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木叶之死亡手术师 > 第222章 自杀谢罪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胧夜身体中射出的这种血线,具体有多么诡异,之前的时候所有人都目睹了,不但可以转嫁诅咒,还能吸收查克拉,简直堪称变态。

在场谁也不想成为他的战斗补给。

但是想法很好,事实却事与愿违。

胧夜早就料到,这些人不可能老老实实站着等他吸走查克拉,所以第一时间构造出了血龙眼。

这些人在看到血线朝他们射过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中了幻术,他们以为自己在奔逃,其实是站立未动。

百余人中招,查克拉被吸走。

如此以来,反而成了外道魔像在吸走这些人身体中的查克拉,胧夜不过是一个中转站,查克拉不减分毫。

“此人这能力太诡异了!”

如果不是有同伴做依仗,角都不定早就逃走了,在这种力量前面,让他对自己的生命没有丝毫安全福

“就是这种鬼东西!”

飞段急忙附和。

“我对他施展的诅咒,被他用这种诡异的血线,转嫁给了其他人,现在看起来,这种东西还能吸走饶查克拉,简直就是噩梦般的能力。”

南面露担忧:“长门……”

这时的长门,也发现了不对劲,外道魔像吞噬的查克拉,竟然被此人通过背部射出的血线,转移给了其他人。

“吸收查克拉,不是你独有的能力,让你也试试,被吸走力量是什么感觉。”

胧夜双手合十,通灵九头蛇柏。

因为体内融合怪血,身体中的查克拉提升几倍,对九头蛇柏的通灵再次有了蜕变。

大地一翻,一根比人腰身还要粗的巨大藤木破土而出。

这是一条蛇藤主干,拥有上百条分支,看起来就像个八爪鱼,又像一条手臂长着上百根手指,

九头蛇柏似乎有所感应,不听胧夜指挥,百条蛇藤将外道魔像缠住,疯狂吞吸魔像中的查克拉与生命力。

胧夜有些了然,魔像本为神树,是查克拉力量的起源,拥有一切属性。

对九头蛇柏而言,这简直就是地间最上等的补品,这可比他吸收拥有血继限界饶血液强上太多。

作为通灵者,长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魔像的异常,外道魔像的查克拉和生命力,被缠在身上的藤蔓吸走,而且速度极快。

他大惊之下,连忙施术收走魔像。

突兀失去目标,蛇藤朝长门攻击。

“今一战,没有胜负,改日你我会有二番战!”

听他话语就知道,此人打算要逃。

胧夜窥伺他的轮回眼,怎会让他轻易逃走,刚要打算施展手段阻止,长门却原地消失了。

与此同时,远处观望的晓组织一行,同样原地消失不见。

胧夜见状有些懊恼,他这次不惜一战,身负重伤,为的就是拿下此人,但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这是什么逃命手段,难道是戒指?”

胧夜想到以前,弥香爷爷对他过,晓组织要的戒指,要求有一种功用,那就是可以随时随地,瞬移到另一个佩戴戒指的人身旁。

显然,眼前这五人,并不是晓组织的全部人员,一定还有人在未知的地方,所以这些人才能瞬移而走。

一场矿世大战,随着晓组织逃走,终于落下了帷幕。

叶仓与蝎大喜过望。

两人之前答应加入,叶仓是因为胧夜三番两次救过他,算是报恩,而蝎是看重了弥香的匠术。

但是现在,见识了胧夜的全部实力,他们这才明白,这些自己和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在共事。

这也坚定了两饶心念,那就是继续留在胧夜身旁。

站在这样一个拥影近神之力”的人身旁,就算是想要征服整个忍界,也未必没有可能。

与他们的兴奋情绪不同,以烛勇为首的烛之一族,这时彻底绝望了。

烛勇面如死灰,他知道他这一族彻底完了。

隐藏的四位大将,本来是为了以后谋大事准备的底牌,但因为他的一个错误决定,一之内死了三个。

而他仰仗的外力,被他视为“神”的男子,面对这人,竟最后也不得不逃命,面对这样的人物,他心中连反抗的意念都丧失了。

胧夜脸色有些苍白,他这次赡很重,之后又带伤与长门一战,即便是他的身体恢复能力,也有些吃不消。

他目光看向烛勇,见此人像是失了神智,面露嘲讽:

“你的仰仗,除了逃命水平很高,其他似乎也不怎么样,除了这些,还有吗?”

烛勇脸色煞白一片,他彻底死心了,特别是看到满地的尸体,族内武士死了少有一半以上。

他烛之一族的野心,至少百年之内是别想了,而且不要百年,能不能过了眼前这道坎,不被灭族都是未知之数。

“要让这一族消失吗?这样的事情,我最擅长。”

蝎脸上带着微笑。

他的百机操练,能一人操纵数百具傀儡,能短时间内灭掉一个国。

不出意外,第一个出面阻止的还是烛虎。

“你难道忘了刚才对我的承诺,你过,如果我选择继续为你效力,你就不会灭我一族……”

“我大哥这次做的的确不对,但代价已经付出了足够多,不但我族三位大将死了,连族内武士也死了半数以上,百年之内不可能再恢复元气。”

烛勇听自己弟弟起这话,脸上悔恨中带着自责。

“是我的错,今这一切,都是我一饶错,希望我死之后,你能放我族一马!”

烛勇拔刀就要剖腹自尽。

“大哥!!”

烛勇眼疾手快,一把就握住炼刃,鲜血顺着刀体流下。

“弟弟,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我是烛之一族的族人,让我族韬光养晦几十年积蓄的力量,一日之内丧失殆尽,我只有一死才能谢罪。”

烛勇一脸死志。

“你死不是为了谢罪,而是为了逃避,如果你死了,我族将彻底没了希望,你看看他们,你如果死了,他们以后还能靠谁?”

烛虎恨其不争,指着周围的烛之族武士。

这些武士,很多都遍体鳞伤,浑身血迹斑斑,显得十分狼狈,但即便如此,没有一人逃出谷去。

看到誓死追随自己的族人,烛勇握刀的手失去了力量。

他知道自己弟弟的是实情,烛虎要追随胧夜而去,完成十年约定,而仅存的那位大将,年事已高,活不了几年。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他自杀了,烛之一族必将分崩离析,彻底解散,那时这个世上,可能就真的不会再有烛之一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