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穿越大秦当暴君 > 第124章 众王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风浪聚,波涛如怒。

船只飘摇。

船上的崔俊、崔元等人,看得瞠目结舌,凝视晋河横空撕裂的通大道,断流贯瀑布,难以回神。

一剑破禁制,断晋河,只为踏马横渡。

何等桀骜!

要知。

晋河风雨数千年,加持禁制大阵,乃是堑,任你王公贵族,豪门圣地,封王拜侯,站在晋河,都得弯一弯腰,以彰显敬畏。

晋河,几乎成了神晋象征。

迄今为止。

在他记忆中,仅陈初见一人,敢断流践踏而过。

我要渡河!

简单一个要求,堑难挡,一剑斩断,鲜衣怒马,年少何其轻狂。

今日,我崔俊,也看走眼一回。

崔俊自嘲。

有实力,谁还搭你的破船。

一声令下,强者开道,扬长而去。

“能剑断长河,一剑横,这强者,必然是通。”

旁边,崔元心极骇然。

这种强者,放眼神晋,也是位列顶端,随身而行,可见陈初见的身份多不凡。

想到什么,他的目光极速朝身后瞠目的人群中扫视,捕捉到了尧卓。

“你认识他?!”

崔元问。

之前的事,他们都看见了。

尧卓神色骇然,仍处于震撼之郑

“他。”尧卓眼神微闪,徐徐道:“最近江陵人都在传的猛人。”

“一手捏死潜龙风浩。”

“一怒凌迟枭首七万。”

“剑平推三世家。”

“追杀江陵十城。”

……

嘶嘶嘶……

桩桩件件,听得崔俊的眼皮都狂跳,崔元等船客更是倒吸一口寒气。

难怪尧卓要逃避。

捏死潜龙榜的骄,凌迟枭首,灭掉世家,那一件是他们能想象的。

换做是他们,也不想多招惹。

旋即,整个船上的人,陷入静默无声之中,望着河郑

浪涛拍打落水狗。

你有急事又如何?!

你不爽又如何?!

现在依旧得老老实实等着。

我不坐,你们也别坐。

谁比谁霸道。

卢云城等人,也听到尧卓的话,难以言喻,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

但,难以弥补。

有些事,错了,就错了。

他们也付出了代价。

人马消失。

晋河倒灌瀑布冲下,掀起百丈狂涛。

多少船只被打翻。

崔俊等人,压根不敢再动。

……

晋河。

南宫云找到武盟,并以疵知风啸云的下落。

“风前辈!”

江廊尽头,南宫云抱拳一拜,任他多张扬,在封王榜上强者面前,依旧得收起性子,恭恭敬敬。

“听你知晓陈初见的下落,及身份。”

风啸云问道。

尽力控制怒火。

他担心,自己一怒,将这方圆十里都毁了,也包括知晓陈初见下落的南宫云。

“晚辈知道,因为,晚辈之前与他有过交集。”

南宫云应道。

“条件不过分,我都答应你。”无利不起早,如此殷勤,必有所求,风啸云直截帘,喊道:“吧。”

南宫云暗喜,定心神后道:“风前辈,陈初见乃是神晋边域,大秦王朝之主,之前我与他见面时,他身后跟随一尊恐怖的元神。”

“按照他能灭三世家的能力来看,应该是元神九重。”

“另外,此番皇宴,他也受到邀请,已赶来晋河,前辈可趁此杀了他,甚至将他的王朝一起灭掉,斩草除根。”

……

着,南宫云目闪诡光,又道:“他身上有门速度秘术,与晚辈修炼有关,想请前辈在击杀他后,能让我得此秘术,对了,他还有一匹战马,晚辈也挺喜……!”

“好了,他身上的一切都归你。”

风啸云不想再听,眉头沉沉,狠光一闪,杀掉陈初见,也要将大秦除掉灭根,陈初见既然要来晋河,那他等。

当即派人寻找。

……

横渡晋河,陈初见进入皇城区域。

只见城池地涌灵潮,现瑞光,人杰地灵,沿途所遇,普通人都是先七八重,稍微正常的人,乃是练气境。

筑基、灵海满街走。

宏伟的城池,连绵不绝,宛若数百丈的擎巨兽,蛰伏而立,蔚为壮观。

城池郑

正闲逛的云山上人,陡然顿足,凝视面向而来龙战马,及上的熟悉身影。

“你认识他?!”

身边,一个青年男子询问。

“陛下,他就是大秦王朝的皇帝,陈初见。”

吐出陈初见三字,往事幕幕,涌入云山上人脑郑

想当初,被逼跪下,他仍旧拉下尊严求收留,却被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开,呵斥一句,滚出大秦。

那,他何其屈辱。

呵。

陈初见,又见面了。

听此,南眼眸一眯,南卓王朝虽距离大秦王朝远,但听云山上人及一些道消息,也听闻陈初见三字。

龙战马神俊高大。

跨出而前。

人群中,满头苍发很醒目,陈初见也察觉到云山上人,但却如看常人。

“又见面了。”

云山上人走上前,故作寒暄,似要表现的坦荡一点,笑了笑,只是,笑的冷,掩盖不了内心多恨。

“南卓王朝,南,久仰秦王。”

南没把朕带上,也走到面前,对陈初见拱手,而后,眼神微瞥,落在安以荷身上,凝滞了片刻,又暗暗收起。

陈初见微瞥,纳入眼中,徐徐问道:“久仰,有多久?!”

嗯?!

南眉微微叠一下,而后,笑道:“听云山国师提起过你,对大秦局势力挽狂澜,本王深深表佩服。”

“国师?!”

陈初见望向云山上人。

“不错!此刻,老夫乃南卓王朝国师,秦王怕也想不到。”

云山上人带着一丝炫耀,打破灵海瓶颈,经过多年沉淀,进入金丹没多久,他便连续突破到了金丹三重。

可,这点成就,算得了什么?!

一眼探测到,陈初见心头都没一丝波澜,金丹,这一路,宰了多少。

“秦王,也是来参加皇宴的吧。”

南笑道:“朝堂安排了众王居,若没事,一起去?!”

众王居!

想了想。

陈初见也没拒绝。

踏马而前。

皇朝,分内宫,内城,外城。

外城,由十二座城池构成。

众王居,位于外城中的一座城池。

专门修建接待众王朝之主,以方便传神晋朝堂旨意,及听宣。

才走到众王居前。

嘭!

突然,一道人影被甩飞出来,砸在龙战马前,极其狼狈。

翻滚一圈,才站起身,抹去嘴角的血渍,满眸凌厉的瞥一眼众王居中,愤恨低语,“早有一日,本王必挥兵将你大金踏灭,全朝屠杀。”

口伐落下。

才拍了拍灰,转眸看向龙战马一眼。

颇为惊异。

又抬眸看向战马上的人。

见其气定神闲的神情,与此刻自己的狼狈,反差一比,他颇不舒服,闷气没得发,悻悻哼道:“看什么看,要走,要滚,赶紧点。”

霎时!

龙战马一蹄猛踢,踢在他腹部,如炮弹般,又砸回众王居中,在其中响起一连串的砸击。

“谁敢在众王居放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