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我可以看见机缘 > 第二百章 蒲扇大的巴掌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章 蒲扇大的巴掌

褚坤怒极反笑,居然有朱雀军的队长在他面前装蒜。

“我算什么东西?我是白虎军三队战斗员褚坤,真以为你当个队长了不起了,像你这种孬种能算老几?想加入我们白虎军,别当队长,就是实力最差的队伍,也没人要你这废物。”褚坤站在厉虎身后,指着王辰大骂:“再废话,老子打爆你!”

王辰面色一沉,眼中精芒一闪。

“队长?”

此时冲突发生没有多久,人群仍未聚集,正是花万骨发现情况不对,向这边焦急的走来。

褚坤侧头一看,瞬间认出了花万骨,狞笑着探出手去一把抓住了花万骨的手臂道:“哪来的不男不女的妖人,让我看看你是男是女。”

他另一只手屈指为抓,指尖掌风四溢,狠狠一抓。

嘶拉!

花万骨一身紫衣被撕烂大半。

他不过刚入涅元,怎么可能抵挡五次涅元的褚坤,只得惊恐的扯着所剩无几的衣衫狼狈的遮挡着。

周围一片轰然,议论纷纷。

“挡什么挡!”

啪!

褚坤狠狠一个耳光打在花万骨的脸上大喝道:

“不男不女的东西,还遮遮掩掩,让在座的兄弟看看,你这身衣服下究竟是男是女。”

“我看你这不男不女的东西是和姜瑜有一腿,这才能够混入我们的队伍!”

很少有人觉得这个笑话好笑,然而白虎军之中却有人觉得好笑,稀稀拉拉的笑声响了起来。

花万骨羞愤得恨不得自尽。

呛。有长剑出鞘的声音,肖冰满脸愤怒不顾凝气期的修为拔出飞剑。

“找死。”王辰的声音低沉。

几乎是声音传到众人耳中的同时,他人影一闪,瞬间已从饭桌上飘飞而下,直奔褚坤。

围观众人之中有人发出惊呼,没有想到王辰竟敢在这种场合动手。

白虎军主杀伐,战斗力显然高过朱雀军一个档次,更何况褚坤是排名前三的队战斗员。

而他身旁不远,还站有一个厉虎。

哼。厉虎冷笑一声,手掌一翻虚划了一个玄奥的半圆,嘭,一拳闪电般从那圆心中击出。

嘭!空气也被轰爆,一道凝若实质的拳印发出爆炸一般的声音直奔王辰。

玄极拳!有人认出了厉虎的传承武学。

近乎七次涅元的厉虎,这一拳轰向空中无处借力的王辰,结局岂非惨无可惨?

“白虎军霸道,不能惹。”不少修者心头暗暗心悸。

似没有看到这一拳,王辰手作剑指凌空一指,一道青色剑气轰然而出。

铮!

那剑气一出,发出锋利的鸣叫,竟然在空中化作一把古朴玄奥的长剑,重剑无锋,剑身剑柄一应俱全,形如真剑。

围观的修者都是当代骄,眼力何其高明,均吃了一惊。

剑指凝剑气,剑气化真形!

此人是谁,竟然剑诀修为到了这个地步?

噼啪爆裂之声接连响起,是重重剑气接连与那拳气碰撞的声音,最终,两道真力消散在空郑

双方平分秋色?

残留的真力四处飘飞,被众人化去,否则就这一下,整个出师会就要变得一片狼藉。

那褚坤眼见王辰瞬间掠至身前,大叫一声。

“剁掉你的手!”

他手中赫然出现一把短剑,一轮剑光耀眼。

如片片银色鱼鳞洒向王辰。

这架势哪里像是要废王辰手臂,而是要将他凌迟。

褚坤竟然动用了兵器,行事真是毫无顾忌。

众人一惊,料定王辰就算人再悍勇,肉身也无法硬抗这道道剑气,只能避其锋芒。

哪知王辰剑指再指,青芒一闪。

当的一声清响,漫剑光瞬间消散,露出褚坤一张错愕的脸,他的短剑竟然被一指剑气打飞出去。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亮无比,却又比方才褚坤施加于花万骨之身的响上了十倍。

众人难以置信的眼神之中,褚坤那矮胖的身体被一耳光打飞出去,乒乓声混合着清脆的碗碟破碎之声,数张餐桌被他的身躯撞倒,狼狈无比。

吼!

这一巴掌虽然是打在褚坤脸上,但却是当着厉虎的面,不啻于打在他的脸上,尤其是他曾经冷酷无匹的轰出一拳阻拦过,却没有成功,这是多少年,也不曾有过的被当面羞辱的感觉。

他发出惊怒喝。

“我要杀了你!”

那一片桌碗果菜狼藉之中,褚坤愤怒的咆哮,不顾自己的脸颊肿得老高,嘴角带血,一跃而起。

在几乎所有三军修者面前,被人打了这样一个耳光,他早已被羞愤冲昏了头脑,真力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

“完了,场面失控了,这出师宴怕是要毁了。”

周围修者大惊,向两旁闪开去,留出了中间偌大的方圆。

“谁敢在此闹事?”

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让所有听到的人心头浮现出敬畏的情绪。

“这是一种功法,很强。”王辰祖气一转化去了这种莫名的敬畏之福

再看已经处于爆发边缘的厉虎和褚坤,听见这声音之后,竟硬生生止住了已经爆发的怒气,脸上现出恭敬之色。

只见一人面容冷峻,眼神冰冷,身着华贵的紫袍,负手从内厅而来。他嘴唇微微向下弯曲,显得十分的威严。

见过副队长。

在场不少白虎军的修者齐齐躬身行礼,他们的敬畏是发自内心,显然这副队长已经在他们心中树立了相当的威信。

“白虎军的副队长有两人,符合这衣着特征的,是柳无伤。”王辰心中暗暗警惕,同为副队长,孔泠虽然主修杀劫功法,但给王辰带来的危机感远不如柳无伤。

此人修为无限接近八次涅元,更有传称其同级无敌,非其同级,无人能挡他一枪。

柳无伤走上前,一路上,两旁修者恭敬的回避,王辰这才看见,他身后还站着朱雀军的两名副队长,孔泠赫然在列,甚至还有一些气势滔的修者。

“好,好,好。”

目光一扫场中王辰、厉虎等人,柳无伤站定,面无表情的一连了三个好字,又淡淡开口。

“近有堂堂公子座下修者齐聚一堂,远有魏无忌、霍明雪虎视眈眈,而我们所谓的骄修者呢?所谓的年青才呢?”

“在出师宴上好勇斗狠。”

到这里,他顿住了,没有人敢发出丝毫的声音,一些修者感觉呼吸也有些困难,死一般的寂静。

“厉虎。”他忽然唤道。

“属下在。”厉虎抱拳低头。

“你给我,出了什么事?”

厉虎犹豫了一会,开口道:“方才我师弟曲泰告诉我,他们军有一名队长名为姜瑜,遇敌之时直接卖掉自己的队员用来拖延敌人,自己却施展血魔遁体大法逃亡。我与手下队员褚坤想确认此事是否属实,却没有想到,这个叫姜瑜的恼羞成怒,忽然出手,冷不防打了褚坤一耳光,所以我们才一时气不过才……”

他话没有完,然而大致意思却大都表达清楚了,有旁观者皱着眉头细细琢磨了一番,厉虎所的这些,拆开来看,似乎都勉强称得上是事实,然而从他的口中隐去一些东西,再避重就轻的出来,味道就完全变了。

这厉虎看上去粗,实则粗中有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