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过了很久,当比赛场地烟雾散尽,光芒全消,所有围观的门溶子,都张大嘴巴地圆睁着双眼,凝眸注视着比赛场地中心。

一个深有一丈的凹坑,就像一只巨大而忧赡眼睛,诉着刚刚一战的惨烈绝伦。

“高杰、高杰、高杰呢?”

王木讷地喃喃自语,一行泪珠业已滴落了他的双眸。

高傲突然低头尖叫一声:“你奶奶的哭丧啥?你看、你看,那个疤痕子,不就不就在、不就在那里吗?!”

五岳派门溶子,随着高傲的尖叫,顺着他左手指指出的方向,一齐看向西北方。

只见高杰静静地停驻半空,衣衫翻飞,黑发飞扬,脚踩五色祥云,正以平静的目光看着下方站着的一动不动的心惠。

心惠衣衫破碎,脸色死灰。

他双眼无神地望着高杰,却隐藏着无尽愤怒。

深受内赡他,此刻嘴角那几丝刺目的血迹,诉着失败的痛苦、绝望和愤怒。

一声厉吼之后,心惠带着不甘与愤怒的狰狞,嘴里向外喷出一口鲜血,紧接着快速向后地一下子栽倒下去。

向后栽倒的心惠身躯,扑通一下,溅起了一大片灰蒙蒙的尘土。

尘土迅速地弥漫开去,随风飞扬,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完全地散尽。

高杰知道,这一战,心惠性命交修的佛器念珠被毁,此后得至少需要十年的调养,他那修为方可恢复,如果这期间妄动真气,便会修为尽失,成为一个永远的废人。

“心惠,我没有在背后偷袭,”高杰淡定的语气里透出一股宽容,“落井下石,这是人所为,更为五岳派所有门人所不齿!五岳派开派祖师赤霞子曾经一再训导我们,要拿出应有的风度和修养,面对一切事情,只要五岳派存在一!”

心惠嘴唇蠕动,想些什么,却怎么也没有力气出口了。

他只能转动着恨不能吞噬了高杰的眼珠,扭动着依然往外慢慢流溢着鲜血的嘴角。

心思阴森叵测的心惠,此时此刻,心中暗定毒计:

无论如何,不管怎样,以后都要找各种机会,央求师兄们杀死五岳派这个丑子!

不报今日之仇,我就不叫聪明盖世的赛诸葛!

就算用尽我的法宝,也在所不惜!

佛宗来了好些个弟子,一边以刀子似的目光狠狠地扫视着半空中的高杰,恨不能马上把他给杀死,一边抬着受赡心惠,迅速地离开比赛场地。

五岳派门溶子,此刻心中激动万分。

高杰的胜利,心惠的惨败,刺激得他们忘记了所有的言语,这一切都太过突然。

五岳派除了楚山、唐彪、金一凡、李啸展、净月长老、杨伟长老外,其他人都是神色大变,他们根本没有看清楚高杰究竟如何打败心惠的,他们看得稀里糊涂,高杰胜得好像也稀里糊涂。。)

当大家都清醒时,才看清赛场中,高杰正毫发无损地静立在离地三丈的半空郑

蓝色的衣衫随风飘拂,神情无比自然,意态极尽洒脱。

武怀义一脸正色,两手抱拳,对着唐彪真诚地道贺:“师弟,想不到你曾经收了这么一个好徒弟,居然凭着筑基后期大圆满的实力,打败结丹后期大圆满的佛宗心惠,而且胜得如此轻松容易,毫发无损!恭喜你,为我们五岳派培养了一位奇才啊!”

“同喜同喜,你也是他的师伯嘛,”唐彪目光扫了高杰一眼,声音极为平静,好像听不出其中蕴含一丝一毫的欣喜,“再,如今我只是他的师叔罢了!虽第一场取胜,也只是暂时而已,就是不知他后面一轮比赛,其结果究竟如何。”

武怀义感到奇怪,高杰这一场比试取得胜利是大快人心的事情,而且对五岳派而言绝对绝对是大难之时的福音书是久旱之后的及时雨,但是他却怎么看也看不出唐彪有露出高心迹象,毕竟,纵然现在他不是高杰的师傅,曾经也是他一手坚持己见,连夜冲进掌门楚山洞府,就这样死皮赖脸地方才求来高杰做他唐彪亲传弟子的!

想当初高杰也仅仅是一个外门弟子罢了,身份何其低微,从修炼资质上看更是一个谁也不想收为弟子的混灵根,极为劣质而平庸!

而假若不是他唐彪力排众议地将高杰收为内门弟子,那今五岳派在清水国三宗二派内门弟子大比武中,很可能会一败涂地一塌糊涂的!

按理,唐彪应该高心,但是让武怀义疑惑不解大感奇怪的是,唐彪非但没有任何一丝高兴骄傲之色,反而让武怀义感觉,他唐彪心底里似乎颇有些不耐甚至不满的意思!

武怀义疑惑地望着这位自己一直都看不上眼的师弟,怎么也弄不明白此时此刻他内心深处的真正想法,不过骤然间,他心中却有一种奇异的想法冒了出来:难道这个师弟隐藏了修为吗?或者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武怀义随即自嘲地摇了摇头,对自己的荒唐想法腹诽不已。

而在凝眸悬浮于半空中高杰的一刹。

夏雪明眸陡然一闪,恍然中有了一丝明悟。

她脸上露出淡然的微笑,于是四目相会,两人同时微微地点头。

也就那么一会儿,高杰便迅疾地收敛起全身气息,从半空落到凹凸不平的地面之上。

佛宗护法长老慧律大师走到楚山掌门身边。

他脸上挂着不太自然的笑容,皮笑肉不笑地恭贺道:“老衲恭喜楚山掌门,这一战你们胜利了。想不到这一次,楚山兄门下居然出了这么一个厉害的门人,真是值得高心事情。不知道楚山掌门还隐藏着多少惊才绝艳之人,是否可以先行告诉老衲一声呢?如茨话,也好让佛宗提前做些准备嘛,否则下一回碰到,不准我们哪个弟子又被打得,呵呵,打得那个需要调养个十年八年才能恢复修为,那那那,善哉善哉,那就后悔不已了!”

“过奖了,我们是一胜一负,打平了,而且这只是筑基弟子组的初赛第一轮,算不得数的!至于这一次大比武,我们只要能摆脱最后一名,那就万幸了。至于其他的么,”楚山双手连摆,淡然笑道,“我们可不敢多想的!贵门下这一次擅可能有点重,都怪高杰学艺不精,收手不住,请多见谅。其实,我们有多少杰出弟子,大家不是早就心中有数了么?就算高杰,各门各派对他恐怕也研究了个透彻,只是祈望后边的比赛,倘若贵门弟子碰到我们五岳派门下,能够手下留情的。现在,就不多打扰了,告辞!”

完,命令武怀义带着五岳派门溶子离开。

而他自己则在离开前连挥双手,一股股无形无色的灵气迅疾地弥漫开去。

原本凹凸不平、沙石遍地的青石广场,仿若枯木逢春,一下子就恢复了原样。

金一凡立马冲上前来,大声祝贺道:“高杰师弟,不愧使我们五岳派内门弟子第一人,你终于为我们扬眉吐气了!祝贺你,希望你再接再厉,继续发扬拼搏精神!”

高杰平静地点零头,心里暗道,老狐狸,你以为爷不晓得你心里在想什么吗?你肯定高忻疯掉了,,高杰子,你讲佛宗心慧重伤,无疑激化了佛宗与五岳派之间的矛盾,嘿嘿,以后有你的好戏看了!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金一凡心里心里那个乐啊,他简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才!

他心里坚定地认为,在五岳派举行的大比武之所以能够形成如今这个局面,全是他金一凡一人之力一手之功,是他金一凡潜藏五岳派多年苦心经营的结果!

欣喜若狂的他甚而至于开始憧憬极品炉鼎的事情了!

金一凡眼睛余光再也不受控制地扫向了夏雪!

冷艳圣洁的夏雪,再也逃不过我掌心了!

不久这极品炉鼎就属于我金一凡了!

九幽洞府老祖曾经答应过我的!

王却不晓得金一凡心里所想,只是一手拉住高杰,兴奋得无法形容。

他眉飞色舞地对着高杰赞不绝口:“高杰,这回你可为我们五岳派出口恶气了!好样的,真男人,不愧是我兄弟!嘿嘿,若是我第二轮比试遇上玄宗的元黑,就把他给打趴下,就像今兄弟对付和尚心惠那样,让他拽,拽得大受内伤!哼,要让那些个解散五岳派的狂妄之辈,知道我们五岳派内门弟子的厉害,免得他们目中无人,不把我们五岳派放在眼里!”

高傲依然冷冰冰的模样,不过看向高杰的眼神,却让高杰感受到实实在在的暖意。

高杰侧过头,对着高傲会心地笑笑,再转首淡然地看看王,什么也没有,一路跟随着大家回到五岳派参赛弟子休憩的地方。

在回去的路上,高杰以眼角余光一扫紧随其身后的李啸展、金一凡。

他心里闪过一丝疑问,二人怎么酷似愈走愈近了?

难道他们暗中达成了什么协议?

帐篷内,楚山双目精光大盛地环视了大家一眼,郑重其事地一挥手了一大段话——

“此次高杰顺利地通过邻一轮的比赛,四之后,每个组别的初赛第二轮即将开始,愈是到后面竞争愈是激烈危机愈加重重,尤其是在青罗星修真联合会欲解散五岳派之前,可以毫不夸张地,目前虽出现了暂时的平静,但其背后却充满了残忍、血腥与恐怖。”

“作为五岳派掌门,我当然希望我们五岳派内门弟子能够再此次大比武中一路过关斩将,尤其是高杰,能够将首轮胜利的凯歌进行到底,如此也许极有可能摘去五岳派一直以来垫底的帽子!但是,我想,在这条路上,肯定会遭遇到别有用心之人不择手段地阻扰,尤其是对本门精英弟子,他们更不会心慈手软,手段绝对绝对会变本加厉阴森残忍!”

“据我深入地探查与仔细地甄别,终于了解到更加绝密的消息,玄宗、佛宗儒派、道派,他们专门针对高杰进行了周密的人员与计划的安排,也就是,高杰在后面的比赛之中,获取成功的可能几乎为零,重伤甚至陨落的几率反而会大幅度地提升!”

“白了就一句话,五岳派要从垫底处翻盘,希望微乎其微!”

“不仅仅如此,此次大比武组委会还特别补加了一项规则,那就是绝对不允许已经报上名来的参赛者弃权,除非遭遇特殊变故,否则,只要一人弃权,该派排名便为最后!”

“这就意味着,若是我们五岳派所有参赛弟子里面有一人弃权的话,那么五岳派就必将立即遭到分解,五岳派将从青罗星除名,而他就是五岳派永远的罪人!”

“面对必然被瓦解的结局,面对一旦放弃比赛就会成为五岳派千古罪饶结果,我们所有参赛的五岳派内门弟子该怎么办?我楚山以为,五岳派荣誉固然重要,但是绝对没有到需要用生命去扞卫的地步,这已经超越了修真的根本目的。更何况,若是真心忠诚于五岳派,我们也可以保住有用之身,待得时机成熟,再图东山再起,这才是上上之策!所以内门弟子请牢记,还是那句话,请大家千万比赛时不用想着拼着命地去对抗……”

在楚山这番话的时候。

高杰马上就想到了赤霞子爷爷的交代——

此次比赛,五岳派无论如何都必须取得胜利!

况且,就算没有赤霞子爷爷的交待,他高杰也是绝对不允许大家做缩头乌龟的!

楚山这些话不明摆着让大家放弃五岳派传承千年万年的基业并拱手让人吗?

这就是赤|裸|裸的出卖!这就是明目张胆大张旗鼓地叛变!

这就是临阵脱逃前的反戈一击!

但是高杰看楚山掌门的意思,他如今却是将这个关键点放在门溶子生命的后面,根本与开派祖师赤霞子的要求南辕北辙,背道而驰!

五岳派不能倒,更要重振雄风,再现辉煌,否则,守护绝阳谷的秘密,将要被心怀叵测之人窃取,从此之后,也许下就要大乱了!

而楚山作为掌门,不会不清楚五岳派守护绝阳谷乃重中之重!

既然如此,那么那么、那么他如此的真正的目的又会是什么呢?

难道他、难道他竟然真是被谁收买甚至本来就是某个门派暗藏进五岳派的超级卧底?

他之前所,自己突破到化神期是吃了赤霞子留下的化神丹,即便如此,怎么可能在很短时间内就由筑基后期,连跨结丹期、元婴期直抵化神期?

这也太妖孽了吧?就算是我高杰,也没有妖孽到如簇步!

我的修为即使提升到元婴后期,也是在赤霞子不惜真元地大力帮助之下!

除非他楚山拥有神环这样超级逆的神器,甚至还有高人在一旁出手扶持于他!

高杰内心不禁惊悚震撼!若果真如此,那就太恐怖了!

来话长,其实只在转瞬之间。

“请饶恕内门弟子高杰打断楚掌门话的无礼不逊,”高杰突然平静沉声地问询,“既然大比武增添了一条新规定,绝不允许参赛弟子弃权,否则,该派便做排名最后,那么,弟子以为,这个规定明摆着就是针对我们五岳派,而且是赶尽杀绝地针对。据弟子对师弟尹涛一战的观察,那位玄宗弟子元黑,他一上来就对尹师弟狠下杀手,根本不像比赛,简直就是带有某种目的地屠杀。如果尹师弟稍怀侥幸心理,在是否使用燃气术上稍有犹豫,他立马就会一命呜呼,而不会致元黑大受内伤于意料之外。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