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佛系妖仙天然呆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书法渣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九十五章 书法渣

可是在这异世呆久了,不适应这里的文字怎么能行呢?这里是自己新生的地方,将来自己可能还要在这个世界生活很多很多年,所以文字书法这方面该学的还是要学的。

正巧呀,慧灵的书法就很好,闲来无事的时候拉着他教自己练练字,这岂不是又一个培养感情的好机会。

“宝花施主这已经是第四遍了,我已经过很多次,你这样发力是不对的,稳握笔杆,手腕用力。”

“这个笔画的顺序是不对的,是先写这个口不是先写这个田。”

“字与字之间的大要一致,这样参差不齐,很影响美观的。”

“写字之前先把毛笔上多余的墨汁刮掉,不然滴在纸上,你这一整张字就毁了。”

“啊!我刚刚是不是让你写字之前把多余的墨汁给刮掉?!”

“你为何要从左往右写呢?不应该是从右往左写吗?”

“下笔要轻,用笔尖写字,不是用整个毛笔去写呀!”

“你确定这是篆?怎么感觉这字少了几笔呢?”

“啊,我是不是过很多次了?你写字之前要把多余的墨汁给刮掉啊!!不可以滴在纸上啊!”

宝花:“……”

“我不学啦!”

“我也不教啦!”

两人同时气得甩了袖子。

“哟,真稀罕,你们两个也会吵架啊。”

重适时的插了句话,很明显,他刚才一直在偷看来着。

“要你管啊,喝你的茶吧!”宝花大喊了一句,然后气冲冲的扭头跑回了阁楼,进了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其实她生气不是为别的,也不是因为嫌弃慧灵教导她时的那些话很烦。

她其实是恼羞成怒啊。

自己一以前再怎么好歹也是学霸级的人物吧,怎么在写古体毛笔字的时候,就学的这么差劲呢?

大约是因为有慧灵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所以比较紧张的缘故吧。

没办法,一旦靠他近了,宝花满脑子想的就全是和尚了,哪还有闲心去干别的事情啊,再者了,她让他教毛笔字,其实培养感情才是主要目的,并不是真的像师生那样认真的教学呀。

怎么心里想的跟现实中发生的全都是不一样的呢?

是自己没有特意的往培养感情的方向去引吗?

宝花忽然想起,自己练字的时候好像也是挺认真的,并没有要跟慧灵有聊些别的的念头。

而且也怪自己太笨了,就写字之前先习惯性地刮一下多余的墨汁,自己都经常性的忘记,也不怨慧灵这么好脾气的人都被自己整得没耐心了。

唉,反正现在是不欢而散了。

认识他这么久了,追他也这么久了,这还是两个融一次因为一点事而闹不愉快呢。

宝花现在好后悔呀,他这样耍性子是脾气,估计会破坏自己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形象吧,好像以前也没有什么形象可言,但是总比大暴躁姐脾气的形象好吧。

怎么办呀?要主动去道个歉嘛。

宝花坐在床垫上,愁得不行,往后一躺,躺在了软乎乎的棉被上,捂着脸开始嘤嘤嘤的哼哼。

“砰砰砰。”

就在宝花心里还在想着如何去主动跟和尚道歉的时候,自己房间的屋门却忽然被敲响了。

而花心里一紧,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谁呀?”

“是我。”

外面居然传来了和尚的声音。

“你你你……你怎么来了?”宝花噌的一下坐直了身体,心里紧张的话都结巴了。

“我是来道歉的,先前我对你话的语气不对,还望宝花施主海涵,不与我计较。”

“不计较,不计较,怎么会跟你计较呢?”宝花站起了身,连连摆手,两个人就这样隔着一道门,起了话。

“所以我能进去吗?”

慧灵在门口站了半不见里面的人过来开门,不由得轻轻问了一句。

“能啊能啊。”宝花重重的点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一直没过去给他开门。

风风火火地跑到门口拉开了门,见到和尚,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宝花觉得心中的委屈和羞怒都消失了大半。

“我错了,我知道自己很笨,但是还耍性子,对不起……”宝花抬起头对上慧灵的眼睛,委屈巴巴地开口。

“不怪你,是我没有考虑你的感受。”慧灵叹了口气。

“那这件事情就翻篇让他过去了行不行?”

“校”慧灵点点头,浅笑了一下。

“嘿嘿,那你来我房间玩会儿,我教你下棋怎么样?”

“我会下棋。”无需教的。

“哎呀,你先进来嘛,我的这个下棋跟你理解中的下棋是不一样的,是新的玩法,新的格局,你看看就知道了。”

宝花声音带着撒娇的味道,她扯着慧灵的袖子就往房间里拽,将人拽进来之后还反手关上了门,甚至不放心的还加了一层结界,防止重的老家伙用神识偷窥。

“这种棋艺是何机密吗?”慧灵见他如此心谨慎,不由得对接下来的棋局隐隐有些期待。

“哎呀,不是啥机密,主要是怕重那老家伙偷看你晓得吧。”宝花摆了摆手,确认房间的结界布没有漏洞之时,这才走到了桌边,从自己的储物袋中掏出了那张棋盘。

“这样的棋盘布局我倒是从未见过。”

“没见过就对了,这个东西叫做象棋,玩法很多,特别费脑子,其难度不比围棋什么的来的差。”

“那你一规则,我们来走一盘?”对于新玩法的棋盘,重倒是显得很是期待。

“好呀好呀,刚开始是这样摆的,位置都是开局固定的,然后规则嘛,就是马走日,相走田……”

宝花巴拉巴拉地了一大堆规则之后,慧灵听的似懂非懂,但是就在这个似懂非懂的情况下,他还是坚持要玩儿一局。

宝花还能怎么办?那就陪她玩喽。

宝花的象棋功底还行,好歹以前在区自己组织的比赛里拿过第二名呢。

所以简单的几步,宝花就给那个慧灵将军了。

“妙啊,竟然还有如此玩法的棋局。”虽然第一盘输掉了,但是慧灵并没有觉得挫败,反而赞叹起了象棋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