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穿书后她成了反派们的亲妈 > 第180章 想做她的主,下辈子吧(1)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80章 想做她的主,下辈子吧(1)

这么一想,李桂兰虽然心里憋着气,可还是忍不住嘚瑟。

这死女人再怎么厉害还不是被他儿子可劲折腾?

只要来年给她生个大胖孙子,到时候有了孩子,她就舍不得走了,那不是她儿子东她就不敢往西了。

所以李桂兰此刻心里面更加舒坦了一些,作为女人,她还能不了解那些事?

哪里知道她一回头就看到薛青山也往房间里钻,顿时伸手揪住了薛青山的耳朵。

“我你这臭子,这都啥时候了,你还往炕上钻?有点出息没有?”

薛青山被揪着耳朵,此刻又气又恼,一张脸都涨的通红:“娘,我昨晚上就没睡好,我想回炕上补个回笼觉。”

“不成。”李桂兰一边一边忍不住伸手就照着薛青山后脑勺道:“活该了你,那还不是你自个折腾的。一大老爷们大白的睡觉成什么样?去去去,下窖里捡些红薯回来,中午咱们走蒸红薯吃。”

完不忘推了一把薛青山。

薛青山窝了一肚子火,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只有硬着头皮抱着软梯下霖窖。

李桂兰看到一切都渐入正规,心下舒坦了很多,再要不了多久,只要把翠翠一收伏,也就没什么大不聊事情了。

这个家,还会让她来做主,谁都没办法撼动她的地位。

翠翠其实没睡着,趴在窗户上看着外面的一牵

随后扬嘴一笑,这老太太想跟她斗,想做她的主,下辈子吧。

目光一瞥,就看到不远处那被这一家子折磨疯的女人,翠翠干脆将挡住窗户的帘子拉下去,她才不想跟这个废物女人一样,被死老太太逼疯。

谢招娣看着这一切有些无能无力,她甚至有些忍不住了,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她没疯。

但一想到白文静的警告,生生压下了这个年头。

时候还不到,老太太他们还没被折磨够,她现在只能继续装疯,甚至在翠翠作死收拾老太太的时候推波助澜。

坚定这个信念之后,谢招娣叹了一口气,继续靠在了柴房的草堆上,闭着眼睛晒太阳。

不看那些糟心的事,晒太阳也不错。

薛青山捡了红薯从地窖爬出来的时候翠翠已经从房屋里出来了,一改之前冰冷的模样,主动上前嘘寒问暖:“相公,看把你累的,这身上都是泥土,我给你拍拍。”

翠翠着挥着自己宽大的手掌,啪啪用力在薛青山的后背猛拍着,巴掌来的措手不及,薛青山一个踉跄想些没站稳,随后剧烈的咳嗽起来。

翠翠再次伸手给薛青山抚平胸口,薛青山一边剧烈咳嗽着一边道:“停、停下,你、你莫不是要怕死我……”

然而他的声音太,再加上翠翠又是两巴掌拍上去,薛青山便连话都不出来了。

李桂枝看着这一幕开心极了,纵使这个媳妇懒还凶,至少对自家男人还是上心的,往后再好好调教调教,也不是不郑

甚至在她看到翠翠安抚她儿子的时候觉得这翠翠是越看越顺眼了。

翠翠这厢‘问候’过薛青山,又回头冲着李桂兰道:“娘,你昨儿个就嚷嚷着我不上灶台,今中午饭我来做吧。”

李桂兰白了一眼翠翠,啥叫嚷嚷她不上灶台,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可一想这懒婆娘还愿意上灶台,起码也是好的开端,于是点点头道:“那成,中午饭就你来做吧。把那些红薯都拿到河边洗干净,再放锅里蒸熟咱们中午就吃这个。现在这个季节啊,能吃到这么好吃的红薯已经很难得了,像我们这样的人家,你能嫁进来那是你的福气。”

翠翠冷笑一下,要不是你满村子四处张扬儿子回来给了你不少银子,老娘才不来这鬼地方。

当然了,如今进了这家门也好,往后主要拿住了老太太和老头子,这个家所有的银钱都掌控在自己手里,她还不愁日子顺风顺水?

这么一想,就算是去河边洗一箩筐的红薯,她也认了。

当然了,就算是洗,也不能真的是她去洗。

所以翠翠应了一声,又看着那一担子红薯,凑到了薛青山身边道:“相公,你看人家只是个女人,哪里有那么大力气,不如你帮我把红薯挑到河边,我洗红薯你陪我话,成不?”

李桂兰一听当即觉得可行,这两口子本身就没那么熟,多给一些机会在一起就挺好的,起码培养培养感情。

于是也附和道:“去吧去吧,瞧你这怂样,给你婆娘挑到河边去,现在就去。”

薛青山张了张嘴,最终点点头乖乖的将那一担子红薯挑着往河边去。

哪里知道,这两口子刚挑了红薯回去,李桂兰就看到院子里翠翠打来的胖闺女此刻正揪着娴的耳朵。

娴一声不吭的掉眼泪,脸蛋上也有一个红红的巴掌印,一看就是被这胖丫头给欺负了,此刻只会木讷的站在那里抹眼泪,李桂兰厌恶的看了一眼娴,觉得这死丫头就是不中用,跟个木头似的,被人欺负了也不知道吭一声,更不知道挪个地方。

所以李桂兰越想越气,到最后甚至想到了,这赔钱货再怎么着也是她薛家人,就算是挨打挨骂,那起码也是在她手里才是,怎么能便宜了外人。

于是冲着娴冷喝道:“娴,你杵那里干啥?猪食不烫了?猪也不喂了?”

娴被这么一喊,浑身一个激灵,立马抹了眼泪就往猪圈跑。

白文静早早地就做了中午饭吃,屋里那一麻布袋的拐枣其实几个孩子也没吃多少就觉得腻了,到最后薛柏年拿了拐枣也不吃,而是揪的满屋子满院子都是,为此白文静还拉扯着薛柏年抽了PP。

所以剩下来的拐枣白文静打算早早吃完饭,然后带到河里清洗一遍。

河是山上的泉水汇聚的,平日里家家户户都在这里洗菜,倒也跟家里的井水一样干净。

在看到白文静收拾了麻布袋准备扛到河边清洗的时候,薛长安已经抢先一步接过了麻布袋。

白文静有些不愿,开口道:“你要是也跟着我下河里了,那这三个家伙该咋办?你不看着他们点,指不定咱们俩出去了没一个乖乖背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