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我可以看见机缘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面具异变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八十八章 面具异变

王辰眉头一皱,他往怀里一模,瞬间找到了声源。

掏出来一看,竟然是铅华送他的面具。

“放了我,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

面具之中的声音尖细而透着慌乱。

皱着眉头,王辰将这面具提到了自己眼前。

薄薄的一层,丝毫没有任何出奇之处。

这一件连塑仙金焰也没有炼化的面具,果然不是凡物,甚至可能就在方才,解除了他的一场巨大危机。

面具之中陡然发出尖叫之声,忽然抖动起来,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左冲右突,想要出来。

片刻后,那尖叫和哀求之声渐渐微弱下去,终归于平静。

王辰拎着面具,十分迷茫。

他犹豫了一下,将面具戴了上去。

面貌气息陡然一变,王辰忽然变成了姜瑜的模样。

……呆立在空中,王辰莫名思索起来。

自己竟然变成了姜瑜的模样,他以前认为这面具只能幻化成那病态青年。

心念一动,眨眼之间,他的模样果然再度发生了改变,化作让钱晓云错认的病态青年。

“这面具还能幻化成不同的人?”王辰有些难以置信,如此看来,这面具简直是无价之宝。

唯一的问题是,那黑影究竟是什么东西?是修真界某种黑暗存在吗?

王辰觉得自己有太多的问题需要问铅华,然而不知为何,从上次与薛无血大战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铅华,似乎这一道神识的频率,已经被抛弃了。

想来想去,不得要领,然而上一个面具身份已经被曝光,无法隐藏他的身份,此时正可以姜瑜的身份行事,甚至可以以此接近齐。

思绪闪过,他心中已有了决定,轰然御空而下。

山石之间,他找到了姜瑜的尸体,又寻来了他的重剑。大日业火的金焰闪过,尸体化作飞灰飘散。

姜瑜的储物戒指之中,竟然有乾坤剑宗的传承法诀,可惜并不是最深的传常

作为修界排名前十的宗门,人才济济,就算是姜瑜已经五次涅元,仍然也只称得上是稍微出色的弟子。

传承简单,法诀粗浅,大宗门之中的不少弟子,无法获得最顶尖的资源。

“齐,我倒要看看你究竟长了几只眼睛几只手!”幻化成姜瑜的王辰目光陡然变得凌厉,一头扎入深山之中隐匿起来。

~~

灵气成雾,淡淡萦绕。

微风轻动,摇晃那一片郁郁葱葱的山林。

风景秀美的山峰之间,有一处用名贵香木搭建而成的屋。

此山本是星云门的宗门秀峰,然而此刻却被人征用,熟悉此峰的弟子早就明白,这观星楼乃是临时搭建,作为某个大人物的临时住所。

对此,星云门之中无人敢有怨言,只因这楼中所居,乃是公子手下头号智将月河玄的临时居所。

窗纱轻摇,幽香阵阵,观星楼内部极尽奢华,楼顶镶嵌无数明珠,地面是整块整块的灵石,不但光芒充沛,灵气更是浓郁,一眼望去,如雾中仙境。

月河玄一头黑发如丝绦般垂下,斜卧在蚕丝织成的软床之上,双目明亮如星。

程青云面目冷峻,恭敬的立在一旁。

作为青榜排位前百,无数荣耀和光环加身的才修者,他却不敢展现出丝毫的傲气,而是恭敬的述着近期修界所发生的大事,每完一件,便静静的等待着月河玄的回应。

“绩八竟然忽然现身,而且是在西南重镇成庆城,这倒是出乎我的预料……”

月河玄沉吟了片刻,淡淡道:“通知两名队副,严守传送阵,并以成庆为中心,地毯式循环搜索,一旦发现绩八,立即报告行踪,将之绞杀。”

“是。”程青云恭敬一礼,又道:“月前,一处凡国境内出现金色兆。第二日,公子便再度降下口谕,要求彻查此事。”

“有趣,有趣,那凡国离成庆不远,你会不会和绩八有关。”月河玄脑中淡淡思索。

“属下不敢妄断。”程青云道。

同为公子座下,诸多心高气傲的修者,已经习惯了以修为和级别论地位。

月河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然而双眼却一片冰冷。

至于姜瑜的死活,他根本没有提上一句。

因为双方,并不是一个等阶的存在。

~~

参加这一出吃鸡大会的各路人马有些发蒙。

所有人都以为躲了起来不敢现身的绩八竟然又跳了出来。

根据传讯玉简显示,这一次,遭殃的是玲珑阁,以及挺身而出保护玲珑阁的公子坐下分队。

队长姜瑜强降修为,以秘术遁逃。

消息一出,瞬间唤醒了人们对于数个月前,王辰曾经斩杀忌公子坐下一只分队的记忆。

“这魔头成长的速度太可怕的。”有人惊叹,这还是人吗。

四公子座下没有无名之辈,多少年青俊杰想要加入四公子坐下而不得,一次灭一只队,这个战果骇人听闻。

“姜瑜我见过,修为基础十分扎实,又是乾坤剑宗的弟子,是北域有名的青年骄,竟然毫无还手之力被打得打败溃逃?”有人难以置信。

有不少与王辰结怨的宗门坐不住了。当王辰还是一个不点的时候,他们将他当做笑话看。

现在王辰的成长,虽然对于大宗门来不值一提,然而对于大宗门青年弟子的成长却是大大的不利。

比如大日剑宗,引以为傲的十剑,就已经有两人死在绩澳手中,其中一名,还是排名第三的存在。

如此排名靠后的十剑遇到这魔头岂非也是肉包子打狗?这些才,每陨落一个,都是宗门的损失。

无数暗流,暗地里涌动起来。

~~

手中玉简化作一堆白色细粉。

王辰已经看完了玲珑阁的讯息。

他早已习惯了大势力操控舆论扣下的帽子,心头没有丝毫波动。

这一个月以来,他除了修炼六道剑诀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乾坤剑宗的法诀修炼之上,已然有心得。

这一门剑诀名为乾坤断空剑,并非宗门最高深的剑诀,远不如六道剑,但对于从未接触过其他剑道传承的王辰来,却是罕有的秘籍。

更重要的是,乾坤断空剑也是剑诀,他修行起来速度其快,甚至能够与六道剑相互印证!

至今,他的六道剑各式剑诀的领悟,都卡在中阶之上,触碰不到高阶的门槛。

这还是托祖气的等阶增幅之功,否则现在的他将与上一代六道剑传人一样,至死只能粗浅的运用。

反倒是乾坤断空剑之中的几式剑诀,在与六道剑的相互印证之下,已经十分纯熟,可称高阶领悟。

呼,剑风一动,王辰掐诀唤来姜瑜的佩剑,一跃而上,带着青色剑光,直冲上。

剑光直指成庆城。

修界每一日,都风起云涌,而他在凡国偏安了数月,情报信息都极为闭塞。

上次找崔一文,目的还没有达成,他怎肯放过这种移动情报站?