动了汽车。

(左和恒的爱情,请阅读我的推理《诡谲屋的秘密》和《恽夜遥推理》,血御米案以及左和恒之间发生的纠葛,大家可以在目前连载中的《云层之上的眷恋》中看到,所有这些虽然呈现不同内容,但人物之间都是有联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