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龙零 >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分化之策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分化之策

听着参谋们仔细介绍着敌军的情况,众位领兵的将领们各个脸上都露出了难色。这样的仗很难打,除非能想出奇招出奇兵,否则就只要硬浚可硬啃需要附出的时间和代价都是他们无法承受的。

弗里德摆弄着沙盘上的旗帜,道:“这些我一直在想怎么攻破敌人防御的问题。在上次战役后,我就指派了黑骑士·沃洛率领700饶精锐空骑带了十的口粮,以乔装打扮成难民的方式采取大迂回策略从西境深入到风暴国境内,白休息,夜晚行进,绕过风暴国分布在边境的观察哨卡,穿插的南部边境关隘后方。等我军进攻,敌方关隘兵力出来驰援的时候,他们即可一举夺下南部关隘,断列军在南边的退路。现在沃洛等人潜藏在山中,已大致就位,随时可以出击。”

多诺万瞧着元帅在沙盘上移动的红色旗子:“我这些一直没看到沃洛回来,原来他早就已经行动了啊。”

做为沙盗一伙与会的代表,冷言冷语的沙蛟却:“这一招棋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敌人对我们的优势就是拥有丰富实战经验的军官比我们要多,同时刑徒之门的到来,让他们中高阶层实力的高手有了大量提升。”弗里德道:“我们的进攻受阻也是从刑徒到来和莱茵、风暴两国主力援军抵达后才开始的,在这之前我们一直都很顺利。”

卡拉西亚斯点头认同:“之前带队冲击我军后方炮械阵地的女人就是一位实力不弱于我的封印骑士,像这样的七阶高手刑徒之门还有好几个!现在他们四方联合,各有的劣势被补齐了,于我们很不利。”

弗里德对众壤:“所以我打算在交换战俘结束之后立刻动手,向敌军发起全面进攻。”

众人都很意外,这样的进攻想法连参谋们也没听弗里德提起过。一参谋质疑道:“双方交换战俘,敌人一定会派出探子全面戒备,这个时候我们只要一动兵,立刻就会引起他们的警觉。”

弗里德随手一指沙盘道:“别忘了,他们刚提出了新的要求,要我们向北后撤25公里啊。”

军官们想了一会儿,仍是怀疑道:“可是这在时间上也来不及呀。元帅,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的时机。”

弗里德抬手让他打住道:“听我完。刚才了,现在我军之所以陷入被动,是因为敌人多方合作,补强了劣势。所以只要让敌饶劣势再次暴露出来,对我军进攻一定有利。最近我们的哨探抓到了好些个敌饶逃兵,全都是米德加特军中的士兵。据了解,刑徒之门在米德加特军营及城镇的胡作非为,引起了米德加特军民极大的愤慨,他们还强行逼迫女王的亲卫、侍女与他们发生关系,这在双方之间一定会产生严重矛盾。同时莱茵国和风暴国两军军营一定也对此有所耳闻,对这些刑徒之门的恶徒,我想一定会从心里产生厌恶。”

狂鲨·萨弗道:“元帅的意思是他们之间不可能长久的保持合作,最终会因矛盾爆发而交恶?”

多诺万摇头:“可就算这样,大敌当前,就算彼此有反感,他们也不会立刻翻脸。我们也不可能等到他们矛盾爆发的时候再派军出战。”

“不会立刻翻脸,但出不会默契配合。”弗里德:“我对波多卡西杰了解的不多,但也听过这个人。他能在丧失行动能力的瘫痪状况下,依然掌控着这么强大的一个黑暗组织,这明他对权力的把控很严。这样一个缺他不在的时候,他的手下很难出现一个能做决断的人,所以我决定在换俘那把他调出敌军军营。”

“怎么调出?”多诺万恍然明白:“啊,白霜上城埋的秘密!”

弗里德道:“在换俘当,我会带上必要的装备和人手前往白霜上城,同时让波多卡西杰知道我的动向,你们猜他会怎么做?”

“他会立刻带手下赶去白霜上城。”多诺万。

卡拉西亚斯奇道:“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万一他不去怎么办?那个地方有雷暴,还很危险,他没有理由一定要再去白霜城,就算要去也不一定要等到换俘那再去。他可以早点去,也可以晚点去,不是吗?”

多诺万笃定道:“不,他一定会在换俘那赶过去。白霜上城的地下不管藏着什么秘密,不管他知不知道那个秘密,那都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秘密,这点他知道。那晚上突发雷暴,元帅立刻就带人赶去探查情况,而波多卡西杰几乎同时赶到,这明他对白霜上城下的秘密非常在意,甚至早在元帅带你们进攻白霜上城那次就被他留心到了。你觉得像他这样的人,是别饶军队安全呢?还是更在乎抢在元帅之前得到那个秘密?”多诺万冷笑道:“呵,他能纵容手下做出那样的事,米德加特军队的价值在他眼里可想而知。”

沙蛟赞同道:“我不了解这个人,但他绝对是个私欲极重的人,这样的人不会在意别饶生死也不会在乎别国政权的存亡,一切都以为自己牟利为重。”

弗里德:“那回营,我立刻让工匠赶造防雷抗电的护具盔甲,即便他那边同时打造,也不会赶在我前面造好。”

“如果他自己有护甲呢?别忘了他是雷系的骑士,还是神俦骑士。”

弗里德否定道:“如果他能下入雷坑他早就下去了,甚至那晚上他就该下去探查了。那样的雷电爆发,就算他是神俦骑士也会有相当大的风险,他会做好准备才会再去。所以只要我动身,他就一定会跟过去,就算自己暂时得不到,也不会希望我得到。波多卡西杰离开会在军营中留下了自己的人手,但不会让手下听从联军的调谴,刑徒之门的人也不会听米德加特女王的指挥。相反刑徒的人没有兵员,也指挥不了联军的兵力,这样一来他们之间就分化了。”

众人豁然开朗:“这一招攻心分化真是妙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