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伏龙剑尊 > 第87章 丰收而归!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王玄很好奇,这块灵晶中,到底储存了什么内容。

然而,不同于其他法器,其他法器认主,只有其中自行放弃那一件法器或者主人死了,法器才会变成无主之物。

但灵晶,原本便是无主之物,所有灵晶中,都蕴含着无数的大道的符号,而第一次打开灵晶,需要从这些大道符号中寻找出其中的一些符号,将这些符号以玄力牵引而出,这才能打开灵晶,而这些符号,便是灵晶的秩序密钥。

想要打开它,只能靠秩序密钥打开,而这秩序密钥,往往只有灵晶的主人才知晓。

只是,陈伐已死,这灵晶的秩序密钥,自然也就没了消息。

白依依见势,直接一脚向陈艺的屁股狠狠踢去,令其在地面上骨碌碌的滚了两圈,直接滚到了王玄跟前,随后,她走上前,拿剑指着陈艺,冷冷道:“你只有一次机会,把灵晶的秩序密钥解开。”

陈艺被白依依踢地有些头晕目眩,眼冒金星,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眼看白依依正拿剑指着他,顿时面如土色,匆忙道:“我……我真的不知道这块灵晶的秩序密钥是什么?”

白依依顿时目光一冷,提剑就要向陈艺胸口刺去。

“行了,留着他吧,他确实不知道。”王玄适时开口。

白依依这才将剑收入剑鞘当中,问道:“你怎么知道?”

“虽然我还不知道灵晶丽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但却也知晓,灵晶中的内容不简单,这么重要的东西,陈伐怎么可能会告诉这个草包?”

“是啊是啊,我爹从没告诉我什么灵晶,如果不是今你们领我来这里,我都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存在。”陈艺连连点头应声。

白依依思索道:“没有密钥的话,想要打开灵晶,只怕不太容易。”

王玄也是犹自思虑,只是想了一会,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

“衡子,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解开灵晶的秩序密钥?”王玄在心中问道。

“唔,想要解开灵晶的秩序密钥,只能靠自身施展精神力一层层的破解,不过这块灵晶的档次不高,以你的精神力强度,只用不到一,想必就能将灵晶的秩序密钥彻底破解。”衡子回应道。

王玄闻言便将灵晶收了起来,道:“灵晶暂时是解不开了,我们先将这里的东西收起来离开吧。”

白依依点头。

不得不,在搜刮这一方面,王玄确实是很有一手,偌大一间宝库,他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便将所有东西都收入了乾坤袋中,看的白依依目瞪口呆。

这哪还像个皇子啊,强盗都没他这样的。

不过,也归功于王玄的搜刮速度太快,二人很快便将簇搜刮了个干净,准备离去。

临行前,王玄扫了缩在一旁的陈艺一眼,随手凝聚玄力,朝他轰出一掌,瞬间将他的胸口打出一个大洞,血液如浆液般喷了出来,当场便暴毙而亡,没了气息。

见陈艺死去,王玄这才转身离开。

整个陈家,陷入一片死寂当郑

……

离开了陈家,白依依便直接回了白家,她得到了《化血剑诀》的下半部分,自然是要第一时间修炼。

有了完整的《化血剑诀》,她的战力,绝对会比先前还要更加强盛。

只要是将这《化血剑诀》的下半部分修炼了,即便是再遇到林元,她也不会再如过去一般,只能被她压着打了。

至于王玄,则是抽空去了一趟李氏商会。

他将陈家得到的所有东西,都一股脑地推给了李氏商会,让他们售卖。

望着琳琅满目的各种宝物与那一整堆的金,李氏商会自然是不会怠慢,直接便将商会中最精通生意的人找来,给王玄估价。

很快,结果便出来了。

王玄给他们的这些东西,按照估价,价值足足有四万多金。

这又刷新了李氏商会的订单的记录。

虽然之前的几个记录,也都是王玄一人保持的。

但不管怎么,王玄给他们带去的订单,一笔比一笔要大,他们对王玄,还是相当感谢的。

“王玄先生,请放心,这些东西,我们一定会以最高的价格卖出去。”商会总管李鸿一脸恭敬地道。

王玄点零头:“那就麻烦你们了,哦,对了,我这里还有五万多金,都放在你们这里,如果你看到了寒玉石的话,哪怕是寒玉髓,也全都给我收过来。”

“寒玉石,寒玉髓?”李鸿闻言不由一愣:“你要这两样东西干什么?”

“这你就用不着管了,你只要帮我收就行了,哪怕是高于市场价,也要给我收过来,有多少,收多少。”王玄缓缓道。

李鸿点零头:“放心,既然王玄先生都发话了,我们自然会替你们解决。”

随后,似是想起了什么,李鸿忽然从一旁拿过一张羊皮纸,递给了王玄:“对了,还请王玄先生收下这一物。”

王玄收过羊皮纸,疑惑地看着李鸿:“这是什么?”

“一张地图,或者,是一张藏宝图。”李鸿呵呵笑道。

“藏宝图?”王玄闻言打开羊皮纸,果然在上方看到了渊城的各种方位,但这张羊皮纸所标记的目的,却是不在渊城附近,而是在祖龙山脉当郑

“相信王玄先生也看出来了,这张藏宝图的目的地,藏在祖龙山脉中,祖龙山脉危机四伏,寻常人别进去寻找宝物,即便是在祖龙山脉附近转一转,都未必能安稳活下来。”

“那你还把藏宝图给我?”王玄皱眉。

李鸿笑道:“话虽如此,但能藏在祖龙山脉深处的宝物,绝对不会简单,我想,这个道理,王玄先生应该也明白吧,这张藏宝图,是我们商会在偶然间得到,但我们没有人敢去,原本打算将其拍卖,如今既然王玄先生又给了我们这么大一个单子,这张藏宝图,便送你了,权当是商会的谢礼。”

“至于你到底去不去寻找簇的机缘,那便是你自己的事了,我们无权过问。”

王玄来回翻看了一眼羊皮纸,随手将其收入乾坤袋中,道:“不管怎么,还是多谢了。”

“我还有事,便先告辞了。”

“慢走。”李鸿笑呵呵地向王玄道别,目送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