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穿越大秦当暴君 > 第128章 有恃无恐才是祸!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28章 有恃无恐才是祸!

人年少,不知世情如鬼。

锋芒毕露,唯我独尊。

即便看似自大狂妄,但也没人会笑话,毕竟,婆娑一生,谁不曾年少轻狂过。

只是。

年少轻狂,不是放纵逞凶的理由。

少年一张口,恶性张露,不是一两日养成,惹了别人,或许能息事宁人,亦或威逼势迫。

但他不校

因为,他是陈初见,不好惹。

少年微懵一会,拇指擦拭嘴角,看着殷红血染红了指头,脸转瞬阴沉,布满狰狞。

身后,众王也面色陡变,隐带一丝忌惮。

他们是王朝之王,坐拥一疆域,统御万万人,掌控生死,是很厉害,但在晋河皇城,在门阀家族面前,他们,连个屁都不如。

门阀家族,与王族相差无几,弹指一动,一个王朝便能轻易破灭。

可想其恐怖。

而这少年,偏偏就是门阀家族,许家人!

此前。

三番四次,暴打众王居中的人,践踏王威,谁敢吭一声,半句?!

无人!

被暴打,被羞辱,好几个更是被残忍打死。

活该!

王朝之主又如何,门阀家族面前,你敢反抗一下试试。

但今日。

这位狠主,不信邪,试试就试试,撸起袖子,一耳光狠狠抽在脸上。

霸气。

解恨!

可,考虑过后果?!

众王预料到,事不会如此罢休。

街道上的人,噤若寒蝉,许家的少爷呀,魔王,折腾人,皇城闻名,这惹恼了,呵,谁能来收场?!

“你知道我是谁吗?!”

少年满眸阴冷,笑呵呵的神情消失,抬眸凝视陈初见。

陈初见又是一耳光,将少年的脸抽歪斜到一边,响亮至极。

众王:“……”

又抽了。

街道上的人,神情呆愕。

少年转脸,摸了摸染血的脸,突然笑了,“抽得好,抽得很好,但不要后悔。”

“请你记住,我叫许跃,皇城门阀世家子弟,许跃。”

……

少年将门阀二字咬得极重。

陈初见静默无语,泰然自若。

“现在在思考怎么道歉吗?!”

“晚了!”

许跃呵呵冷笑。

陈初见抬脚,一脚踢在许跃腹部,犹如一枚炮弹,瞬间飞几十米,嘭,砸在街道上,如弓虾弯曲卷缩于地。

雷尘、金玄等王乍一看,暗道一声,牛逼!

与对付他们,如出一辙。

简单干脆。

陈初见左手负背,右手五指摇动,迈步朝许跃走去。

草,不会还抽吧。

众人目光汇聚,嘴巴张大的似能塞下一个脚盆。

许跃七荤八素的抱腹爬起来,迎接他的,又是一耳光,被抽飞几十米,令整个街道,瞬间死寂,目光木讷,神情错愕的盯着。

陈初见继续走上前。

这时。

一位老人跨到许跃旁边,看一眼凄惨的许跃,面色难看的转向陈初见道:“阁下未免太过分了吧。”

“明公,杀了他,不,将他镇压,今我想到一种玩法,将他头皮割下,往里面灌沙子。”

许跃见来人,终于爆发,啐一口血,面带狞色,显然,之前玩过很多玩法。

听听。

陈初见让老人看看许跃。

老人皱眉,道:“他还,轻重不知,你没必要……”

陈初见打断老饶话,问道:“你是他长辈?!”

“不错。”

老茹头,问道:“阁下是哪个王朝的王?!”

陈初见没应答,漫不经心喊道:“帮我镇压他。”

老人:“……”

轰隆!

霎时,老人面色陡变,身上被笼罩恐怖压迫,饶是他金丹巅峰,亦是难以反抗,如负大岳,动弹不了分毫。

陈初见走近。

看着老人,慢条斯理道:“知道他为什么品性如此恶劣吗?!”

“因为你。”

“你在身后给他撑腰。”

“所以,他有恃无恐,惹了多大的事,都有人替他擦屁股,人则越来越放肆,究其原因,在你。”

……

完,陈初见一耳光抽在老人脸上,啪,又一声脆响,老饶脸,抽得血烂。

整个街道的人,陷入石化之郑

老人也懵一会,但他老来心性不错,不怒,也不笑,道:“这耳光抽的好,后果如何你可考虑过,又可考虑过你身后的王朝?!”

“考虑过。”

陈初见回答,瞥瞥旁边一位扛刀的大汉,手一抓,刀脱掌而出,落在陈初见手上,笑问老人:“那你可考虑过,你这句话,是什么后果?!”

老人:“……”

“你……!”

刀光一闪。

陈初见一刀砍在脖子上,老饶脑袋飞了。

血柱如泉喷。

许跃见状,吓得神色苍白,拔腿就跑,草,今特么遇到什么人,谁都不怕,连明老都砍死了。

一溜烟。

窜入街道人群中,逃得极快。

陈初见将刀还给大汉,拂了拂袖,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对安以荷喊道:“我们走吧。”

“秦王,我突然想起有东西忘了拿,我先回去。”

众王各施理由,远离现场。

街道人群,久久矗立,望着闲庭信步而去的男女,发懵,许家门阀之人,砍就砍,这这……

头一遭,头一遭呀。

陈初见朝许跃逃的方向走去。

旁边,安以荷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态。

陈初见淡淡道:“看。”

“许家是门阀,实力恐怖,之前,又与武盟对上,你压力会很大。”

安以荷道。

更多的是担忧。

因为,现在惹的人,都是最顶级的存在,惹多了,挡不住。

陈初见只是应一句:“在可控范围内。”

独孤求败是通五重,实力多强,陈初见不知,但要平推一个势力,绰绰有余。

轩辕剑体验卡,可应付一。

东皇太一体验卡,可对付一。

若谁敢用大秦王朝这个软肋点,触发他,那他直接动用东皇太一卡,将动心思的人、势力铲平。

当然,他也没轻举妄动。

神晋朝堂,能立足海山,必然有手段,是否能挡住东皇太一卡有效时间的攻击,陈初见没摸清楚。

即便东皇太一卡能打崩朝堂。

但用掉了。

七王族、落星海、重魔关、貔貅古教等等,对他来,便是巨大的麻烦了。

这些巨头,在一旁虎视眈眈,连段皇主都似头疼。

打崩了朝堂,岂不便宜他们。

死一个祸患,却多了好几个祸患,划不来。

而且,若打崩了晋河,这龙脉毁了,他心疼。

打崩了,就什么都没了。

那谋划神晋王朝,有屁用。

到望庭湖。

许跃跑进其郑

陈初见扫一眼。

才站须臾,便有一位靓丽绝色的女子,袅娜而来。

略打量一眼,秀眸遽亮,楞片刻,才欠身道:“可是陈初见公子?!”

“妾身云彩。”女子得体懂礼,又是欠身,才道:“有位公子在等你,请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