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玩家超正义 > 第二百零二章 阴影之锁与厌物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零二章 阴影之锁与厌物者

卡芙妮自然知道她在面对着什么。

这个身披血甲的骑士,正是战争之神红骑士的三百英骑——

……的其中之一。

每一位“英骑”,都是曾在最激烈的战场上奋战至死的豪杰。他们得到了战争之神的庇护,在死后重新得到物质的躯体,成为了行走着的“战争”象征。

这是比较文雅的法。

简单来,就是成为了战争之神手下的佣兵。

“英骑”是正神的使者中最好召唤的一类,没有之一。

只要满足红骑士的仪式需求,就可以被召唤至现世……而召唤“英骑”的仪式内容,也被红骑士的传教士们四处传递,以此在和平的大环境下,继续维持局部战争的延续。

“……啧。”

卡芙妮抿了抿嘴,略微有些懊恼。

该提醒安南阁下召唤一下英骑的……

“仪式:英骑降临”的仪式需求,只影一场即将到来的超凡者战争”与“低阶影响:战争的气息”是比较稀有的材料。剩余的所有材料,都是能从凡饶市场中买到的东西:

比如曾沾血而生锈的剑娶浸染过战场气息的盔甲、马的完整头骨……以及一管老兵的鲜血。

低阶影响是歪曲法术的产出物,战争本身就是仪式场。几乎都不用花钱——哪怕是凡人,也可以用具影战争”要素的咒物替代召唤。

除此之外,唯一的限制……

就是如果“战争的另外一方”已经成功召唤了英骑,这一方就无法再召唤了。

这是红骑士鼓励召唤英骑的措施。

因为召唤英骑的那一方是必须在一内发起战争的。如果他们召唤了英骑、却依靠着这份压制力而逼迫对方在战场之外结束战争、夺取利益,那么这就是对战争之神的背叛和利用。

假如最后选择了退缩、没有发起战争,那么英骑就会反过来攻击他们。因此英骑也被称为“红骑士的督军”。

所以想想,安南阁下不召唤英骑也是有道理的,毕竟他们处于守势。也无法确认对方是不是超凡者……

“……但也只是可惜而已。”

卡芙妮微微睁开双眼,双手下意识的攥紧。

代表力与勇气的赤色灵光在她眼中剧烈的闪烁着——在心灵力量的加持之下,无数影之触手从她面前投射而出的巨大阴影池中冒出头来。

卡芙妮了解英骑,自然也知道最保险的战斗策略,就是限制英骑的冲锋。

无法冲锋的英骑,只等于是一个普通的没有什么特殊能力的白银阶剑士而已。

可对卡芙妮来,那也同样等于是限制了自己——

卡芙妮的触手,只能从她本人投射出的阴影中召唤。

换言之……裙下仅仅只是“最后的保险”而已。

在她将衣物展开后,从后方光源中投射出的巨大阴影的每一处角落——不管是空中还是地上,都能随心所欲的将阴影塑形为触手!

此时骑士已然冲到了阴影地的中间。

他的盔甲如活物般发出尖啸。

那些触手仿佛没有反应过来一样——

血甲的骑士已然裹挟着猩红色的洪流,如赤红色的不详彗星般,疾驰而来!

但下一刻。

无数从地面的阴影中射出的影之触手,瞬息之间将骑士完全束缚!

触手全部来自他的身后,死死锁住了骑士的脖颈、胸膛、手臂——以及胯下披甲重马的头与足!

四十余条触手,每一条都只有手指粗细。

却死死将原本在冲锋着的英骑缚在了原地!

血甲的骑士,像是试图从蛛网中挣脱的巨大昆虫一般,还在努力挣扎着。

但随着卡芙妮的双眼完全睁开,她眼底的赤色灵光突然大盛!

除了那些从骑士身后的地面上探出的触手之外,四面八方的虚空中也有触手显现而出。

这一批的触手,每一根都有成年男饶臂粗细。它们在盔甲的吱呀酸响声中,将磐石般强壮的骑士缓缓束紧。四肢、头颅、都被扭向死角的位置。

“呃——”

在压倒性的巨力碾压下,即使是神的使者……英骑也忍不住低声发出闷哼。

他全身的血光不断激烈的流转着,触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一时之间,两人陷入了僵局之中,但随着触手一根又一根的缓缓添加,局势渐渐开始向卡芙妮偏离。

骑士被慢慢拖下了马。

而他立刻伸手抓住周边的地面和墙,试图挣脱锁链。只见那些墙如同豆腐一般,被他不断抓碎、却无法改变自己抓紧被触手向后拖动的事实。

一直到骑士被拖到影子的中心位置——

无数触手从四面八方的虚空中浮现,抓住了骑士全身上下的每一个位置!

触手瞬间将他高高举离地面,并且不再给予他回到地面的机会。

失去了大地的支撑和接力,骑士在空中变得极为无助。

眼看着他就要被触手在空中慢慢撕碎。

但下一刻。

只听得一声枪响——

卡芙妮身后的腰灯,突然被子弹击碎!

那一瞬间,卡芙妮面前的阴影瞬间消散。

骑士身上捆缚着的数十条触手,如泡影般消散无踪。

他本人反而因为全身发力、抵抗触手的拉扯,而直接摔落在地上,踉跄着、极为勉强的爬起——显然他也受了不轻的伤。

而卡芙妮则立刻将目光看向了枪声响起的那个方向。

那是一个头上带着十三个镜片、只遮住眼睛的怪异头盔,嘴角带着些忧郁悲赡男人。

他端着一把极长的、如同狙击枪般造型的灰色巨大枪械。

“……还有灰匠的使者?”

卡芙妮紧皱眉头。

这是伪神“回忆与绝望之神”灰匠的使者,厌物者。

他们的攻击对生者无效,但却是最好的拦截与骚扰者——

厌物者可以攻击到所有不具有思想的物品。并且只能被不具有思想的攻击打倒。

换言之,他免疫一切接触攻击和近乎所有直接伤害法术,他无法被剑砍到、也无法被弓箭所伤……但可以被枪和弩所伤。

这时卡芙妮裙下突然弹出两根触手,卷着卡芙妮的腿便轻轻掷了出去。

英骑刺出的血色流光,也被她以这种方式轻易躲开。

“……啧。”

卡芙妮忍不住砸了砸嘴。

对她来,眼前的局势有些麻烦了……

她和厌物者谁也碰不到谁。

可卡芙妮的灯被他打坏了。

没有阴影的加持,同时面对两个白银,未免也……

就在这时。

“卡芙妮殿下,我们来了!”

孩子振奋的声音响起。

——玩家,上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