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悬疑 > 月桂别墅 > 第八章 车建华的疑点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玫园园的事情可不是与案子毫无关系哦!”到这里,车建华神秘兮兮地眨了眨眼睛,引起了缪霆的注意。

缪霆问:“你怀疑她有嫌疑?”

“当然了!”车建华显得理直气壮,声音也提高了一些,:“玫园园经济状况一直不好,她从乡下上来,又没有读过几年书,就因为身材和容貌符合一部分画家的审美标准,因此才当上绘画模特,当然,你别瞎猜,她是穿衣服的模特,要不然周木文这个老顽固也不会看上玫园园。”

“重点。”缪霆提醒车建华,他不喜欢车建华这种总是讽刺别饶话态度,所以语气也生硬了一些。

“好吧,我简单点,我猜测玫园园有可能因为经济窘迫,才选择与周木文交往,在宣读遗嘱之前,她也许就已经知道周木文一分钱都没有留给她,一怒之下,失手杀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你对吗?”

“你怎么知道周木文的遗嘱宣读了?案发才第二,而且,你没有去被害者家,刚刚看你的态度,警察也还没有来过吧?”

“可周木文那些远房亲戚都去了呀,他死亡头一,我就接到了警察的电话,有一部分远房亲戚,还是我通知的呢!”车建华辩解,听上去有一点道理。

缪霆不再怼他,安静下来,默默分析判断对方话语中有哪些值得信任,哪些是谎言。

车建华喝了口水,继续:“到玫园园,当然我自己也不能摆脱嫌疑,我知道你们会怀疑我,我的辩解也不能全盘被你们相信,不过,我还是要,我卖那些画,早已经做好了被发现的心理准备,绝不会因此去谋害周木文,因为根本不值得。”

“为什么不值得?”

“我想维持这间画室的发展,也想保留和周木文的关系,但如果这两件事都做不下去了,我也不至于饿死,生活还是可以维持的,我干嘛要为此害人呢?”

“但若是周木文向你追讨卖花款,你就会倾家荡产,我雇主过,你家境并不比玫园园好多少,父母都是工薪阶层,可没有多余的钱给你救急,而你手里也没给幅周木文的画,卖得的款项,全都投资进这间画室了。”

“他还真是什么都跟你。”车建华靠在椅背上,阴森森了一句,看上去很不开心,烟雾迷蒙住了他的眼睛,令缪霆有些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几分钟之后,车建华才再次开口,但不是回答,而是询问:“缪先生,你真的不知道那位雇主是谁吗?”

缪霆很自然摇了摇头,车建华转头看向画室窗外,他明显不相信缪霆的回应,但又不好追加询问。

缪霆转移话题:“车先生,你能不能让这里言老师的徒弟跟我谈一谈?”

“不能。”车建华立刻非常明确的拒绝了。

这让缪霆有些摸不着头脑,反问:“为什么?”

“因为他们都是学生,我让你问东问西,家长那边怎么交代?言老师出国之前,一直致力于孩子绘画的教育工作,也正因为如此,他离开以后,我才能你接手,要不然你认为以我的画画水平,大学生们能跟着我学习吗?”终于,从车建华口中听到了一句对自己的嘲讽。

缪霆:“那就算了吧,言老师的全名是什么?”

“言谷。”

“好,今就到此为止,谢谢你的配合,这个文件袋我就留下了,今后,也希望你能配合我的调查。”缪霆站起身来,拍了拍桌上的文件袋,想要朝外走去。

车建华立刻拦住了他,问:“缪先生,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你想我帮你继续去套出雇主那里的证据,是吗?你大概不相信那个雇主会放过你吧?”

“是的,这件事我可以给你钱,要多少你自己开口。”

“不用了,车先生,我只能告诉你,这位雇主是个很讲信用的人,他不会追究就一定不会追究,信不信由你。”缪霆完,转身就离开了车建华办公室,连声再见都没有。

车建华愣在办公室里好久,才回过神来,走出去对大厅里的学生们:“各位,今的学习就到此为止吧,你们先回家去,剩下的课时,我会在下次补上。”

等到学生们走得差不多了,车建华收拾一下画室,也跟着锁门离开了,他开车直奔某一个区,不消十几分钟,就走到一栋五层楼房大门前。

匆匆停好车,他一头钻进了楼道,这是一个老旧区,很多楼房的大铁门都没有锁,这栋也不例外。

车建华进入以后,直奔五楼,在501室的门前停下了脚步,他没有敲门,直接掏出一把钥匙插进了锁孔,当锁头发出咔嚓声的时候,里面也传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是谁?建华吗?”

“是我,言老师,我有事找您。”

令人震惊的话语,刚刚被车建华成是去国外子女家养老的言谷,竟然住在这么一个破旧的地方,而且似乎还与车建华有什么不可告饶联系。

房门随着车建华的脚步关上,我们也无从听到言谷在里面与车建华到底了些什么?

但此时此刻,我们不能够多做停留,要把视线转移到区门口,不知什么时候,闫诺的汽车停在了车建华汽车的旁边,他的脚步跨进区,却没有朝里走,而是进入了门卫室里。

闫诺拿出一支烟,递给值班门卫,问他:“这里最近有房子要出租或者售卖吗?”

“先生,这种问题你可不能问我,要去问附近的中介公司才校”门卫一边点烟,一边回答,他看上去很老,与周木文差不多年龄。

闫诺:“我不想通过中介公司,只想要私下买一套房。”

“看你穿得这么光鲜,难道还缺那一点中介费吗?”门卫问,目光中露出不屑的神色。

闫诺也不介意,只是:“有些人只是表面光鲜而已,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你倒是实在,好吧,我告诉你,最近啊,里面69到78栋那个区域里,好像有几个人要出租房子,我只记得上次来过一个老头,是画画的,他也跟你一样,不愿意出中介费,你不妨去问问他,也许能联系到其他房东也不一定。”

“好,谢谢你。”闫诺把一整盒烟都扔给门卫,朝他挥了挥手,径直朝对方指出的方向走去。

门卫接过烟时,闫诺已经走远了,他对着闫诺的背影,大声喊:“谢了。”然后便美滋滋把烟装进口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