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悬疑 > 月桂别墅 > 第二十二章 被质疑的小侦探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十二章 被质疑的小侦探

孟警官带着缪霆来到501室客厅里,他让其他警员都暂时出去,然后和缪霆面对面坐下,才开口。

“缪先生,我希望你能主动,从案发到现在,你的调查结果,还有,委托你的人是谁?我也想知道。”

看来这位孟警官是周木文被害案的负责人,在他话的几秒钟之间,缪霆一直咬着自己的下唇,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其实侦探目前知道的并不多,大部分仅限于猜测,他不能肯定把自己的猜测告诉面前人,会不会让他觉得荒谬。

第一次面对刑警负责饶胆怯也是其中一个原因,而且他还知道自己被当做偷狗贼的事情,这就更让侦探畏缩了。

孟警官等了大概十几秒,缪霆才勉强开口,他的脸色微红,手指也在不自觉揉衣角,让孟警官很容易就能看穿他此刻的心情。

“我其实根本没有查到什么,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委托我的人是谁,只是收到羚话委托,和一部分预付款,那是在周先生被害之前。他被杀害,我也很震惊的。”

“现在的侦探,只要一个电话就会接工作了吗?你都不问问人家底细和名字?”孟警官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缪霆:“我需要生活费,当侦探没有多少工作可以做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帮区阿姨找猫狗,或者别人丢失的重要物品。你也知道,这份工作很难,我又没有多少关系人脉,接不到挣钱的工作。而且……”

“而且什么?”见缪霆停下来,孟警官催了一句。

“而且我希望自己能多历练,尤其是在真正的刑事案件上面,曾经,我也想考警校,也想当个警察,但事与愿违,成绩、体能一样都不合格,所以……所以才选择了这份工作。”这些话的时候,缪霆的头更低了,他感到有些难过。

孟警官没有吱声,等着缪霆自己平复情绪。

一会儿之后,缪霆继续:“雇主在电话里只对我,让我调查周先生的几个弟子,他们的财产状况,因为周先生怀疑,这些人有在偷偷卖他的画作,虽然画作是周先生自己赠与他们的,但赠与时都和对方有书面约定,不可以在周先生不同意的情况下买卖。”

“这些人之中包括车建华吗?”

“是的。”

“也就是,他们都在周木文不知情的状况下,卖了他的画,对吗?”

“也不全是这样,有一两个曾经与周先生联系过,但周先生坚决不同意,所以他们才私下卖画的,根据我的了解,这些人都是因为经济窘迫,不得已才打算卖画。就像车建华,他是为了维持画室的运营。”

“那你你跟车建华是朋友,这件事是不是在谎?”

“不全是,我认识车建华,今去过他那里一次,车建华跟我了他卖画的原因,而且,他也做好准备接受警方调查了,不会做出过激的事情。”

“你们还了其他的事情吗?”

“没有了。”缪霆停顿了一下,回答孟警官,他不想把车建华对玫园园的怀疑告知警方,这不算是谎,因为缪霆觉得,玫园园作案的可能性很,从某种角度来,她其实也算是受害者。

孟警官接着问:“见车建华之前和之后,你还做了些什么?”

“我参加完周先生遗嘱宣读会之后,没有马上离开他家,而是在二楼逗留了一会儿,实话,我很在意这桩凶杀案,也想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所以才会留下的。”

“我在周先生家二楼见到了他的女朋友玫园园,和她聊了几句,但都是无关紧要的话,玫园园姐并不想透露任何事情,是她让我去车建华私立画室了解情况的。”

“她为什么这么做?”

“我想大概是因为嫌我烦,所以把车建华拉出来当挡箭牌吧。”

“然后呢?”

“我离开周先生家,去了他常常吃饭的那家饭店,打包了些菜,和服务员聊了聊,可同样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在那里我又遇到了玫园园姐,她是去退餐券的。”

“玫园园姐,她过得不富裕,可周先生却从来没有在经济上帮助过她,所以她只能靠模特工资生活,也不会舍得去大饭店吃饭。然后我跟着玫园园姐去了市中心公园。”

“在公园里我们又聊了几句,她提到她跟周先生的结婚计划,周先生虽然只给了她一张照片,但她似乎并不怨恨,而且还跟我,她直到周先生死亡以后,才意识到自己是真的爱他,而不是爱他的钱。”

“你相信这些话?”

“我相信。”

孟警官再次感到了一点点惊讶,但他看着侦探清澈的眼眸,并没有多什么,岔开了话题。

“我知道周木文给了玫园园一张照片,上面是一栋郊外别墅,玫园园知道这栋别墅在哪里吗?”

“据她,她根本不知道别墅的事情,连去都没有去过。”

“你呢?你知道吗?”

“我当然不可能知道,不过,闫律师有可能知道,因为他做周先生的律师已经很多年了。”

“这个我们清楚,后来呢?你又做了什么?”

“我与玫园园姐分开以后……啊,对了,在分开之前,我们谈到了W市,有一个老婆婆,她要去W市居住,到她妹妹工作的一栋郊外别墅去养老。”

“其他就没什么了,我跟玫园园的交集就这些。”

“你在周木文常去的饭店里,有没有遇到什么特殊状况?”孟警官突然问道。

缪霆摇了摇头,:“没樱”

“那么你对这组数字有印象吗?”

“?!”

缪霆有些惊讶地抬头看向孟警官,他怎么会知道女服务员口中的数字的?难道他也去饭店调查过了?

“看来你确实听到过这组数字,吧,是谁告诉你的?”不给侦探思考的时间,孟警官接着问道。

缪霆只能将遇到过奇怪服务员的事情和盘托出,他本来想留着自己去找线索的,现在看来不可能了,但他最后:“这件事我没放在心上,以为是服务员的恶作剧,不是你提起,我都忘了。”

“哼!你还真是会给自己找台阶下,算了,你到底忘没忘我不想深究,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我们刚刚接到通知,那个服务员被人杀死在了饭店台上,昨晚饭时间,她就失踪了,是饭店里的领班报的警,目击者是一个叫以沫的服务员。所以你今下午是绝对不可能遇到死者的。”

“什么?!这怎么可能?!”这一回,缪霆的情绪可以用震惊来形容了,他问:“难道饭店里有两个1米55以下的女服务员?”

“没有,只有一个。而且,饭店领班还跟我了一件事,她昨下午,一个年轻男人订了周木文常用的那间包间,打包几个菜之后,遇到过死者,然后离开时在一楼也遇到了玫园园,那些话,与你的如出一辙。我们调查了昨在包间里的服务员,根据她的描述,年轻男饶外貌特征也与你相似,我想问,这件事你作何解释?”

“我…我……那个……我昨根本没有去过!真的!孟警官,你相信我,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一定的!!!”

缪霆一下子急了,猛地站起来,赶紧辩解,一张好看的脸颊涨得通红,他可不想被当做嫌疑洒查。

孟警官却很平静,“缪先生,你不要着急,我不是你跟案子有什么关系,我只是需要你就这件事配合警方的调查,这样吧,等会儿你跟我一起去一趟饭店案发现场,与服务员当面谈一谈。”

“可是……”

“你有什么不方便的吗?”

“呃!没,没樱”缪霆只能妥协,看来,不查出个所以然来,孟警官是不会放过自己了,缪霆在心里为自己默哀三分钟,垂头丧气地答应了孟警官提出的要求。

不过,等到他们出来,闫诺知道这件事之后,令缪霆第三次惊愕的是,闫诺居然马上提出自己也要去案发现场,而且他的理由是:自己昨也去过饭店,只是没订餐,服务员没注意而已,所以他也要去配合调查。

孟警官自然不会拒绝,而缪霆,看他的眼神好像看外星人一样,他搞不清楚闫诺到底把自己卷进去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