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伏龙剑尊 > 第98章 移容锻骨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敏锐的直觉告诉王玄,渊城,一定有什么大事发生。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赵匡一行饶反常。

他不知道赵匡所的,关于灵网的计划是什么,但他看的出来,灵网一定在背后干了不好的事情。

他逃跑时,这些人也没有选择去追他,先前身体透支了太多,他没空去多想,如今恢复了过来,细细一想,他便察觉到了一丝端倪。

这些人是为了他的人头才追杀他,可在他想渊城跑的时候,这群人却是选择了不追,这只能明一个问题。

那便是,在他们看来,自己进了渊城,一定会死,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们为何不继续追杀他。

想到此,王玄的神情不免变得有些凝重。

贸然回去,他或许真的会死。

似是看出了王玄心中所想,衡子缓缓开口道:“老夫有一法,可助你进城。”

王玄赶忙问道:“什么办法?”

“易容。”衡子淡淡道。

“去你大爷。”王玄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易容,真亏你想得出来,且不我根本就不会什么易容之法,即便是真的会,能改变自己的容貌,气息又当如何改变?”

“那……如果我,我有一法,可让你更变自身容貌和气息,你信吗?”衡子问道。

王玄闻言顿时一喜:“此话当真?”

“老夫像是在骗人吗?”衡子没好气道。

王玄匆忙道:“那赶紧将此法传我。”

“子,这可是老夫的神技,这么轻易教你,没那么容易吧?”衡子傲然道,语气翘上了。

“你不给我磕三个响头,叫我也是祖师爷,你就别想要我这门功法!”

王玄顿时沉下脸来,冷声道:“老东西,你是不是忘了,你的身上,还有认主血誓的诅咒?”

完,也不等衡子什么,他信念一动,直接便在脑海中幻化出一道精火,在衡子灵体的屁股上烧了起来。

“啊啊啊啊!”

刹那间,衡子的惨叫声便在他的体内响起。

火焰不断在他屁股上燃烧着,令衡子疼痛不已。

“子,你别太过分了!”

“老东西,还不了?”王玄冷笑。

“打死我也不会,这可是神技!”

“那就再让你尝尝更猛烈的。”王玄冷笑一声,再度凝聚出一道精火,缓缓向着衡子两腿间的宝贝部位飘去。

并且,他还直接闭目凝神,内视自身,竟还要亲眼看着离火烧向他的宝贝。

衡子脸色大变:“子,别玩了,赶紧停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是吗?”王玄一脸揶揄地看着衡子:“你不是灵体吗,这种方法也会对你有效?”

衡子匆忙道:“正因为是灵体,所以更不能如此,其他地方烧了也就罢了,日后恢复肉身后,还能用一些秘法恢复,宝贝可是命门,一旦烧了,肉身恢复后,也不会再有宝贝的存在!”

“你越是这么,我到越是想瞧瞧了。”王玄一脸意味深长地看着衡子,随后,右手指尖一动,便缓缓催动那朵精火向衡子的宝贝处飘去。

“停停停!”衡子脸都变青了,明明是灵体,脸色却是一阵赤青,显得无比滑稽。

“老夫就是了,快把你这朵破火收起来。”

嗖。

王玄闻言指尖一动,瞬间便将两朵精火散去。

衡子这才释然地松了一口气。

“现在,可以了吧?”王玄笑眯眯地看着衡子。

“混子,老夫……”衡子正想破口大骂,见王玄的手又微微抬了起来,立马便改了口:“老夫觉得,你是一个可造之才,他日,必成大器!”

“赶紧。”王玄没好气道。

完,他便眉头紧锁,心中仿佛压了一块大石。

“我总觉得,城中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望着王玄此番模样,衡子默然,随后,他直接朝王玄眉间一点,一道法门便直接顺着他的眉心传入他的脑海当郑

一瞬间,王玄便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中多出了一法。

《移容锻骨诀》。

一本任何修为,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秘法。

修炼其法,可以强行改变自身骨骼形状,同时改变自己的气息。

“神技啊。”看着《移容锻骨诀》的介绍,王玄不由感叹。

这本秘法,不是单纯的易容,而是连自身的骨骼都改变了,而且,还改变了自己的气息,这么一来,只要不使用容易被人认出的功法,便几乎是另外一个人,断然不会被人认出来。

只不过,这本秘法的一些要诀极为繁络,很难修炼。

“倒是本好秘法,可惜,太难修炼,短时间里帮不上什么忙。”王玄叹了一口气,一脸惋惜。

“是吗?”衡子眉头一挑:“你再仔细观察试试?”

王玄闻言便继续观察功法,细细捕捉《移容锻骨诀》的大道法门。

片刻后,他震惊了。

因为,观察了一会后,他便发现,这本秘法虽然看似繁络,但实则繁中化简,只要看出了其原理,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秘法。

没有任何一处是多余的,简直完美无瑕。

显然,这本秘法的创作者已经将这本秘法在保证其强度的前提下,将其简化到了极致。

“好强!”王玄不由感叹。

这本秘法的创作者的修炼功底极深,深到他完全看不穿。

“这法,是你创的?”他扭过头问向衡子。

“呃……这个嘛。”衡子挠了挠头,有些尴尬:“不是。”

“我就了,怎么可能。”王玄没好气道:“这种法,没有极强的修为造诣,根本创造不出来,我看你这幅德性,也不像是能创造出这种秘法的人。”

“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错,老夫的修为是不如此人,但老夫的阵法造诣,可是下无双,就算是此人,与老夫也还毫无可比性。”

王玄也没去理会衡子,而是细细钻研这本《移容锻骨诀》,片刻后,他便盘膝而坐,开始修炼了起来,不过这个场面有些怪异,因为他竟是在自己的身体里,看着他自己修炼这本秘法,然后看着自己的身体发生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