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伏龙剑尊 > 第3章 赌约!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

一石激起千层浪,看似轻描淡写的回应,却是宛若滔巨浪席卷开来一般,令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不已。

所有人都愣在原处,目瞪口呆地看着白依依,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她,白依依,渊城第一美人,白家家主的掌上明珠,城中无数饶梦中女神,如今,竟是亲口向外宣布,自己嫁人了!

若光是嫁人也就罢了,她大可以在渊城中顶尖的势力里找一个潜力出众的公子成婚,甚至,凭她的资质,即便是离开渊城,到那漫漫青州中去寻找那些顶级才做为她的道侣也绰绰有余,可偏偏,他居然嫁给了王玄。

那可是王玄,一个魔人!

如果不是她自己亲口出来,恐怕所有人都不可能会想到,白依依,居然会甘心嫁给一个魔人。

为什么?

所有人都想不明白,这王玄何德何能,能让白依依这种之骄女下嫁于他?

林移的双拳已经捏的嘎吱作响,他咬牙切齿地盯着白依依,眼神中的怨毒之色愈发地浓重。

他也想问为什么,难道他林家二少的身份,还配不上白家了不成?

他苦苦追求白依依,可从始至终,白依依都没有用正眼瞧过他,更让他气恼的是,后来,白依依竟然嫁给了这个魔人。

这无疑等于是在他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难道他林移,还比不过一个低贱的魔人吗?

他恨白依依,更恨王玄。

凭什么,他一个魔人也能得到白依依!

他该死!

“狗男女,总有一,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他心中暗道,神情显得有些狰狞。

似乎是看出林移心中所想,白依依剑锋一指,笔直地指向林移:“不要有什么太多余的想法,你,还没那个资格!”

“你!”林移大怒,有一股冲上去将白依依浑身衣服都撕碎的冲动,但最终,理智战胜了他的愤怒,他阴恻恻地扫了白依依的背影一眼,不再多言。

白依依实力不俗,是城中年轻一辈中少有的顶级高手,林移自知自己绝不是白依依的对手,今日还是忍下的好,日后有的是机会翻盘。

潘钧冷眼盯着林移,心知这一次算是被此人利用了,他明知道王玄是白依依的人,还故意放出他是魔饶消息,就是想引起他与王玄的冲突,借他之手除掉王玄。

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但偏偏,白依依出现了。

她是城中最顶级的才之一,论修为,她不逊色于自己,而她的剑术,更是在渊城的年轻一辈中无可匹敌,潘钧心知,若真与白依依打起来,自己的胜率,最多只有不足一成。

可偏偏,此刻商会中那些有实力的顶级高手又都不在,他若是强留王玄,便要与白依依一战,到时他若败了,云风商会的声望便会受损,可若是任由白依依带着王玄离开同样不行,那等于告诉所有人,他们云风商会怕了白家。

想到此,潘钧再扫向林移的目光中,不免多了一份恼火。

“若白姐执意要带王玄离去,潘某不敢强留,但也希望白姐记住,以后最好别再让一个魔人来到我云风商会,否则,下一次,哪怕白姐,甚至是白家主来,也留不住他的狗命!”潘钧冷冰冰地道,他最终选择了妥协。

随后,他便将袖子一甩,转身离开,只是在临行前放下了一句狠话,好让商会的颜面不至于那么过不去。

众人心知,这么一来,商会与白家的梁子,便算是结下了。

白依依也不在意,商会虽强,他们白家也并不弱,未必怕他们。

至于林移,在见到局势不妙后,便打算趁着众人不注意,偷偷离去。

只是,王玄早已盯上了他,在他打算动身离开时,便开口叫住了林移。

“等等!”

林移有些窝火地停下脚步,转过身盯着王玄,面带阴沉之色:“怎么,连你也有事要么?”

王玄摸了摸下巴,淡淡道:“今日之事,总得有个法不是。”

“法?你也配?”林移冷笑道:“我怕白依依,难不成还怕你不成,真以为躲在白依依后面就能仗着她的势了不成?”

白依依顿时神色一冷,正准备向林移出剑,却被王玄拦了下来。

她有些疑惑地看向王玄,见王玄向他微微点头,便罢了手,她相信王玄心中自有决断。

王玄随后转身看向林移:“既然你如此痛恨我,我也不想放过你,不如这样,七日后,你我便进行一场生死战,地点,便定在竹峰上,如何?”

“什么?”

此话一出,不光是林移,连周围的人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竹峰位于渊城南侧,临近渊城,正好是离风暴最近的地方,这风暴的威势极为恐怖,不管是城中多强大的人,但凡卷入这风暴中,都会被风暴绞杀的连末都不剩,不留一丝痕迹,可谓凶险万分,过去有许多人为了省事,都会选择在竹峰死战,将对手击杀后,只需将其尸首踢入那巨大风暴中,便可将一切都清理干净。

渐渐地,城中人便约定成俗,但凡是谁扬言在竹峰上一战,都代表着与对手不死不休!

也正是如此,当王玄提出要与林移在竹峰上一战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林移的实力,或许比不上城中年轻一辈中那些顶级高手,但也绝对不算弱,而王玄呢,一个魔人,竟是扬言要与林移在竹峰一战?

谁给他的勇气?

白依依同样有些错愕地看着王玄,她还真以为王玄有自己的想法,却不料,他竟是要与那林移在竹峰上一战,这不是找死吗?

“你在想什么?”她沉声问道。

“我心里有数。”王玄平淡回应。

“你!”白依依有些恼火,自己冒着与云风商会以及林家为敌的风险帮他,可他却丝毫不领情,一心赴死,实在是有些不识好歹。

“哈哈哈哈,好一个心里有数啊。”另一边,林移却是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白依依,看样子你的好心似乎被当成驴肝肺了,这个废物,宁死都不愿意领你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