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穿越大秦当暴君 > 第122章 山随平野尽,一日剑平川!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22章 山随平野尽,一日剑平川!

三世家,杀。

江陵十城,杀。

豪门嫡系血脉,杀。

朝堂玄金军,仍旧杀。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可玄铁城事了,又岂能藏得了凶名,陈初见三字,又在江陵卷起一场谈论风波。

人怕出名猪怕壮,风头如此盛,有人赞声牛逼、佩服,有人又笑骂莽夫、短命徒,摆茶坐看你陈初见入晋河,是成风啸云掌下魂,还是曹神将刀下鬼。

“真……真全杀了?”

还是那亭子。

也是常家主与执事人。

只是。

此刻,常家主吃惊愕然的神情,与之前淡然态度截然不同。

“全杀了,一个不留。”

执事人常寿确切应答,是的,寒山死,那个女将军也死,余下的人,一个不留,全死。

“从口述来,要么是应了风啸云要求而来,要么是某位皇世子的手段,他可摊上事了。”

常寿道。

“不,不不。”常家主摇头,慎重道:“不管是谁派的,那几个的确是被踢出局的棋子,顶多是曹神将那里可能会多过问一句。”

“寒山等人都是为来试探陈初见这不确定因素的,白了,就是送死的,只是他们自己没看明白。”

……

不过。

呵,就算知晓个中算盘,一般人也不敢抄刀吧。

陈初见倒好。

真敢杀,还全杀。

佩服。

常家主暗道一声,随即沉思片刻道:“皇宴在即,约束家族子弟,少惹是生非,谁出点错,逐出家门,平安渡过风雨洗礼,常家的豪门地位,也该挪挪了。”

洗礼后。

才能升华。

而一切,就敢眼尖不尖,能抓住得了时机否?!

如常家主所。

陈初见差不多知晓,谁谁幕后派人。

不过。

也不想去猜。

这世道的法则,永远是围绕实力而运转,阴谋诡计是道,实力至强才是大道。

有能力,谁愿意慢慢梳理乱麻。

一刀斩,多简单,多方便。

离开玄铁城。

便直奔晋河。

山随平野尽,一日入晋河。

晋河地龙脉之上,物华宝,龙光射牛斗之墟。

矗立山岭,陈初见遥遥远望,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冈峦体势,无不透露,灵韵福运。

晋河。

呵。

真能称得上是绝世宝地,浓烈的灵气,远比其他地方浑厚千倍,万倍。

常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少灵韵滋养,大秦等偏远之地的人,出身平平,那能得半分灵气滋养根骨,获修行徒,根骨越差,代代泯然为普通人,与晋河相比,与地之距。

此刻。

陈初见也知晓,单单建立仙秦学院,根本上,无法令秦百姓人人修仙,建立真正的仙秦。

唯有强大的龙脉、国运滋养,才能缔造根骨。

“既然如此,那朕便推平神晋,将大秦建立在其上吧。”

陈初见眼迸一道锐光。

霎时!

怀中,安以荷眼眸微颤,仿佛自己的耳朵幻听了。

身后之人,竟想平推皇朝,取而代之。

野心好大!

要知。

神晋,七王族雄踞一方,地位超然,跺跺脚,神晋抖三抖之存在,仍旧在神晋圣旨下,噤若寒蝉。

西边。

落星海。

海龙王,坐拥海将,百万雄兵,威震四方。

但,仍旧年年朝拜。

谁敢独领风骚,掀起神晋这头巨兽?!

蛟龙山。

重魔关。

皆有心无胆。

但,她身后之人,陈初见,有心,也有胆。

更敢扬言。

下风云出我辈。

皇图霸业掌中为。

谁笑年少人狂时。

一朝崛起惊为龙。

谁知未来,又是否真能一招崛起惊为龙?!

“怎么,怕了?!”

感受到怀中颤抖的娇躯,陈初见笑问一句。

“不是怕。”

安以荷也浅笑。

她不过风雨桥岸世道摒弃之人,幸遇陈初见,一怒为她屠七万,许她万里长空,那她自当尊他为,跟在身后走一遭,成败,生死,只是结果。

而她,要的是过程。

须臾,才应一句:“只是震撼。”

“这才到哪儿。”

陈初见眸中锐光逾加强盛,徐徐道:“日后,你目光所纳,心所触及,脚之所踏,之,之地,朕将统统纳入大秦版图。”

安以荷难以言喻,只是笑。

笑的开心。

欣喜。

也许,有雄心斗志的男人,真吸引人。

春寒料峭。

东雪渐融。

矗立良久,陈初见才收回眼眸,查探崇拜点一栏。

显示崇拜点:

从洛风城开始。

不觉间,收获如此多。

或许是声名在外,且因都有修为,产生的崇拜点的确非比寻常。

陈初见也没等待。

而是选择解锁。

“您解锁龙魂。”

“您获得龙之力。”

“您获得百万灵石”

“您获得轩辕剑体验卡一张(可召唤轩辕剑气,对任何一地,无视空间障碍进行,进行跨空打击,威能为羽化境。)”

“您获得绝品灵诀100部。”

“您获得太上老君控魂丹一枚。”

……

随着系统提示。

陈初见也关注丹田,三枚暗淡的金丹。

在神秘之力涌入下,金丹熠熠生辉,与之前的九枚金丹一样,也印证陈初见的猜测,的确是潜力未彻底激发。

金丹境,金丹越多,战力越强悍。

常人一枚。

骄等三四枚。

因灵海境时特殊,所以,金丹境更异于常人。

单论修为,他此刻突破金丹六重,足可吊打金丹巅峰。

不过,此次没破大境界,却获得一张体验卡,倒是让他没想到。

并非神魔体验卡,而是轩辕剑。

人族至强神器,虽一道剑气,但也非凡。

配合‘九穹杀神’。

效果更明显。

另外是控魂丹,完全奴役人灵魂的,属于下品宝丹。

陈初见挑选一门绝品灵诀,交给安以荷修炼。

又拿出十万灵石给荆轲。

同时,使用提升修为一次,将独孤求败提升一重,到达通五重。

这尊剑魔,修为虽如此。

但实力有多恐怖,真的揣度不了,可谁又敢试一试?

……

摆龙渡。

是西北入晋河皇城的渡口。

黄昏后。

帷幕拉下。

诸多外来人矗立渡口,遥望漫漫长河,也不禁感慨,神晋福运,当之无愧为皇朝。

驾!

妖兽掠空,御风飞驰。

尧卓驾着血剑虎,疾控千米,落在渡口。

此刻,渡船排列,人影闪动,纷纷渡船而去。

“兄台的马,好俊!”

尧卓笑赞一句,随即看向战马背上的人,抱拳道:“在下玄心王朝之王尧卓,未请教公子尊姓大名?!”

战马背上的人,徐徐吐出三字:“陈初见!”

尧卓:“……”

“打扰了!”

笑容一僵,尧卓跳颤一下,当即抱拳,拉虎跨骑,疾驰而去,呵,这么鬼使神差,就遇到凶人了。

江陵风波,闻风丧胆。

尧卓一路听,一路愕,对凶人陈初见三字,可奉为忌讳,宁可绕道,也不愿直面。

他是玄心王朝之王没错,可要知,王朝,于世家面前,仍旧不够看。

可在这凶人手上,一剑平推三世家。

若不经意间,惹恼了。

玄心王朝能挡得住几剑?!

另外。

陈初见杀风浩,得罪封王榜上强者,谁又敢去掺和一脚。

人远去。

陈初见神色无波。

倒是怀前安以荷,愕然良久,一个名字罢了,至于吓成这样。

“很废物的一个人,不过是个名字,便吓得如此狼狈,乡疙瘩的王朝皇帝,终归没见过世面。”

一道声音响起,话落有声,讥诮的尧卓面红耳赤,随即,身后的声音又响起道:“你好,我叫卢伟,认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