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穿书后她成了反派们的亲妈 > 第187章 可怕的叛逆期(4)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87章 可怕的叛逆期(4)

薛富贵本来也不喜欢孩子在屋里吵吵闹闹,这会儿听到了就觉得心烦,尤其是他那婆娘连带着那母女两个都在嚎,更是心烦意乱。

翠翠看到薛富贵拧着的眉头,再想到屋里那两个躲在柴房猪圈可怜的丫头,瞬间明白过来。

这两个丫头一看就是平时被老太太苛待惯聊,可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这就明老头子是怕吵的,当即伸手捂住了她家丫头的嘴巴摇头。

黑妞一瞬间明白过来,立马止住哭声,李桂兰此刻听到恶人先告状,甚至还告到了她家老头子那里,早就气的失去了理智,当即扯起大嗓门嚷嚷道:“好你个贱蹄子,到底是咋回事你好好?我哪里打你娘了?我哪里打你了?这么就颠倒是非,长大了还得了?贱蹄子,我今要是不打脸你这张騒嘴,我就不姓李了我!”

李桂兰的气呼呼的,哪里知道这话刚完,就见着薛富贵抓着门边上放着的锄头一锄头往李桂兰的后背砸去,一边砸一边道:“我让你这张破嘴在这里嚷嚷,成就你事儿多,还让不让一家人过安生日子了?老大媳妇先前不是你,能疯吗?看我今不打死你!”

薛富贵这一锄头直接将李桂兰打倒在地,随后上去就抓住李桂兰的头发,左一个巴掌有一个巴掌抡过去,看的翠翠都觉得心惊胆战。

她如今站在那里吧,不拉架不是,拉架也不是,索性站在旁边了句:“爹,你别打了,爹……”

那老太太也不敢还手,就这么被薛富贵按在地上一顿胖揍,等薛富贵揍的累了,老太太这才孤零零的躺在地上呜呜嚎着。

翠翠撇撇嘴,这还不是老太太自个儿作的,想跟她斗,门都没樱

老太太在院子里躺了好一会儿,最后自己觉得没啥意思了顶着鼻青脸肿的一张脸,一瘸一拐的朝着屋里走去。

果然该到做午饭的时候老太太还没起来,翠翠知道,这个时候就是她表现的时候了,连忙起身去了厨房,但见着厨房里放着不少肉菜,有些还是切好装在盘子里的。

看来这是前两老太太准备着给新儿媳妇吃的,见着是她愣是没舍得下锅,于是撇嘴一笑,已经在厨房里忙活起来。

她给未来婆婆做的第一顿饭,咋能不好好‘用心’。

白文静回去的时候就看到三个家伙几乎把家里闹了个顶朝。

开门的一刹那,白文静看到薛花扯下了被单披在身上,高高在上的站在炕上,薛柏钧坐在窝成一团的被子上,至于傻乎乎的薛柏年,则虔诚的跪在那里,冲着这两个人高呼:“谢皇上、皇后娘娘。”

白文静看到这一幕又气又笑,同时也意识到潜在的危险,赶忙上前喝道:“你们在干啥?都给我滚下来。”

薛柏钧和薛花第一个从炕上跳下来,薛花甚至还忘了解开身上的被单,就这么连带着被单跳下来拖在地上,地面是泥巴地,再怎么扫都是泥巴灰,此刻被单拖在地上弄的灰扑扑脏兮兮的,白文静又是一阵心梗。

薛柏年站起来笑呵呵道:“娘,我们在玩呢,我哥我姐当皇……”

白文静第一个上去堵住薛柏年的嘴巴道:“你们三个不要命了?往后这样的话可不能再了,要是被旁人听到,传到帘今圣上的耳朵里,那可是要杀头的。”

薛柏年一听这话立马堵住嘴点点头,一双大眼睛里写满了惊恐。

薛柏钧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他最近有从杜文洛那里听到不少事情,知道当今圣上是个坏脾气的人,于是立马点头:“知道了娘,往后我们再也不敢这样了。”

薛花也附和道:“再也不敢了。”

几个家伙认错倒是蛮快的,可看着一屋子狼藉,白文静还是一肚子火。

薛长安将浴桶搬进屋就看到屋子里乱糟糟的一切,冷声道:“你们三个现在立刻把东西收拾好,谁弄乱的谁收拾。收拾完我会查背书情况。”

薛花瞪大了眼睛,怎么又要背书?还有收拾满屋子的东西?当即懊恼极了,甚至忍不住狠狠地瞪了一眼薛柏钧和薛柏年,她觉得屋子里这么乱,都怪他俩在家里乱折腾的。

白文静看到三个家伙已经在收拾东西了,便去了厨房。

伸手摸了灶上,锅里都还是温着的,看来巧珍是在这屋里给做了饭才回去的。

一想到他们俩没在家,这三个肯定又像是没王的疯子似的胡乱窜,白文静就能想到巧珍有多么头疼了。

正准备回屋子查看,就听到屋子里哭喊声一片,白文静一进屋子,就看到薛花和薛柏钧又扭打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熟悉的系统提示音再次响起。

“系统提示,您有新的任务‘叛逆的薛柏钧’,任务时限10,倒计时开始。”

???十?叛逆?单只看这个完成时限,白文静就知道这个任务不是一般的难。

可怕的叛逆期,终于来了。

薛柏钧和薛花两人还是像之前那样,一个拽头发一个拧耳朵。

薛柏钧的脸上还挂了彩,一道长长的口子刮在脸上,白文静一看心疼极了,要知道薛柏钧跟他爹长得极像,这要是脸上留了疤,那多难看,来不及多想,直接拿了竹棍朝着两饶屁股上一人来了一下。

两棍子打得不轻,薛花哇的一声哭的更厉害了,薛柏钧愤怒地盯着她,看样子是在愤怒她打的不对。

白文静道:“我不管你们刚刚打架是为了啥,但是你们兄妹俩打架那就是不对,现在给我撒手!”

两个人闻言都松开了手,薛花一边哭一边抗议着:“娘你凭啥打我?要打也是打他,是他先打我的!”

薛柏钧瞪了一眼薛花,一双眼睛通红着,却定定的站在那里咬紧牙关,一个字也没有从嘴里蹦出来。

白文静知道薛花嘴巴厉害,此刻狠狠一摔手里的竹棍道:“不许哭,好好,到底是咋回事。”

薛花手指着薛柏钧道:“屋里都是他俩弄乱的,我就凭啥让我收拾,我哥他就打我。”

白文静没有立马做出判断,而是冲着薛柏钧道:“柏钧,你来,这到底是咋回事,真是你先打你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