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穿书后她成了反派们的亲妈 > 第182章 任务提示要失败??(3)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82章 任务提示要失败??(3)

白文静看着杜文洛突然出现,心中一慌乱就想抽回自己的手,不料却被身边的男人依旧紧紧抓住。

杜文洛知道自己坏了人家两口子的好事,可眼下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开口道:“文静,我有要紧事要告诉你。”

杜文洛嫂子也不喊,不为别的,就因为不想和白文静有那么一道隔阂,此刻他的话刚完,薛长安便挡在了白文静面前,彻底阻拦了杜文洛的视线,而后慢悠悠道:“吧,出了啥事。”

杜文洛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薛长安,只有开口道:“前两日我不是和文静……”

“嫂子。”

薛长安冷声提醒,杜文洛顿了顿不情愿的开口道:“前两日我和嫂子白莲花在流放的路上死了嘛,其实没有死,最新消息我才知道,原来在路上的时候,有一个看中了白莲花的美色,竟然杀了另外一个,然后带着白莲花给逃走了!”

白文静听到这个消息也震惊了一下,难怪那个时候她觉得心里慌得很,也不相信白莲花会那么轻易死掉,果然还是出事情了。

看来这白莲花本事还真的不,活脱脱的一个妖孽。

薛长安听完后也紧紧拧着眉头,白文静知道,薛长安是担心白莲花报复,于是为了缓和气氛开口:“跑就跑了,怕也不知道是跑到哪里去了,只要她离开后好好跟着人过日子,不要再来再招惹我们就成,对吧?”

白文静看向薛长安,薛长安没有话,杜文洛倒是一个字都不敢再了。

像白莲花那样的女人,怕是会睚眦必报的,但是面对白文静,这四个字他却是怎么都舍不得出来的。

薛长安只是伸出手紧紧地扣着白文静的手指道:“不怕,有我保护你。”

白文静点头,有着男人在,那她就安心了,再什么白莲花,不一直都是她的手下败将么?

再了,这辈子她要守护的,就是家里那三个家伙,只要他们好好的长大,那她的任务也就跟着完成了。

杜文洛离开,白文静和薛长安两人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警报!警报!‘帮助白正刚改邪归正’任务,将会在24时候失败,请宿主速速解除危机!”

???

系统突如其来发出这个任务是要闹哪样?

白文静:???能不能提示一下?

系统:友情提示,荷花即将启动‘黑化白正刚’任务,请宿主24时内速速赶往解除危机。

白文静:???能不能详细一点?荷花启动黑化任务又是什么鬼?

系统:友情提示,荷花即将启动……

白文静:滚滚滚。

她就知道系统不会告诉她这些东西,所以此刻一阵烦闷,打发了系统之后,白文静转身就冲着薛长安道:“相公,我要去镇子上一趟。”

薛长安也没有多问,直接开口:“那我去方叔那里找马车,我们现在就启程,孩子就交给巧珍照看。”

“好。”

安顿好这一切,两个人急匆匆朝着镇子上去了,她也不知道荷花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也不知道白正刚到底又做了什么,只能快马加鞭,希望赶在悲剧发生之前挽救。

荷花几乎是从早干到晚,先是给大户人家浆洗衣服,冰冷的水里泡着手,一泡就是大半,有时候下午还接不到活,一功夫就那么荒废了大半,让她又气又急。

这次浆洗完最后一件衣服,看着自己红肿的双手,忍不住叹一口气。

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啥时候才能到头。

手已经又红又肿,有的地方开裂生脓,伤添新伤。

“娘子你回来了?你看,这是我刚刚在外面找到的馒头,才被人咬了一口,我给你烤热乎点,你趁热吃。”

白正刚躲在破庙里,看着荷花回来,乐呵呵的开口着,而他双手捧着的正是那被人咬了一口,还有点脏兮兮的白面馒头。

这换作平时,的确是难得吃一次的好东西。

荷花扫视了一眼白正刚,觉得可气又可憎。

“你今可是找到活了?”

家里边现如今就她一个人辛辛苦苦做活赚铜板还债,也不知道要还到哪年哪月。

白正刚听到荷花这么讲,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皮道:“今跟人一起帮忙盖屋顶,我不心把人家的瓦片给弄碎了。可是荷花你知道吗,那不是我故意弄碎的,是工头碰了我,然后才把东西弄掉的,我……”

“够了,你不要再了。”

荷花打断了白正刚的话,她对白正刚失望极了,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居然连这点活都做不好,于是冷声问:“你也不找一下自己的问题,出了事就往别人身上赖,白正刚,我看错了你,我以为你是一个好的,呵!”

白正刚一听这话瞬间愣住了:“你瞧不起我是不是?你见着我如今落魄了穷了,所以不想跟我过了,对不对?”

白正刚因为这一番话,气得双眼通红,荷花听到这话更是苦笑不止,她质问白正刚:“白正刚,你摸摸你的良心,我啥时候嫌弃过你穷?或者你啥时候富有过?我嫌弃你穷?我嫌弃你穷早在媒婆亲的时候就不嫁给你!”

荷花气极了,完这番话抓着薛白正刚手里递给她的馒头,狠狠扔在地上,接着转身往外跑。

白正刚惊呆了,荷花从来都没跟他这样过话,现在这样一定是嫌弃他连累了她。

白正刚这么一想,更是气急败坏,抬脚狠狠的踢在一旁的柱子上。

他现在有家不能回,也没有能力做工,他娘也不知道上哪去了,唯一有的就只是荷花这个媳妇。

这么一想白正刚心里又是一阵酸涩,随后拔腿便朝着荷花离开的方向追去,一边跑一边大声道:“荷花!荷花!”

然而空荡荡的巷子里,回应他的只有冷风,你有半点那个女饶声音。

荷花听到了白正刚的呼声,可是她还不想理他,她不想看到连自己都养不活的白正刚,她受够了这样的日子,她需要好好想一想今后该怎么办。

脑海中想起追债饶声音,他们让他找不着活就去找他们,她知道找了那些追着人介绍的活会是什么样的活,可现如今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于是荷花把心一横,一步一步朝着镇子上的赌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