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木叶之死亡手术师 > 第218章 晓组织集结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烛勇本来已经心若死灰,见到飞段现身,仿佛又看到了生机。

飞段不算什么,真正让他有信心的,是飞段所在的那个组织。

他曾经见过这个组织的所有人,深知这伙饶可怕,如果这个组织肯出手,今胜局仍旧在他这边。

飞段上下打量一眼胧夜:

“我看你也是个人物,身上杀气强盛的厉害,换做平时,我一定邀请你加入我邪神教,不过可惜,时机不对,我只能把你当祭品,献给邪神大人了。”

话落,飞段拖着镰刀,镰刀划过被血染红的地面,留下一道沟痕,距离胧夜还有百步时,一跃而起,举镰劈落。

“去死吧!”

飞段露出了杀人时的快乐表情。

胧夜脚一抬。

嘭!

一脚朝蹬,在镰刀劈下来之前,后脚跟率先踢中了飞段的下巴。

咔嚓一声骨裂!

飞段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划出一个抛物线,屁股着地,重重摔在地上。

“尽管你伤不了我,但如果让你砍中,未免有些丢脸。”

胧夜表情淡然,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飞段挣扎了几下,揉搓着下巴站了起来。

“好大的力量啊,一脚就把我下巴踢碎了,真是够疼的!”

飞段舔舐自己手指,脚尖开始划动。

最后,在他脚下,用血画出了一个圆,圆的里面有一个三角形图案,显然是一种诅咒用的奇怪阵型。

“仪式开始!”

飞段身体突然变了一个样,整个人如被涂鸦成了骷髅。

胧夜耷拉着眼皮,一言不发看他施为。

飞段大声狞笑,双手举起一根尖刺,对准了自己心脏。

嗤!

尖刺洞穿了他的心脏,从背部冒出,飞段疼的眼珠外突。

他虽然不会死,但毕竟还是个人,是人就会有疼痛福

“哈哈……啊?”

飞段刚长声大笑,但笑声刚起,看到胧夜面无表情的站在他对面,顿时又愣住了。

“你、你怎么没死?”

飞段惊问。

“我没死,但有人死了。”

嘭的一声!

一个烛之族的武士,一头栽倒在地。

就在刚才,飞段刺入心脏的刹那,胧夜背部放射出两道血线,一人猝不及防,被穿身而过,诅咒的力量被转移。

“你这招对我也没用!还有别的吗?”

胧夜面无表情问道。

飞段完全失镰定:“不可能,你竟然将我对你的诅咒,转嫁到了其他饶身上,这是什么能力?”

飞段认知被打乱,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中了他死司凭血,还能安然无恙的人,至于将他的诅咒转嫁,更感觉匪夷所思。

他脸上笑容没了,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局面不太妙啊!此人背部射出的血线,似乎有转嫁对他不利力量的能力,如此以来,我的一切诅咒手段,岂不是对他都没效果?)

他想到这,瞟了一眼周围的人。

烛之谷为了不让胧夜几人逃走,数百武士围的水泄不通,除非他将这里的人全部杀光,让对方无法将诅咒转嫁,这样或许还有机会。

但想归想,干起来可不容易。

胧夜看穿了他心中的想法:“别做梦了!就算你将所有人杀死,只要你不死,我就能将诅咒返还给你。”

飞段听的脸色一变。

他倒忘了这茬,对方既然能转移伤害,自然也就能转移到他的身上,到时他自己刺自己一下,等于获得两次伤害。

胧夜不再与之废话,袖口伸出一口长剑。

长剑剑脊亮起两道锋神符咒。

在他看来,两道锋神符咒,足以应付此人。

胧夜脚踏雷光,速度不下于飞雷神,一闪朝飞段冲了过去。

飞段战斗经验丰富,加上有不死之身,只要别把他头斩下来,他就能继续战斗。

两人错身而过,锋利的毙龙剑,刺穿了飞段的身体,在心脏部位留下了一个前后通透,碗口大的血洞。

“看来你对我一无所知!哈哈哈哈……”

飞段大笑,毫不在意自己的伤势。

这诡异的一幕,把所有人都看傻了。

“晓组织中,果然都是怪胎。”

蝎看此人如此难缠,眉头一时皱了起来。

他在想,如果换成是他,恐怕同样拿这人无可奈何,毕竟此人是杀不死的。

“果然是不死之身,我有些好奇,你能被人卸成八块不死,不知如果被炸成碎肉,烧成灰烬,还能不能继续活。”

这话一出,飞段一惊。

胧夜背部血线再次射出,构造出了一只大号的血龙眼。

“这是……”

飞段脸色一变。

此人果决干脆,镰刀直接抹了脖子,一个头颅飞上半空,他一系列动作刚完成,下半截身体轰然爆炸。

这爆炸的威力,顶的上一千枚起爆符同时爆炸,波及范围极广,一些离的近的烛之一族武士,当场被炸的四分五裂。

人围成的战场,顿时大了三圈。

胧夜刚才一剑,就是为了让自己查克拉进入此人身体,然后用血龙眼的力量,将这飞段制造成人体炸弹。

这人体炸弹的威力,远超胧夜预料,连他自己都被这股爆炸力量波及,好在他金刚不坏,才避免了杀人反杀自己的尴尬。

大爆炸落下,原地空无一物。

号称不死的飞段,下半身被炸成了飞灰,如果不是此人提早一步让头颅离体,哪还有什么不死之身。

飞段头颅掉在霖方,不死的他仍能开口话。

“大哥,住手!我想我们之间有误会,我与这烛之一族非亲非故,绝对不是故意来跟你作对的!”

飞段高呼求饶,姿态放到了最低。

烛勇听此人如此没有骨气,而且一个照面就剩下了一颗头颅,心中既胆寒胧夜的实力,又气愤此人无能。

但殊不知,飞段一边告饶,一边已经用意念沟通一枚写影三”的戒指。

这枚戒指,本来戴在此人左手食指,经历一场大爆炸,竟然毫发无损,这时好巧不巧,就在飞段头颅的边上。

胧夜刚打算让此人头颅也化作灰烬,就在这时,几个人突兀出现在了飞段头颅所在的地方。

人数足足有四人,清一色穿着火云风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