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悬疑 > 月桂别墅 > 第五章 公园里的引导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追上玫园园,缪霆跟着她一路来到市中心公园的喷水湖边,在此期间,两个人并没有上几句话,玫圆圆一直都是爱搭不理的样子。

走到一张白色长椅前面,玫圆圆坐了下来,她边上坐着好几个老人,根本没有其他空位了。

缪庭也不在乎,靠在玫圆圆身边:“这里的风景很不错。”他想要迎合玫园园一些什么,但却没有合适的话题。

也许是公园里的祥和气氛让玫园园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她接口反问:“你难道没有来过这里吗?”

“也许来过,时候吧,我不记得了,从中学开始,我跟着父母去W市上学,大学毕业才回来的。”

“W市是个很美的地方吗?”玫园园问道。

“你怎么会这么问?”

看着缪霆不明所以的目光,玫园园低头叹出一口气,她心里始终埋藏着一股不甘,但无从发泄。

好半,她才:“在我的想象中,W市应该是很美的,因为周先生曾经对我起过,他他出生在那里,淘气也在那里,所以最美好的时光都留给了那座城市,等结婚之后,他会带我去W市好好看一看。”

“你们不是打算出国结婚吗?”

“那只是度蜜月而已,其实我们是打算在蜜月途中领结婚证的,我想,他更愿意带我回他的家乡定居,我是这么猜想的。”玫园园最后补充了一句,因为她不确定自己的想法对不对。

对于周木文,在她影响中更多的是工作,而非约会和甜言蜜语。

缪霆望向喷泉湖晶莹剔透的水面,似乎在考虑什么事情,玫园园抬头看向他,:“跟我描述一下W市吧,我想听听。”

“……那里没什么好玩的地方,远远不如这座城市,他最大的特色就是有很多乡间别墅,而且都年代久远,现在已经大多无人问津了。”

“哦,这一点周先生从没有跟我起过。”

听着玫园园的话语,缪霆心里想,他当然不会轻易跟你起,也许,他是想要你自己去发现财富吧。

‘为什么这些艺术家都非要把事情弄得神秘兮兮的呢?’缪霆想着,摇了摇头,回头给予了玫园园一个微笑。

“你干嘛对我笑?”玫园园问。

缪霆耸耸肩膀:“没什么,想笑所以就笑了。”

此时,喷泉湖广场上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好像是有乐队在演奏,缪霆立刻四下观望,寻找着乐队。

看到他傻傻的样子,玫园园终于笑了,她用手掩着嘴指了指树荫底下的播放设备:“这里没有乐队,是这个发出的声音。”

“啊!原来如此,我还真是容易被骗呢。”缪霆故意调侃自己,一边观察着玫园园的反应,他希望玫园园就W市的事情进一步跟他聊下去。

其实,缪霆根本没有去过W市,只是有所耳闻而已,他之所以撒谎,就是因为玫园园手中照片上的别墅,恰巧在W市,他很同情玫园园的遭遇,期待着能把她引导过去,得到属于自己的那份遗产,但他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

很多时候,饶决定会被各种情绪左右,就像缪霆,他历练了好几年,也改不掉多愁善感的性格,这对于一个侦探来,确实不怎么好。

但也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是好是坏,那就要看运气了。

公园广播里放的是贝多芬的《月光曲》,非常好听,听着听着,玫园园合上了双眼,阳光照射在她脸上,显得线条也柔和了不少,缪霆一直默默看着,没有表示任何意见。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一位老妇人从座位上站起来,她看上去有八十多岁,皮肤很白,脸颊和脖子上都是皱纹。

老妇人对缪霆:“伙子,你也累了,坐吧,坐下好吃饭。”她大概是看到了缪霆手里的餐盒,才会这么的。

缪霆赶紧回应:“不要紧的,我还不饿,你继续坐着没关系。”一副腼腆的样子很是惹人喜爱。

老妇人摇了摇头:“我要走了,今是最后一来这里坐坐,明,我就要离开了。”

“哦,您不住在这座城市里吗?”缪霆顺手扶了一把准备拿拐杖离开的老妇人,刚想要坐下,没想到老妇人突然又回头补充了一句:

“伙子,你刚才的话不对哦,W市是个很美的地方,除了郊外别墅,还有很多旅游景点呢,我想,你肯定没去过那里,才会那么,对不对?”

“呃!”

缪霆有些尴尬,刚想解释,被边上的玫园园打断了,她问老妇人:“奶奶,那您住在W市吗?”

“不是,但我明就要过去,到我妹妹工作的地方去养老。”

“妹妹工作的地方?”

“她没有自己的住所,只是在一家郊外别墅里当保姆,比我二十岁,一个月以前,她来电话跟我商量,让我卖了这里的房子,带着钱到她那里去养老,这样,我们就可以互相帮助了。”

“可别墅的主人不会有意见吗?”缪霆问道。

“不会,因为那栋别墅的主人根本不去,一直都是委托别人在管理,里面还有其他仆人,我妹妹,他们都很和善的,也愿意我过去。”

“是吗,那我们就祝您一切顺利了。”

带着缪霆的祝福,老妇人慢吞吞向远处走去,她弯腰弓背的样子看上去很吃力。

玫园园一直目送着她的背影,许久之后才问缪霆:“我们将来也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当然,人都会老的。”

“你倒是挺乐观,我想,我会很悲赡。”

“为什么?”

“因为我是个模特啊,老了,胖了,背驼了,就代表没法工作了,不是吗?”

“可那个时候你根本不需要再去工作,国家的养老制度会帮你安享晚年。”

“是啊,可心里的不甘呢?缪先生,你也许一直过着富足的生活,没法理解我们这种饶心情,为了一点生活费,去把爱人留下的餐券兑钱,是不是很可笑?”终于,玫园园问出了憋在心里的问题,目光也随之变得朦胧。

缪霆看着她,反问:“周木文先生给你的那张照片呢?还带在你的身上吗?”

“在,就算不值钱,我也不会把它扔了。”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这栋别墅在哪里?也许里面有意想不到的财富呢?”

“呵呵……”玫园园发出一阵笑声,然后:“意想不到的财富?我早就不抱希望了,自从跟周先生交往以后,他除了每个月给我当模特的工资,其他什么也没给过我,大家都,我攀上知名画家,一定过得很滋润。”

“为了维持大家的印象,我也是很努力在包装自己,你看这一身的伪名牌,你知道吗?我连这点钱都是借的。”

苦笑开始在女人嘴角边晕染开来,让缪霆不忍直视,他只能在心中叹息,继续引导玫园园。这种事,他也只是猜测,直接出来,万一不对,只会让当事人空欢喜一场。

“你难道不能跟周先生吗?让他多少给你一些钱。”

“我们交往前有约定的,周先生最讨厌就是贪慕虚荣的女人,如果我那样开口了,他肯定会毫不犹豫跟我分手。侦探,你大概和其他人一样以为我是为了钱才跟周先生在一起的吧?”

“有时候我自己也很迷茫,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一个画家,但他被害之后,我突然之间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告诉你吧,和他在一起,是因为我爱他,没有别的原因。”

“我相信你。”

简单四个字,让玫园园再次回过头来,看着缪霆的眼睛,反问:“你凭什么相信我?”

“这里,我觉得我们是一样的人。”缪霆微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然后:“周先生也是爱你的,你要相信这一点,不要把那张照片丢掉,也许,你会看到他对你的爱有多深。”

完,缪霆头也不会离开了玫园园身边,准备回去把手里的菜分给朋友,自己再找家面馆简单吃一点,他肠胃不好,不适宜吃得太油腻。

在他身后,玫园园同样一动不动目送着,一股希望在女人心里慢慢升腾起来,温暖着她那颗冰凉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