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一剑通玄 > 第1294章 青梅竹马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任笑遥一咬牙,使劲摇头:“您是我的师傅,我怎么能对您动手!”

话音才落,那边的花枝媚就大笑起来:“任笑遥,没想到你这么看得上你这个屁孩师傅,在我们之间,你竟然选择了他,我你是不是真瞎?还是,时间久了,你已经忘记了我的厉害?”

任笑遥忙对她拱手:“师傅,徒儿怎么敢?”

“哼哼,你还不敢,在我和他之间,你选择了他,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毁灭你的浩瀚岛的能力?”

任笑遥赶紧:“我当然知道,师傅您绝对有那个能力的。”

“那你还不赶紧杀掉他?”花枝媚,“你的实力不弱,加上你周围这么多的手下,围攻的话,应该可以杀掉他的,他毕竟是个屁孩而已。”

风筱月冷笑起来:“我,你是把我们当做摆设了吗?”

她的剑衣振动起来。

林珠扇抿嘴一笑:“看来咱们需要证明一下咱们不是摆设了。”

剑气流飞快涌出,卷荡着她的衣裙,飘飘飞舞,犹如仙子一般。

柳飞雨没什么,叠翠叶却已出现。

“还有我们呢!”石擎云他们也都拉开了架势。

萧羽叹了口气,扫了他们一眼,摆摆手:“都收起来,就这么点阵势,咱们不必这么大张旗鼓的。”

这么点阵势?林珠扇看看周围,足以上百的浩瀚岛剑士,一旦任笑遥倒戈,他们都会是敌人,这么多的敌人,会是阵势吗?

就要提醒萧羽不要大意,萧羽看了她一眼,淡淡一笑:“姐姐,我盘腿坐着修炼,腿都坐麻了,总算有个活动筋骨的机会,你不会跟我抢吧?你不是最疼我的吗?”

看他一脸的轻松,看起来很自信,林珠扇于是收起自己的担心,笑起来:“我当然不会跟你抢,我的好弟弟有了好东西,我怎么舍得抢呢?我可是个好姐姐呢!”

本来还剑拔弩张,因为萧羽的话,顿时变成了轻松加愉快的局面。

花枝媚哼了一声:“任笑遥,他这么看不上你和你的手下,你能咽下这口气?我可以告诉你,这子就是地极阶十级而已,和你的等级一样,除了他之外,他们再没地极阶十级的剑士,根本不足为虑。”

任笑遥心想,他地极阶九级的时候,尚且把我打得丢盔弃甲的,现在都已经是地极阶十级了,提升一个等级,实力提升十几倍,你跟我不足为虑?你知道个屁啊。

就听花枝媚依然在那里:“任笑遥,不是我,你真是越来越没出息了,拜一个等级和你持平的剑士为师,你丢人不丢人啊?我都替你觉得害臊。”

任笑遥叹了口气:“师傅,你错了!”

“我错了?”花枝媚问,“我怎么错了?难道你还觉得你很出息?”

任笑遥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师傅你想错了,我不是拜一个和我等级持平的剑士为师,我拜他为师的时候,他的等级比我低,只有地极阶九级而已。”

一句话,直接把花枝媚所有的话都给憋住了,实在憋得不出话来。

在萧羽还是地极阶九级剑士的时候,拜萧羽为师,这不是神经病吗?

好半,总算出来:“这么多年没见,你变成傻子了是吧?”

任笑遥摇头:“我就是因为不傻,才会那么做。”

“我看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还不赶紧动手?”

任笑遥摇头:“我不会对我的师傅动手的。”

“你这么多人,还怕一个和你平级的屁孩?”

实话,任笑遥是真的怕,嘴里却:“我这不是怕,而是尊敬自己的师傅。”

“这么来,你是不怕我了?”

任笑遥忙摇头:“我当然害怕师傅你。”

花枝媚摇头:“我觉得你并不怕,看来我需要给你加深一下印象才行,不然的话,你都不知道到底该敬畏谁了。”

任笑遥脸色大变,赶紧喊:“师傅……”

对于对方的可怕,他还是心知肚明的。

花枝媚冷笑:“看好了,别眨眼!”

跟着,低喝一声:“溶影!”

萧羽就看到,旁边院落映照在地上的巨大影子忽然崩散开来。

影子会崩散开?这简直不可思议。

影子是物体投射下来,随着物体的变化而变化,是不可能自己变化的,只有物体的形状改变,影子才会改变。

但现在,旁边的院落并没任何变化,它在地上的影子却变化了,一下崩散开,犹如抛洒出去的沙子。

这是什么情况?

萧羽正皱眉,就看到,影子崩散开之后,旁边那个庞大的院落轰然崩塌,似乎那院落不是坚固的岩石以及砖瓦筑就,而是一堆沙子堆成的,现在直接崩塌,化作了满地的尘土。

曾经那个漂亮的院落就这么转眼不见了,化为平地。

落地的尘土扑散开,烟尘卷了过来,周围的剑士惊骇,纷纷躲避,似乎那些烟尘带着剧毒似的。

任笑遥同样满脸惊色,垂落在那里的手臂抖了抖,喃喃道:“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招溶影。”

因为这招溶影,周围真的是一片大乱。

花枝媚大笑起来:“我实在很喜欢看你们在我面前惶恐不安的模样,我很享受!”

问任笑遥,“你问问你这个师傅,他可以做到这个吗?”

任笑遥忍不住回头看萧羽,萧羽摇头,淡淡地:“我不会那么无聊!”

花枝媚冷哼一声:“这是你为自己的无能找的借口吗?”

跟着,对任笑遥喝了一声,“我毁掉这个院落,是为了唤醒你的记忆,接下来,如果你还不动手杀掉这个臭子的话,像这个院落一样崩溃的就是你这个侍妾了。”

听了这话,任笑遥脸色大变,赶紧喊:“请师傅手下留情!”

花枝媚冷声:“那就赶紧照我的做,杀掉你这个师傅!”

任笑遥摇头:“我做不到!”

“这么看来,你很不在乎你这个侍妾的性命呢!”

任笑遥的脸色很痛苦,双手紧攥:“师傅,求您放过她吧,我……我欠她的已经太多,不能再让她为我而死,求求师傅您了。”

看他这么痛苦,花枝媚反倒激动:“果然是青梅竹马,还是有些感情的!看你这么痛苦,我就让她在临死前跟你些话吧。”

完,就见花枝媚脸上激动的神色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平静,抬头远远望着任笑遥,神色一片温柔。

跟着,浅浅地笑了一下,:“笑遥哥,你多保重!”

任笑遥赶紧:“枝媚,我会救你的。”

花枝媚摇头:“不用,不用为了我改变什么,更不用为了我做对你不利的事情。”

萧羽真的没想到,她是个这样的女子,表面真是没看出来。

“枝媚,不行,我不能让你死,我欠你的实在太多了。”

花枝媚嫣然一笑:“笑遥哥,别这么,你让我跟着你这么多年,我很知足了。”

“不,是我欠你的,我真的欠你太多了,我只知道一味往高处攀登,一心只想拥有更高的等级,眼睛只看着高处,完全忽略了你,忽略了是你在底下一直推着我,你为我付出得实在太多了,从你就从你们门派偷取丹药帮我修炼,后来到了玄极阶十二级,醒窍的时候,你把材地宝让给了我,不然的话,你不可能只有地极阶一级而已。”

花枝媚笑了笑:“这都是我心甘情愿做的。”

“但我不该接受得那么心安理得!”任笑遥的脸色忽然扭曲,“我……我竟然把你对我的付出当作了理所当然,根本不在乎你,你嫁给我,我为了娶林珠扇,直接把你降为侍妾,你毫无怨言,我却当做是理所当然,我真该死,我太混蛋了!”

忽然抬手,一巴掌打在了自己脸上。

现在突然发现要失去花枝媚,他终于看到了花枝媚的好。

本来他真的把花枝媚的好当做了正常的事情,现在要失去,才知道,那些正常的事情,其实是他会失去的,而且他正在失去。

想想失去的情景,发自内心地觉得畏惧,觉得没法接受。

心里如压着巨石,有些喘不过气来。

花枝媚看他扇着自己的耳光,很是吃惊,想要冲过来,却被定在了原地似的,根本没法动弹。

只能使劲摇头:“笑遥哥,别这样,别伤害自己,我会心疼的。”

她的这句话,反倒让任笑遥更加痛苦。

平常他根本不在乎的来自花枝媚的关心,现在看来却是如茨弥足珍贵。

他发现,到头来,和他最亲近的人只有花枝媚。

他倒是对林珠扇最为醉心,只是,早已认清了,林珠扇根本不属于他。

也曾为风筱月陶醉,但风筱月也不属于他,对他根本没有丝毫感情。

能填补他感情空缺的,只有花枝媚。

但一直以来,却那么轻视她的存在,那么无视她的尊严。

越想越觉得痛苦,越想越觉得太过亏欠花枝媚,猛地吼道,“师傅,你杀了我吧,放了她。”

“怎么,你觉得你有选择的余地吗?”一个很年轻的声音讥嘲地响起。

不是花枝媚的声音,是个青年的声音,透着冰谷寒风般的阴冷。

这应该就是任笑遥那个师傅的真正声音,先前他一直在用花枝媚的声音在话。

任笑遥痛苦地:“师傅,请你放开她,我真的欠她太多了。”

那人冷笑:“那你以后要亏欠她更多了,并且再也没法还清,因为她很快会死掉,除非你现在动手,把你这个师傅杀掉。”

任笑遥进退两难,抱着脑袋,近乎崩溃。

“哼,你想想刚才崩塌的院落,转眼,你的青梅竹马的身体就会那样崩溃,你真的愿意看到那一幕?”

“不要!”任笑遥怒吼。

“那就赶紧照我的做,马上!”

任笑遥实在没了办法,猛地起身,把手一挥,周围的剑士立刻围拢,把萧羽包围起来。

那人哈哈大笑:“任笑遥,你总算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早该如茨。”

他得意之极,对着萧羽讥嘲,“看来你这个师傅做得很失败啊,屁都不是。”

这么着,却看不到萧羽,因为萧羽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拢起来,围得水泄不通的。

而在包围的核心,萧羽看着任笑遥,撇撇嘴:“如果要动手,赶紧的吧。”

却不想,任笑遥根本没有动手,而是直接在他面前跪了下来。

这一下,倒是让萧羽有些意外,皱眉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