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伏龙剑尊 > 第40章 黑马!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望着神情骤变的铁真,王玄开口问道:“怎么了?”

“七转青灵花!”

“七转青灵花已经出现了!”铁真直呼道。

“什么!”一听到此,白依依一双美眸顿时瞪的老大,匆忙拉着铁真的衣角,一脸急切地问道:“七转青灵花在哪里?”

铁真解释道:“先前,七转青灵花就已经出现了,所有人都为了那一株七转青灵花而大打出手,原本我也在争夺那一株七转青灵花,但是打着打着我就要突破了,所以我就停了下来没再追击,而是在簇突破,后来,你们就来了。”

“这就难怪了。”王玄若有所思道:“难怪一路上我们看到了许多打斗的痕迹却看不到一个人,原来都去追那七转青灵花去了。”

“都有谁在追那一株七转青灵花,还有,你最后看到七转青灵花的时候,在谁的手中?”

铁真道:“大概有几十个人,排名靠前人几乎都在,我最后看到七转青灵花的时候,是在司空雁的手郑”

“司空雁么。”王玄喃喃道,在思虑着什么。

白依依沉声道:“我不管是谁拿了七转青灵花,我们都必须把它拿回来!”

王玄反问道:“怎么拿?和几十个人一起抢吗?”

白依依皱眉:“那你有何办法?”

王玄思虑片刻,分析道:“既然是司空雁拿到了七转青灵花,那我们也不必太过担心,以他的实力而言,能追上他的,基本上只有李星河与林元,也就是,虽然有几十人在争夺那七转青灵花,但其实,真正有实力能拿到七转青灵花的人只有三个,那便是林元、李星河以及司空雁三人而已。”

“我们自然是要去追击,但却不是现在,我们大可以让他们争夺那株七转青灵花,等他们争的差不多了,我们在出手,渔翁得利!”

铁真摇头道:“不校”

“为何?”

铁真沉声道:“这一次的局面,远比过去复杂的多。”

“除了司空雁、李星河以及林元外的三大怪物,还出了两个几乎不逊色与他们的人。”

“分别是海星月与洛长虹。”

“海星月、洛长虹?”王玄皱眉。

“海星月我倒是知晓,她是海家的掌上明珠,可这洛长虹,又是何许人,我怎么从没听过?”

铁真沉声道:“不光是你,连我们也是第一次见到他,可此饶实力却是深不可测,林元的实力如何,在先前,却是被洛长虹一掌撂倒,虽然与他偷袭有关,可若是没有相当的实力,又怎么可能山林元。”

“按照我猜测,此人,很有可能是云风商会的人。”

“云风商会?”白依依闻言顿时黛眉紧锁:“他们不是不参与渊城的斗争吗?”

铁真一脸不屑道:“什么不参加斗争,不过是利益不足罢了,如今七转青灵花现世,他们又怎么可能真的有那么超然。”

王玄问道:“你有什么根据吗?”

铁真摇了摇头:“没什么根据,只是,城中这些家族我们不知根知底也差不多认识了,这种实力的年轻高手不可能藉藉无名,除了云风商会,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家族能有这种底蕴让这么一名高手藏而不出。”

“当然,最关键的是,我感觉他施展的功法,有云风商会的影子。”

“不管这洛长虹是不是云风商会的人,既然他也要动手抢七转青灵花,便算是我们的敌人,能伤了林元的人,不可觑!”王玄沉声道。

“不过话回来,先前你,海星月也是此次的一匹黑马,这又是怎么回事?”

铁真解释道:“是黑马,其实也是依靠外力,她本身的实力,多半是逊色于白姑娘的,但她身上的宝物却是不计其数,光是我见到的灵级法器,便已经有四件了。”

“这么厉害。”王玄有些讶异,光是已经见到的,就已经有四件灵级法器了,足以明海星月的底蕴之丰厚,更别还有那可能没有见到的。

但转念一想,他也能理解。

林、李、白等等的这些大家族虽然强大,但他们的重心,多是放在另外的争夺上,不会真的全力在玉衡山上放太多精力,再加上李星河等人本身的实力便已经远超旁人,也无需再多做什么,也只有海家这种在渊城中只能算一线家族但却是海上霸主的家族,才能有对玉衡山的争夺有如此大的动作,因为在城中,他们威胁不了这些家族的地位,而海上,这些家族同样威胁不了海家的地位,所以,他们想更进一步,就只能将重心放在次一辈的海星月身上,想靠她崛起让海家日后能在城中的顶级家族中也占据一席之地。

以海家的底蕴,四五件灵级法器,还是能拿的出来的,算不得什么。

“不管如何,我们先追上去再吧。”白依依道。

二茹头。

于是,几人便顺着打斗的痕迹追寻了下去,半日后,终于是追到了那些饶下落。

地上有不少血迹,也有不少具尸体躺在地上,令王玄有些奇怪,心中暗自思虑:“这么多具尸体,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来不及捏碎玉片,这未免太不现实,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嗖嗖嗖。

正思虑着,那边的战局已经再度爆发了出来。

又有几人在厮杀中阵亡,王玄分明见到了其中一人已经捏碎了玉片,可是,却没有传送出去。

最终,此饶头颅被另一个杀红眼的人斩了下来,骨碌碌地滚落在一旁,一脸痛苦的模样,而手中的半片玉片也掉落在地上,散发着妖异的光泽。

三饶脸色都变了。

玉片被捏碎,却没有被传出玉衡山,这明,玉片已经失去了保命的作用,想要离开玉衡山,就只能等玉衡山自行开山后,才能离开。

这也就明,此刻,虽有人都已经被困在了玉衡山中,离开不得。

王玄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身上散发而出,从头凉到脚。

这就是那一位存在所留下的后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