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穿越大秦当暴君 > 第127章 众王,随驾!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大秦变化,陈初见暂不得知。

现今,大秦国玺吞噬国运,助他突破金丹七重,单单此,便不虚此校

神晋为何能独占海山,诸疆称雄?!

无外乎,有龙脉、国运滋养,缔造诸多根骨,纳为神晋所用。

龙脉,暂时大秦没樱

但国运能提升。

国运越强,影响地气机,于大秦,皆有好处。

当然。

国玺只承载部分国运,并不代表,获得国玺,吞掉国运,就能灭国。

故而。

众王没察觉异状。

陈初见也没将国玺还给他们。

至少,能避免一些动作。

雷尘抱着脑袋,卷缩在地,若非他比寻常灵海肉身强悍,只怕那一踩,绝对能将他脑袋踩爆了。

真强。

够凶。

雷尘卷缩着,即便恢复一些,仍不敢站起身。

他笃定不了,若自己站起,陈初见会不会再踩他一脚,所幸继续装死狗,能逃避面对,便尽量逃避。

金玄仍旧跪着。

暗自悔恨。

一尊元神境,于大金王朝何其重要,却因他耍威风而死。

而今,更沦人脚下狗。

耻辱刺心,远比剑锋切割,更是难受。

将国玺放下。

陈初见才望向云山上人,“虽不想承认,但你终究属大秦人,朕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自裁吧。”

云山上人面色遽沉。

“秦王,刚才的事……!”

南抱拳,正准备解释,被陈初见一句打断:“你也得死。”

“不能再饶我一命?!”

云山上人老脸狰狞,知晓陈初见背后的人能杀元神,就能杀他,当下道:“我此刻乃金丹三重,愿意做你脚下一条狗,任你差遣,赴汤蹈火。”

陈初见靠在桌上,漫不经心道:“朕不需要。”

云山上人:“……”

南:“……”

金玄:“……”

金丹三重,苦求当条狗。

结果,陈初见不屑一顾,弃之如敝履。

这还是王朝之王?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皇主,呵,什么时候,金丹如此垃圾了?!

“处理掉吧。”

陈初见拂手。

两只大手陡然探空而抓,拘拿云山上人与南山,消失于众王居。

吓金玄等王一跳。

王朝之王呀,陈初见处理,就处理,这是当成什么了?!

陈初见脸上风轻气淡,若事过去了,向众王询问神晋目前的形势。

皇宴。

除商定嫡位一事。

按照众王推测,还有另一个目的,削兵权。

重魔关、落星海的兵权。

重魔关,是海山门户,镇守重魔兵八十万。

由四将统御。

而重魔兵,乃凶将凌太虚的旧部,两百年前,因凌太虚动乱,段皇主亲自镇压,诛灭九族,却独独保留了重魔兵。

只因此军,异常凶悍,乃是攻伐、抵御皇朝的主力军,若损失掉,必引起动荡,故而,冒风险下,段皇主还是保留下来。

赦免牵连之罪。

永镇重魔关。

但。

终究是段皇主心中一个耿。

另一个便是落星海,海龙王,厉九幽。

麾下十二海将,个个元神六重以上,掌三百万兵,传闻有二十万筑基军团,强的变态,更是深深刺痛了段皇主。

除此外。

蛟龙山。

貔貅古教。

因特殊缘由保留下来的宗门势力,也是痛点。

虽表面相安无事。

但,谁都知晓,枕下之虎,终是祸患。

陈初见听后。

闭门思考一夜。

做出盘算。

……

在这段时间。

雷尘、金玄等,各自离开众王居。

于一处别院。

金玄对一位独自下棋的男子,禀告一牵

男子,便是神晋大皇子,段成业。

“陈初见!”

段成业捻子一顿,笑道:“早听过大名。”

“殿下认识他?!”

金玄疑惑,有点不妙的感觉。

“听人提及。”段成业笑道:“金玄,你也别觉得委屈,你能不死,算有你幸运了。”

金玄不解。

段成业笑道:“刚刚听到消息,陈初见在江陵屠平三个世家,凌迟枭首七万多人,不好惹的人呀。”

金玄身体一个哆嗦。

草,这么狠。

他暗骂一句,难怪下手那么凶玻

“众王居的事,是我安排的,你大金王朝损失一尊元神,我也有一些责任,你放心吧,等我登位,力保你大金王朝,不在风雨中翻船。”

段成业落子棋盘。

一语令金玄暗喜。

“谢殿下。”

金玄拱手。

“退下吧,继续看着。”

段成业遣退金玄,看了看棋盘,自语道:“神晋这局棋,谁理清了,就是谁的,一个陈初见,威胁有,但终究逃不过棋局,先坐望。”

对这位刘公公‘念念不忘’,多次建议要杀的人,他没在乎,神晋大局,追溯根源,就分七大阵营。

——神晋七大皇世子!

另一边,雷鸣也向某位皇子禀告众王居的事。

他们都不过是棋子。

得跳,得活,才能让棋局动起来。

半夜。

被金玄等踢出众王居的那位,找到陈初见。

这是云风王朝的王,文昌。

把雷尘、金玄等人,可能是皇世子派来,搅乱众王,从中拉人站队的活子等事,皆告知。

陈初见已料到。

没过问。

第二。

一个下人突然禀报道:“秦王,我家主子想请你于望庭湖一聚。”

“你家主子是谁?!”

陈初见问道。

那下人笑道:“秦王去了就知道。”

陈初见想了想,望一眼,春寒过去,难得见日出,加上安以荷气色恢复,也准备外面逛逛。

让金玄通知一声。

众王。

随驾。

“呵,那是谁呀,居然让众王居的王们陪同。”

“难道是某位王族王世子?!”

“不是!听也是某王朝的王,不过这气质,的确能让人误以为是王世子,能众王随驾,也算个人物。”

街道上。

议论纷纷。

崇拜点+50

崇拜点+100

崇拜点+80

……

“呦,今遇到稀奇事了,乡疙瘩的贱民出来蹦哒了。”

旁边,跳出位锦衣少年。

捻着下巴,笑呵呵跟在一边,上下打量,犹如看遛猴。

众王面色难看。

却没理会,不想招惹。

因为,这家伙在众王居蹲了几次,专门踩他们。

少年见状,有点无趣,仿佛没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快步走上前,拦在陈初见面前,喝道:“站住。”

安以荷凝视对方。

一看,就是专门找茬的。

看向陈初见。

众王停下。

“这才像话嘛。”

少年嘴角一勾,笑道:“今爷不揍人,玩点别的,每人喊三声爷爷,爷爽了,不为难你们,不然,今少了断胳膊少腿。”

“当然,这娘皮就免了,是你的侍女吧,她得跟爷睡一晚。”

众王:“……”

这家伙越来越可恶了。

陈初见饶有兴致打量少年一眼,旋即喊道:“能站近点吗。”

站近?!

原以为要费些功夫,没想到这么痛快,少年戏谑笑着走上:“怎么,还怕羞耻吗?!”

“不是。”

陈初见挽了挽衣袖,扭动手腕,突然,一耳光抽在少年脸上,啪,碎牙带血飞溅。

少年:“……”

众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